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尚才 白少波

“世界屋脊”播绿记”

夏日的西藏山南,天高云舒,绿树成荫,一块块草方格、一片片防护林,连着网格化的沙生植物,把黄沙牢牢锁住。一条宽1800多米、绵延160公里、面积约45万亩的“绿色长城”,守护着雅鲁藏布江(以下简称雅江)。

然而,在40年前,雅江中游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座座裸露的沙丘,每逢冬春,“大风刮起,满眼黄沙”。

改革开放的东风,激发了山南干部群众改变恶劣自然环境、建设美丽家园的斗志。几代治沙人艰苦奋斗、探索创新,投身生态建设,在“世界屋脊”创造了治沙的奇迹。

雅鲁藏布江流经山南市,江面变宽,江水趋缓。到了冬春季,水量骤减,河床裸露,大量沙土被风卷起,经年累月,形成了连片沙丘。

“举目远望一片沙,大风一起不见家。”71岁的达瓦坚参仍记得当时的情景,“家里仅有的几亩耕地,常被风沙淹没,光秃秃的山上没处放牧。如果再不种树,连家都有可能被埋了。”

将树苗培芽、移植、浇水……32岁的达瓦坚参和几个村民自发地来到沙滩上,开始种树。但他的举动,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一分钱收入没有,还不一定能种活。”

但达瓦坚参没有放弃。在荒芜的沙丘上种活几棵树后,他更有信心了。几年后,当地开始筹建雅江(山南段)防护林,达瓦坚参带头报名当了护林员。为了让树木成活,他反复试验,总结出了树草结合、以草护树的办法。

“我们摸索出了‘林围沙、砾压沙、草固沙’的片状固沙模式,在沙缘外围种植固沙林,在沙化区域设置草方格、砾石沙障等。”山南市林业局营林科科长洛桑索朗说。

从几棵树到万亩绿,40年间,山南各族干部群众苦干实干,在“世界屋脊”上种起了一片绿洲。

绿色生态致富记

“大面积流动沙丘变成了绿洲,仅桑耶镇沙化面积就减少了80%。”洛桑索朗说,山南积极鼓励、引导农牧民参与植树治沙,实现了防沙治沙与脱贫攻坚的良性循环。

国家发放生态补偿金,办理林权证,群众以林地抵押贷款从事经营或生产等,造林护林的积极性不断提高。“不用做工作,不用打考勤,群众只要有空,就主动去植树或护林。”泽当镇党委书记次仁顿珠说。

近年来,山南还引进企业参与产业扶贫,将生态治理与产业发展结合,走出了一条“绿色”致富之路。一些国内沙漠治理、生态修复的领先企业带着投资超过百亿元的项目,也参与到雅江生态建设中。

迈拉苏所在的企业在雅江实施了6000亩防沙治沙工程,千亩特色经济林和千亩甘草示范区正在成为农牧民增收的“新业”。

藏草万亩苗圃基地依托内地先进技术,实施生态修复和培育生态产业。目前,这个项目已完成土地荒漠化治理8500亩,带动692人就业,人均年增收1万多元。

来到曾风沙肆虐的扎囊县桑耶镇,一排崭新的藏式房屋中,旺久家干净整洁,庭院内外绿树蔽日。他家开办了农家乐,为游客提供食宿,每年有10多万元的收入。旺久说:“没有这么好的生态,就过不上这样的好日子。”

据介绍,2017年,山南市群众通过参与生态管护岗位和实施林业项目,实现增收2亿多元。随着林业项目和绿色产业的发展,更多群众拔出除了“穷”根,吃上了“生态饭”。

治沙机制创新记

40年来,山南坚持在增绿中探索治沙机制、造林方法,给当地的生态文明注入了新的内涵,从群众自发种树到政府主导带动,再到企业、社会参与和发展产业,良性的治沙机制正在形成。

“最初我们采取的是修筑‘丁字坝’‘大苗深栽’的土办法,引导群众一起在沙滩上植树。”洛桑索朗说,“现在,我们采用的是生物和工程相结合的治沙办法。”

说起家乡的变化,扎囊县章达村村民云丹的喜悦溢于言表:“绿色产业多了,自然环境好了,粮食产量上去了,放牧的地方也多了。”依托绿色,人们还办起家庭旅馆,栽种经济林,发展旅游业,绿色发展的路子越走越宽广。

40年的“绿色接力”,让雅江两岸改天换地。今天的山南人,仍执着地守护“绿色”,持续接力。

相关链接

中科院监测研究报告显示,如今的青藏高原,各类生态系统结构整体稳定,水、气、声、土壤、辐射及生态环境质量均保持良好,西藏至今仍是全国生态环境最好的地方,是世界上“最后一方净土”。

截至目前,西藏自治区先后出台60多部地方性法规和政策规章,深入实施《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2008—2030年)》。

中央财政将西藏1011.27万公顷的公益林纳入国家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范围,累计投入资金93.5亿元。实施草场禁牧1.3亿亩。

累计落实各类生态补偿资金296.3亿元,开发生态保护岗位70万个。

实施5467个行政村人居环境建设,主要城镇环境空气优良率保持在95%以上。

建立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47处,总面积41.37万平方公里,占全区国土面积的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