□ 迟占勇

成群结队的庄稼,站在八月的大地上,向我们行注目礼。也有的像孩子,比如站在路边的谷子,顽皮地轻抚车玻璃,和我们打招呼。那些沟畔的年轻的玉米们,如少妇,怀里抱着婴儿,也向我们这里引颈张望。路边那些庄稼叶子上落满了灰尘,极像弄脏了小脸儿的孩子,顽皮却健康。车子加速,我感到,车窗外的庄稼跟在车后跑了起来,车子啊,停停,停停,别落下可爱的庄稼们。

秋日里,我们作家一行来这里采风,坐在车里,向窗外望去,到处都是庄稼,漫山遍野,沟沟畔畔,我们被庄稼包围。

此次行程安排多为访古,而我更对庄稼感兴趣。

我们来到温泉后山,那里有一大片谷子地,金黄色的大谷穗子频频点头欢迎我们。在温泉山后这片谷子地,我们和谷子亲密接触,无限幸福。农民作家田夫,更是喜不自禁,他轻搓谷粒,看它的饱满程度,那双长满老茧的大手,揉捏金黄色的谷粒,就显得那么自然和谐,让我们看了动容,那是一个农民对庄稼身后的感情,他们密不可分。田夫是地道农民,他与庄稼亲密无间,所以他的文字都是和庄稼和农民血肉相连,作品也因此活生生有味道,接地气,受到好评。农民作家田夫也因此上了《人民日报》。可是田夫对我说,那些不重要,荣誉不重要,我就是喜欢农民,喜欢庄稼。在宾馆,我和他一个房间,他谈的都是庄稼,掂心的也是他的庄稼。

我老家在农村,早年,父辈们是那么重视粮食,一粒米也舍不得丢掉。他们像伺候孩子般伺候庄稼,他们看庄稼的眼神,就是看孩子的眼神,充满慈爱。我的二大爷,经常背着镐头,去山坡上,开垦一些荒土地,那些边边角角的土地,被他侍弄得规规整整,长出绿油油的庄稼来。二大爷的脸上,盛开出菊花般的皱纹。在老家,人们常说,“孩子是自己的好,庄稼是别人的好”,他们总觉得自己的庄稼还需要勤侍弄,精耕细作,否则愧对老祖宗留下来的土地。老人常说,土地不能糊弄,你糊弄它,它就糊弄你。

一粒种子自从种入土地,农人的辛劳即开始了,间苗、施肥、打叉、耘地、捉虫、施二茬三茬肥……直至收割,打粮入仓,这一过程,忙碌而幸福。劳作累了,坐在田间地头,农人掏出烟袋,边抽烟边欣赏自己的庄稼,那是幸福的满足的神情。夏季的青纱帐最诱人,它成为孩子们游乐的天堂,吃焉黝,捉蚂蚱,藏猫猫。还记得小时候跟爷爷看青,夜晚,坐在搭起的高高的窝棚里,天上一轮清月,四周一片庄稼叶子发出的沙沙声,伴随着庄稼特有的清香。偶有村里传来的狗吠声,不免有些紧张,爷爷便给我讲古老的传说,听着听着,不知啥时候就睡去了。出门在外的游子,看到那一片片如哨兵的青纱帐,遥望那片片翻滚的金黄色的麦浪,不能不引起思乡之情,心中热流涌动,眼睛也随之潮湿。

这些年,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外面的诱惑远远大于庄稼,土地,在很多年轻人眼里,几乎成了鸡肋。他们走了,留下一大片土地,留守老人勉强侍候,很多土地长满了野草,没人打理。甚至有些山坡地就落了荒,看了心疼。春夏秋冬,土地就该有它四季该有的样子,看到该种的地荒着,春天里没有绿苗,夏季没有青纱帐,秋季没有金黄的麦浪,冬季没有粪堆儿……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如空空的土地。去年回老家,看到那片片被开发的多年荒地,终于有了绿色。老弟说,本家一个叔叔和开发商协调好了,暂时由他承包下来耕种。看着这片片绿色,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民以食为天,重视粮食,永远不会错。如今,农民们更加注重粮食生产,很多年轻的农民也会归到他们的土地,利用现代化生产方式,耕耘在他们世代相传的土地上。“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这样的场景,不应该消失,它应成为我们的必需。

站在绿油油的庄稼地里,我不停的默念着,庄稼,庄稼……心底里,升起股股暖流,如同八月的天空暖暖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