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润

东兴区郭北镇的大清流河,上游左岸不远处,有一无名小溪汇入清流河。在这个地方,有一条弯曲的小路,像爬行的蛇样蜿蜒在石壁间,直落入溪底。跨过小溪的“跳蹬石”,是通往对岸村舍的必经之路。

在这溪边小路旁的石壁上镌刻着五个大字——“泰山石敢当”。这五个字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作用?不清楚。当时笔者年幼没有把它收在眼里、装在心上。稍长,才觉得这小溪过河的地方十分幽暗、阴森,每当黄昏入夜后,常有胆小独行者吹着口哨自个壮胆而行。偶尔听得老人们口头上说几句“泰山石敢当”,是避邪镇妖佑护行人平安的。这也是一时身边的传闻,亦未放在心上,当然也不会去探究它的深义。

几年前,笔者在一家国家级报纸上见到一副对联,是书法家为解放军撰写的。联语工稳,字体遒劲,其联云:

“细柳军犹在,泰山石敢当。”

笔者猛然间见到“泰山石敢当”五字,勾起儿时的记忆,乃生发出极大的兴趣,决意追寻其含蕴,觅其根由。经反复查阅资料,得“细柳军”之含意(好在其文不长,录之共享):细柳,古地名,在今陕西咸阳市西南渭河北岸。《史记·绛侯世家》:汉文帝后六年(公元前158年)以“(周)亚夫为将军,军细柳以备胡”。文帝亲往劳军,至军门,甲士戒备森严,被阻不得驰入,帝使使持节诏将军,亚夫乃传令开壁门,请皇帝按辔徐行而入,将军以军礼见。后人因称军营纪律严明者为“细柳营”。当然此联语誉称解放军为“细柳军”极当。(“细柳”条目,查自《辞海》P1160,上海辞书出版社1997年缩印本)

再细查《辞海》急切查寻“泰山石敢当”条目,只查得“泰山”条目云:“泰山,山名。在山东省中部,从东平湖东岸,向东北方向延伸至淄博市南和鲁山相接,长约200公里……”(同上《辞海》P1614)始终未能查得“泰山石敢当”条目,笔者迷惑了,答案何处觅?便时常尊问个别长者,亦未解其惑。笔者一时觉得“山穷水尽疑无路”了。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2017年1月31日晚,中央电视台(4台)在《记住乡愁》栏目中,播放泰山进口处的一个小镇——“大津口镇”时,特别谈到“泰山石敢当”。原来是:在泰山上的某一天,有三五个恶少,以浪荡的秽言、卑劣的行径,戏辱几位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在这时,一个豪侠壮士挺身而出,挥拳抬腿,将几个恶少打得鼠窜而逃。这豪侠壮士就是姓石名敢当的——石敢当也。经此,他拿出写有“石敢当”的纸条(算是当今的名片吧)给人说,凡遇不平之事可来找我!尔后,人们便称他为:“泰山石敢当”。

看了央视《记住乡愁》这栏目后,笔者再查《辞海》,即得“石敢当”条目云:石敢当,旧时人家正门,正对桥梁、巷口,常立一小石碑,上刻“石敢当”三字,以为可以禁压不祥。《急就篇:“石敢当”,颜师古注:“敢当,言所当无敌也。”《通俗篇·居处》引《继古丛编》:“吴民庐舍遇街衢直冲,必设石人或植片石镌‘石敢当’以镇之,本《急就篇》也。”又引《墨庄漫录》谓得大历五年“石敢当”刻石,则此俗唐代已有。(同上《辞海》P1632)

笔者获得“石敢当”条目后,生发出一点感触:“泰山”有条目可查,“石敢当”设有条目,为什么“泰山”与“石敢当”相衔接成的“泰山石敢当”的条目却没有呢?“泰山石敢当”啊!寻你真不容易哟!如今得释,得感谢央视《记住乡愁》这个栏目啊!也正应验了一句古语:“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注:那小溪旁镌刻的“泰山石敢当”,因郭北镇上新桥处建了大清流河拦河堤坝,那“泰山石敢当”字样,早已被河水淹没。但在堤坝开闸,放水清理淤泥时,这五个字,仍可露出它原有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