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友

地名,是人们对地表特定地域空间或地域实指的指称。在历史的长河中,地名客观上亦有记录地域自然环境、历史地理、人文活动轨迹和传播文明的作用,亦是带区域特征的文化遗存。内江的地名亦然,透过内江地名、街巷、村镇等名,可以获得一些有关地貌特征及人文历史知识。

内江,属川中浅丘,水系较发达地貌,穿境而过的沱江及支流大清流河、小青龙河等大小河川,今内江市东兴区石盘滩至内江市市中区段弯曲系数最高,有“船行十八里,旱路一里半”之说。王二溪、三元井、甘家渡等河段亦十分弯曲。沱江干流为全省最弯曲河流之一。资阳、内江两市河段两岸有洲坝200余处。

河道平构,弯曲率大,洪水宣泄不畅,致洪水冲击成两岸大小不等的“坝”、“滩”等流水堆积地貌,不少以此命名的村、街巷及公共建筑。如新坝村、染房坝村、长滩村、龙滩村、花园滩路、花园滩大桥……

“九曲十一湾”的沱江,在内江留下一道优美自然景观,若从内江市农科院所在地的邓家坝往江的下游走,就有新坝、沈家坝、桐梓坝、大洲坝、高坝、谢家坝、黄荆坝。

以坝为桥名的分别是新坝大桥、桐梓坝大桥、黄荆坝大桥。

省级长江森林公园,原名长坝山,其名因此山呈长状,顶部平缓如坝而得名。内江人对山顶形成的相对平缓,或小坡形式或小平坝状的地带,称为“坪”,并以此衍生出一些地名:马家坪、高坪村、黄连坪村、邓家坪……著名作家沈从文解放初来内江帮助搞土改,他及土改工作队住宿、办公室就在便民乡(今双才镇)花子坪一旧糖房。

人文地名,以宗族姓氏较多。如杨家镇、贾家镇、田家镇、凌家镇、苏家乡、龚家乡、赵家坝、董家坝……街巷则有江家街、晏家巷、阴家巷、廖家巷、侯家巷……

彰显地方圣贤人物及文风的塔、亭、阁、楼、井、桥、牌坊的各式纪念性人工建筑:高寺塔、三元塔、宝塔村、凉水井村、四方碑村、文庙路……以桥命名的如平桥村、拱桥村、双桥村、高桥镇等。

牌坊村村名以及设于市中区牌楼坝的牌楼路、牌楼街道办事处,记录的是牌坊文化。牌楼(坊)是以记载古代礼教、节孝、教育、贤人、烈女、忠杰等的实物载体,称“立体史书”。

据清版《内江县志》可知,内江在清代城乡有上百座各类纪念性牌坊。其中,以科考功名,仕途类牌坊最多。集中刻录了内江明代科考杰出成绩,试举几坊:邑令周廷侍为唐代状元范崇凯、宋代状元赵逵、宰相赵雄、明代宰辅赵贞吉而建的“状元宰相坊”;为明成化同科内江籍7位进士修筑的“丙戍七进士坊”;为回乡兴学,设馆授徒的教育家赵贞吉建筑“名相大儒坊”;明代高氏一家先后在城乡设立有教授育人书院,其族人共建有各类坊9座,如“科甲联芳坊”、“重荣第坊”等。

今城西的民族路和城南方向的牌楼坝两地带,在古时,处于巴蜀古驿道,即成都到重庆的“东大路”主干道上,为石质牌坊集中布局修筑区域,从其地名中即可知:民族路因牌坊多,其街名在清末至民国曾称牌坊街;牌楼坝(路)亦因牌坊(楼)多而得名。

内江自古兴文重教,学风纯正,自明起,享有“文化之乡”、“教育之乡”美誉。经历史沉淀,从今内江标识的街巷名指示牌,如科始坳村、文庙村、学山路、雁塔路、挂榜山、大洲路等街道名中,还留存有内江古代教育的历史印痕。

科始坳,位于桐梓坝大桥南桥头往火车站方向一带。其地名蕴含“赴科举之途由此开始”之意。此地,古为内江城西上成都的“东大路”一小山坳。其含义为每当科考日期临近,陆续就有长辈、兄长陪送考生到州、府甚至京城赴考,送至此坳口便折返回程,由考生继续前往赶考。

西门桥附近有一地名叫文庙村,记述的是文庙的故事:内江文庙,于宋代建筑起为本地科考获得功名的考生刻名留记的雁塔,以彰显、延续内江教育之风。每当科考后,考生及家人都会结伴前往观名,时塔周黄菊盛开,内江“宋代八景”之一的“雁塔秋香”源于此。

除文庙村外,原文庙遗址周围还有雁塔、学山路等与文庙有关的纪念性路名。

东兴老街溯江而上约数百米的大千广场临江石壁上,存有清至民国名家题记。此山名挂榜山,为古代科考取士内江挂榜公布选贤名单处。今壁存有“挂榜山”三个大字,可证。

上述科始坳、文庙村及“雁塔秋香”、挂榜山等地名可为古代内江教育、学风之侧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