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雅楠

在我的书柜里,除了各种各样的文学书籍和期刊外,还收藏着近二十份纸张已经发黄但字迹依然清晰的《青海日报》“江河源”副刊。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们就一直静静地躺在文字的森林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给匆忙流逝的岁月添加着一缕芳香和一份厚重。闲暇整理书籍,慢慢打开这些报纸一份一份逐一浏览,才发现其中最早的一份出版日期竟然是2003年3月28日,最近的一份日期也是2005年4月1日。虽说“江河源”副刊创办于1957 年,至今已经走过了60 年的辉煌岁月,2003年的报纸时间不算太长,但对1986年出生的我而言,这份报纸的确已经年代久远,因为不知不觉它已距今15年了。

通过当时随意收藏的这些“江河源”副刊报纸,时年17岁的我“认识”了瓦兰、北野、大卫、李小洛、栾承舟、叶梓等外地作家诗人以及王文泸、马海轶、马钧、宋长玥、郭建强、龙仁青、洛嘉才让、祁建青、阿甲、詹斌、辛茜、葛建中、异才等众多的青海作家、评论家和诗人。那一篇篇清新优美,风格迥异,给人力量的文学作品吸引了我的眼球,也揪住了我的心。

相比于文学杂志,“江河源”副刊上的作品显得更简短、深刻、耐读,艺术性和地域性强,时代感和穿透力足。其中,我尤其喜爱《瓦兰的诗》(2003年5月9日)和洛嘉才让的组诗《雨落环湖》(2003年9月26日)。这两组诗我阅读了不止一次,每一次,那些看似简单轻盈的诗句都会深深地触动我,那些文字都会像箭镞一样击中我身体的某根神经,使我完全沉浸在那种别致的欢愉和温馨里,久久不能自拔。

“灰暗的田野,飘落几支雁的羽毛/秋天的旅行没有伴侣/果园的尽头,摆着发黄的器皿/”“在阴影里发呆的女子/脑子里回荡着方言/出租车驶过,带走旅行者的病容”《瓦兰的诗·秋天之旅》;“秋天短了。她走了/石头小了。她留下头发”“她化成青烟/一直呛着你的呼吸”《瓦兰的诗·回答》。正如批评家余杰所言:“读瓦兰诗歌的时候,如同在星光之下散步。”多么美妙的生命与情感分享,多么天真、悲悯的气质与情怀。

而洛嘉才让的组诗《雨落环湖》,令我一度对诗歌十分着迷。

是的,比起文学经典书籍和杂志,“江河源”副刊是年轻的我接触文学作品最直接的途径。无论是“心香一束”、“青海写意”、“灯下随笔”、“人世片羽”、“江河短笛”、“屐履印痕”、“人与自然”还是“小说林”、“诗人角”、“批评家”、“序与跋”,每一篇文章、每一首诗歌,我都读得津津有味,爱不释手。那些魅力从容地在字里行间生长,在我心头开出灿烂的花。

后来,参加工作,几年后又从教育系统调到了《老爷山》编辑部工作,加上爱好文学这个初衷和一直坚持的不温不火的小创作,于是,我大胆地将一些自认为诗歌的文字投给了“江河源”副刊的责任编辑王丽一,很快收到了回复,王老师说我的诗还是有些肤浅,有待提高,如果有散文作品可以寄来……

虽然只是一条委婉的退稿通知,但省级名报编辑的这一举动非但没有使我放弃和气馁,反而令我感到意外和吃惊,随之便将几篇千字小文仔细修改后投了过去。经过编辑挑选、修改、润色,其中一篇题为《杂面汤》的小文,终于发表在了2012年3月30日青海日报10版的“江河源”副刊“心香一束”栏目中。

时隔一年后的2013年4月,王丽一老师发来短信约稿。不久之后的5月17日“江河源”副刊,一篇描写大通察汗河的小文《难忘察汗河》和我县其他三位作者的文章同时发表了。非同寻常的是,这一次,我们的作品以“基层文学在绽放——大通文学专版”的形式推出,整整一个版面,编辑还专门配发了肯定和鼓励相间、赞扬与希望并存的编者按。那一天,我真是特别特别感动。

自此之后,青海省作家协会、青海民族大学等在青海日报组织相关文学作品专版,我的几首小诗又幸运地登上了“江河源”副刊。2015年以来,我参加了由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青海日报社和青海省作家协会等联合举办的“中国梦·青海故事”征文活动,《我和上山村》《北川好儿郎》《砂罐守护者》等几篇稿件先后得到了编辑王丽一的悉心指导和认真修改,并最终发表在“江河源”副刊上。可喜的是:前两篇稿件获得了首届和第二届征文鼓励奖,《砂罐守护者》还获得了第三届征文优秀奖。这对我无疑是极大的激励和肯定。我深知,取得这些小小的成绩和荣誉,和“江河源”副刊有很大关系。是“江河源”副刊给了我舞台和阵地,更是编辑老师对我的写作给予了不断指导、勉励与鞭策。

60年来,在“江河源”副刊上发表过文学作品的作家不计其数,从中培养起来的不同时期的文学新秀也是浩如繁星。正如“江河源”这个名字一样,它雄壮浩瀚,也温婉秀美,涓涓流淌,滔滔不绝,在岁月的漫漫长河中历经艰辛,勇于担当,为发展青海文学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时至今日,这块文学的精神高地愈发生机勃勃,硕果累累。难怪在2013年9月23日的第四届青海文学周期间,青海日报“江河源”副刊能够荣获第三届优秀文学期刊的称号。

多少年了,“江河源”副刊淡淡的芳香依旧沁人心脾,它让热爱文字的一颗颗心灵在广袤高原寻得了一处永恒的港湾与栖息之地……

衷心地感谢您,青海日报“江河源”副刊!

诚挚地祝福您,青海日报“江河源”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