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随着多家刊物和出版社不约而同推出 “90后作品”,“90后”成了文学界的高频词,一批年轻的作者集体浮现在公众视野中,引发评论界对于这一创作群体的关注,他们创作的文学倾向、问题,也引起争议。

对于席卷而来的“90后写作热”这一文学现象,一些评论认为,相比于伴随着“新概念”成长起来的“80后”作家,“90后”们似乎更显现出对于传统严肃文学的亲近,他们文学素养高、文笔老到,但在看似成熟、细腻的纯文学写作背后,却是存在同质化、缺少创新的问题,“温吞世故,缺少对文学惯例的突破”,他们的写作太 “乖”、太谨小慎微,大多数人的创作面貌单一,太像 “小说”却看不到令人眼前一亮的想象力和在形式上的探索创新,“我们想象的那种‘年轻而不同’的创造力在哪儿呢?”

究其原因,这一是因为当下各方面的诱惑太多,一些“90后”“新作家”也养成了机会主义的心态,一上手就是成熟的“老年写作”,因为他们知道文坛需要什么样的“文学”;二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今天的阅读环境不鼓励文学形式的探索,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无难度”的大众阅读方式,让简单复制现实的创作成为很多年轻人更“稳妥”的选择。

造成目前“90后”作家群体文学同质化、缺少创新的问题,这一现象的产生,原因比较复杂,其体现的不止是文学问题,也有文学观念,以及市场、阅读群体和阅读趣味等发生了变化的因素。

因此,一些评论家鼓励、呼吁和期待“90后”青年作家群体的文学写作,能够体现出“年轻而不同”的创造力,这是文学向前拓进的动力,“青年人的文学难道不应该召唤出不羁的想象力,去试他一试么?”

尽管目前文学界及评论界,对“90后”作家作品是否存在同质化、缺少创新的问题,尚存在争议,但是,这些文学批评之声,当下一些作家,写作中缺少艺术的追求精神,适应环境甚至迎合市场和趣味,变得太“乖”、太谨小慎微,以至抱有一种“投机主义的心态”,这些问题不是一个群体的文学问题,这是当下文坛以至很多作家的一种现象。而作为“90后”作家,也是非常需要看到自身文学中问题的存在,正视同质化、缺少创新的问题,是否写作太“乖”、太谨小慎微,缺少文学“探险”精神,尤其是要力戒文学上的“机会主义的心态”。

记得莫言曾说过:“写了那么多作品,对自己最起码的要求是不要重复,希望另起炉灶,写一部全新的、尽量不重复‘过去的我’的这样一部作品,但这对于一个认知能力有限的作家而言难度何其大也,对此真的特别困惑。如果写一个四平八稳的作品,可以继续保持我的荣誉,保持我的读者群,但推翻以后创作挑战或冒险的作品,会让很多人认为这写的是什么呀?也会有人认为这是一次飞跃。那我宁愿选择后者,宁愿冒这个险,这样一种挑战才有意义,在自己写作平面上滑行是没有意义的。”

这告诉我们,文学写作无论由怎样的灵感所生,也总是需要判断、创新,且常常需要尝试、删汰以及长时间的酝酿,那种流利自然如不假思索的行文,也往往是经过呕心沥血。所以,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无论以何种现实作模特儿,无论以何种线索结织其脉络,也完全是创作创新之物。

当下,“90后”作家的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开始频繁亮相于各种文学平台,呈现出不一样的文学世界,不断被一些很具影响力的文学杂志慢慢挖掘和关注,“90后”作家已被看做是未来文坛的重要生力军。

“90后”群体作家的文学环境、写作条件、表现方式及文学积淀有别于文坛前辈作家。他们成长于全球化时代、互联网时代,其思维逻辑与价值取向明显带有时代的烙印,在思想上对世界和现实的认知上也在逐渐成熟。

但是,这些“90后”作家要成长起来,仍然需要更多的文学平台,需要我们提高整个社会和文化界的文学气氛,需要大力提携这些文学“新血”。除此之外,这些“90后”作家也好,其他年轻作家也好,还需要有才力,有定力,更需沉寂、思考和阅读,尤其是在这个浮躁和诱惑丛生的当下,能够保持自我的独立和清醒,具有不断探索的精神,能够不断地超越、否定自己,维系内心的一份纯净,固守自己的文学信仰和追求,不忘初心,才能真正地傲立于文坛,成为未来文学的生力军,为未来中国文学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