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闲坐于湖畔,觉得跟往天真地不一样了。节令不服不行哟

湖畔垂柳轻轻摇曳,送来了湖水般泱泱的碧波,丝丝习习的凉爽与柔柔旎旎的诗意。

月亮也乘着久违的清爽凉快,像一把含笑传情的玉扇,如玉盘透露着琼琼洒洒可人心目的惬悦。星星温柔善良地露出心怀,脉脉含情地解密自远古未曾有过的这么神秘无疑的谜底。

说也说不清楚的大自然规律玄机,到了秋深时节,所有的喧嚣与浮躁,似乎都在悄悄地收敛,退却,甚至乖乖跪伏,几许尴尬羞怯地缴械称臣。

坐在湖边连椅,天道赐予的舒旷、轻松,令我抑制不住遐想、狂想。身后似曾有好友相劝慰抚,不要这样激动,好自为之吧。

且慢,好意,保持平静,我懂。平静不是寂寞,不是僵化。平静并不排斥思维灵动与活跃。

我一无所求。

但求不失自尊自立自如自在与自重。

身居高高树端曾经趾高气扬的蝉儿的粗犷豪放渐渐式微了,声萎了,音弱了。

墙根、草坡的蟋蟀不以自己位卑自惭形秽,却由衷自然地弹奏出银铃般的清鸣。

天之道哟,谁若违谬你声音与节令,未经你的许可签证,就甭想随意享有跨界的往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