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的鲁迅文学奖入围作品在媒体上公布后,立刻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名为鲁迅文学奖,却无杂文作品入围,这样的文学奖还能称得上“鲁迅文学奖”吗?其实,没有杂文入选,还不止这一届,上一届也没有,这的确有些不正常。鲁迅文学奖设立的初衷就是为了纪念、弘扬和传承鲁迅先生“用显微镜和望远镜观察社会,所以看得远,看得真”的精神,这位“中国的第一等圣人”和最硬的骨头,一生都在用杂文作为武器在战斗,没有杂文的鲁迅文学奖,长眠于地底下的鲁迅先生不知会做何感想?

杂文从诞生之日起,就被赋予“投枪匕首”使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鲁迅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那个时候的中国,需要更多的鲁迅那样的勇士向旧势力开火,然而今天,我们的国家各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华民族在迎来伟大的复兴,时过境迁,火药味十足的杂文是不是该退场了?这,大概是当下的杂文不受待见的原因吧。

杂文靠边站了,浮夸风也便抬头了,并成泛滥之势。“我大清物华天宝应有尽有”的感觉似乎一夜之间又回来了,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这样的感觉是危险的,假如不及时警觉,历史的悲剧还会重演。放眼国内,得意忘形夜郎自大的思想盛行,这对于社会肯定会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今天的社会真的不需要杂文了吗?

其实,只要认真地阅读鲁迅先生的十几本杂文集,就不难发现,他的杂文不仅仅是投枪匕首,还是医治社会病痛的手术刀和良药,在政通人和上下贯通的今天,投枪匕首显然派不上太大的用场了,但是,越是发展,矛盾就会越多,矛盾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演化为严重的社会之病。从近些年的反腐就可以看出权力寻租带来的危害,还有大量的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的不断衍生,恰恰是手术刀和良药的缺席所导致。社会越需要发展,就越需要不同的声音,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忠言逆耳,杂文就是逆耳的忠言。

杂文是社会责任的担当,不为一己之私建言献策,这样的人才被称得上肩挑道义,一个正常的社会是需要这样的人善意的提醒的,杂文作者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不过,新时期的杂文写作,也应该做到与时俱进,不刻意激化矛盾,不哗众取宠,珍惜我们国家今天发展的大好局面,不鸡蛋里寻骨头,有事说事,客观公正。这也便要求杂文是一味良药,而不是假药和毒药。良药的“良”就体现在恰到好处,既医治了疾病,又获得了健康,同时还要求成本低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