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来暑往,岁月更迭。然而时间却无法磨灭镶嵌在脑际深处四十多年的记忆。

  1971年深秋,我和一位同事出差哈尔滨,工作之余四处游览。期间还到著名的旅游胜地太阳岛游玩。太阳岛树木葳蕤,草绿水碧,不少西方样式的建筑清幽雅致,据说是以前苏联人建造的。小憩时,由于乡音的引导,偶晤一位在北京建设部工作的潮州人陈同志,叙谈甚欢。他说因工作关系经常全国各地跑,他告诉我,祖国的海滨城市青岛为佳,内陆则长春为好,你回程可去看一看。

  在哈尔滨呆了5天,按陈同志的建议,回程顺路去长春。住在一家“五一”旅店,旅店设施极简陋,两只板凳一个床头柜,放着一个盛着冷开水的瓷壶,被褥脏兮兮的。更为难受的是三餐净吃高粱米饭,我们吃惯大米的南方人实在难以接受。我建议打道回府,可同事却觉得有些惋惜,觉得难得有机会到此地,未睹芳颜即别离未免遗憾。晚上忽然想起曾听罗孔理同志(时任汕头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曾任总工会宣传部部长,我是主办干事)说过,汕头市委原书记李北槐现任长春市委书记。我和李书记有过一面之缘,罐头厂大生产时,市委组成工作组,驻厂协调各方工作。工作组由市委、经委和总工会派人组成,我代表总工会前往工作组。李书记挂名组长,不时听汇报,指示工作。抱着碰碰运气的心理,我硬着头皮到长春市委找李书记。市委传达室警卫告诉我们,首长在开会不能接待客人,您有事就留个字条吧。于是留下字条,回到旅社忐忑不安地等待……出乎意料,傍晚时分,一辆小车戛然停在旅社门口,让服务人员十分惊讶。李书记在服务员带领下找到我们,他与我们亲切握手。问明情况后,李书记说:“走,收拾好行李,跟我走,到招待所住。”到了招待所,李书记对我们说:“最近出了些事,比较忙,我没法亲自接待你们了,明天司机带你们去汽车制造厂参观吧。”后来我们才知道,当时恰逢那里出了件大事,在那非常时期,李书记百忙之中抽空接待我们实是难得。招待所房间宽敞,环境舒适,餐厅供应东北大米饭、香喷喷的馒头,冷热菜俱备。

  第二天带我们前往长春汽车制造厂参观。汽车厂不如说成汽车城更恰当,汽车在厂区转一圈得20分钟。我们只观看总装配车间,15分钟出产一辆解放牌汽车,当时在我们看来真是人间奇迹。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现代产业工人大多是来自山区的农民和参与解放锦州的伤残军人。我国第一辆国产汽车就是在他们手中诞生的。

  第二天游览了城市,长春市市容整洁优美,绿树成荫,一路一树,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在半空交会,整条道路仿佛罩了一把大绿伞,微风吹拂,轻轻摇曳,煞是好看。洒水车每30分钟洒一次水,道路整洁,微尘不染,天空明净,看不见一根电线,所有线路电缆全部在地下。

  在长春的5天,是舒心的5天,大开眼界的5天,尝遍了当地的特色美食,看尽当地的旖旎风光,尽兴而归。离开时李书记司机送我们前往火车站。美丽的长春市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更让我们难忘的是那温暖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