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蒋希武

从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尼尔基镇西行约15公里,有一座山叫做四方山,是一处景色优美的地方,被人们誉为“塞外河曲天坛”。说起莫旗四方山下的古石碑,在当地可以说是妇孺皆知,由于这座碑的造型是一只乌龟背上竖立而起,因此有些老百姓更习惯称它王八驮石碑。这座建于清代的古文物,由于历史久远在民间演绎出不少带有神秘色彩的传说。

神山傍秀水

四方山东距莫旗尼尔基镇不足20公里,紧邻美丽的诺敏河。说它是一座山,其实相对高度只有几十米,狭长的山体也不足1公里长,但是由于它地处莫旗南部的平原地带,又是临江而立且坡面陡峭,在平原上倒也显出一种突兀。更由于它提供了一个欣赏诺敏河落日的不错视角而为人称道。

四方山山顶地势较为平坦,诺敏山庄依势而建,从山脚起山丁子树、山里红树、柞树、荆条灌木依次向山坡上递进生长,自然植被拥裹在山庄周围。种植的落叶松、樟子松错落有致,榆树墙整齐地围绕山庄四至,树墙下及建筑周围繁花似锦、蜂蝶翻飞。

登上观景台东望,是由诺敏河水灌溉的千顷稻田,稻花飘香,稻海起伏,静览中偶尔传来村庄里鸡鸣犬吠之声、田野上赶牲劳作农夫的吆喝声,游动的红白花的牛、黑白花的牛、洁白的羊啃吃着青草,一幅自足自乐的田园美景尽收眼底,可享农人之乐。

向北远眺,诺敏河从两山对峙的河谷中流来,主流一分为二向南流淌,河岸上河柳依依,河杨高大的倩影倒映在水面上,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洒向河面,微风乍起,泛起金鳞片片,独舟轻驶,渔人牧歌,一幅浓墨山水画面。

在四方山上俯视着诺敏河和她众多的支岔。诺敏河在绿色的原野上静静的流淌,河水在夕阳下闪着柔和、迷人的光芒。山上修建了高高的伊兰台,也修建了蒙古包、风车和各种彩顶的房屋,在周围绿色原野的衬托下煞是好看。微风轻轻吹来,身边花草摇曳,让在这里等待落日的我们心中充满宁静。

下山向西可到查哈阳灌区的渠首,只见诺敏河水从闸门挤压中奔涌而出,如蛟龙喷云吐雾,奇丽壮观、隆隆作响,在渠首上形成偌大的湖面。这里是垂钓的好去处,诺敏河属嫩江源头,虽经过岁月风霜的洗礼,仍保存着原始的独特风貌,盛产鲫鱼、鲤鱼、黄姑鱼、雅罗鱼、江泥鳅。如果在深秋,运气好的话你或许能钓到味美肉鲜的细鳞鱼和哲罗鱼,是鱼中的极品,清朝时期是贡品。

顺治元年1644清兵入山海关后,无力顾及入侵的沙俄殖民者,达斡尔与鄂温克、鄂伦春等族人民陆续从江北内迁。清廷把迁至嫩江流域的达斡尔族居民编为杜博浅、莫尔丁、讷莫尔3个“扎兰”队 ,由理藩院管辖。雍正年间,清廷又将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按姓氏编为布特哈八旗,设副都统衔总管管辖,其中达斡尔原来的3个“扎兰”,分别编为镶黄旗、正黄旗和正白旗。

为便于统治达斡尔族人民,清朝统治者任命该族一些上层人物为佐领,其中少数还擢升为将军、都统、办事大臣等,逐渐使他们形成为本族内部的统治阶级。清末废布特哈总管,管辖制度稍有改革。达斡尔族人民素以勇敢善战著称。17世纪中叶,沙俄殖民者侵入黑龙江流域时,达斡尔族人民进行了顽强抵抗。受到清廷的赞赏。当时出现了一批骁勇善战的英雄,清朝统治者的200多年间,多次征调达斡尔人民戍边,这座古碑应该建造于这一时期。

九龙踏妖龟

四方山下的那座古石碑依然静谧。石碑并不难找,就在距山下公路边那座写着“四方山生态园”大门旁不远的村中,坐在车上就可以看到。碑高5米左右,四周有围栏保护。此碑为嘉庆10年1805年设立,记录着当时中国政府对这一带进行管理的信息,有重要的文物价值。

因这座碑底部是一只乌龟,石碑上有九条雕刻的龙,碑的顶部有九个圆洞,人们把它称为龟背九眼托龙碑。据历史记载,这座碑建于嘉庆十年,是为了纪念一位戍边英雄而修。整座碑为石刻,碑上用汉满两种文字刻文,曾有传说碑文是清代皇帝所书。

数百年来,无数故事围绕着纪念碑而产生,流传最久、最广的要数九龙队大战乌龟精的故事。传说,几百年前,曾经有两只乌龟生活在这四方山下,它们经过多年修炼,本事越来越大,心术却越来越不正,它们经常在阴雨天上岸骚扰周围百姓,闹得十里八村鸡犬不宁、人畜不兴。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达斡尔族戍边英雄回到村里,当他听说这两只乌龟精的罪恶行径后,决定将其铲除,村民们都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于是他在村里挑了八名体力强壮的小伙子,组成了九龙队,他们闭关苦练,三年之后本领大增。在七月的一个阴雨天里,九位英雄和两只乌龟精大战起来。

据说四方山原本是一座很高的山,英雄们把乌龟精引到山上,大战了三天三夜,杀的是天昏地暗,激烈地交锋把山尖都踏平了,四方山才有了如今一片平坦的山顶。虽然九龙队的英雄们竭尽全力的与乌龟精奋战,但实力悬殊,最后九位英雄全部壮烈牺牲了。值得欣慰的是,英雄们的除恶壮举惊动了天上的神仙,玉皇大帝派雷神前来铲除两只妖孽。当乌龟精们得知玉皇大帝的决定后,急急忙忙躲进了四方山西侧靠近诺敏河边的一个山洞里,无论雷神用什么方法都不能将它们逼出来。最后,雷神大怒,一下将四方山劈为两半,所以今天人们才会看到诺敏河西岸有了一座小山。

两只妖孽终于被雷神斩杀了,乡亲们又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为了纪念九位英雄,大家在山前和山后修了两座石碑,石碑上的九条龙象征着九位英雄,两只乌龟被他们踩在脚下永远不得翻身,预示着正义必然战胜邪恶。斗转星移,几百个春秋过去了,现在,只剩下这一块石碑还印证着这个古老的传说。

如今,四方山和石碑的传说早已不只在乡亲之间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选择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特别是2001年在莫旗旗委、旗政府大力发展旅游事业的推进下,投资百万元的诺敏山庄在其上面建成,十几年过去,“四方山生态园旅游区”已发展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北京、沈阳、哈尔滨、呼和浩特等地诸多游人都慕名前来做客。

达斡尔族家园 旅游谱写新篇

本报记者 蒋希武

旅游对于莫旗来说,应该算是一个新兴产业,但发展势头却十分强劲。莫旗积极转变发展思路,跳出传统的“农老大”圈子,以科学的眼光提出“旅游活旗”的发展战略,2017年旅游总收入超过8亿元。

52岁的农民刘锁柱承包那日松蒙古部落后便经营起旅游业,并安排当地10多名贫困户就业,平均每天接待游客200多人,日入账七八千元,最多时一天收入能达万元以上……莫旗以“达斡尔家园——旅游者原乡”为主题定位,以打造幸福莫旗、中国民间舞蹈“鲁日格勒”、传统曲棍球竞技、传统音乐民歌“即扎恩达勒”等使莫旗赢得了中国“曲棍球之乡”、“舞蹈之乡”的美誉,莫旗也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非遗之乡”;颇有名气的布特哈八旗总管衙门、神韵独具的雷击石、历史悠久的金界壕等无不生动地展现了莫旗的人文之美;先后大规模修建的达斡尔民族博物馆、萨满文化博物馆吸引了大量的游客观光游览。

特色文化旅游高歌猛进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民族文化要在发展中才能得到更好地保护和传承。近年来,莫旗加快发展特色文化旅游产业,一项项殊荣纷至沓来:尼尔基水库被评为国家水利风景区;中国达斡尔民族园晋级为国家4A级风景区,连续两年被评为呼伦贝尔市十佳旅游景区;腾克镇民俗村被评为呼伦贝尔市发展乡村生态旅游先进单位;2014年7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为“中国萨满文化之乡”……

莫旗紧扣“旅游活旗”的战略思路,以中国达斡尔族民族园风光、尼尔基水库、莫力达瓦山等资源为载体,以民族文化风情为灵魂,努力将莫旗打造成生态旅游目的地。

民族工艺品产业日渐成熟

为进一步扩大民族工艺品产业规模,莫旗成立民族工艺品开发协会,负责挖掘和保护传统民族工艺品,并计划建立专业民族工艺品研发机构。莫旗旗委、政府对工艺品生产加工企业给予积极引导和政策扶持。如今,莫旗达斡尔族工艺品已经正式进入旅游商品市场,已开发出的达斡尔族工艺品有大轱辘车、小摇篮、木排、木库莲等20余种。工艺品不仅在内蒙古内销售,还远销黑龙江、辽宁、吉林、北京、广东等地,其中达斡尔民居模型、大轱辘车模型已被国内多家博物馆收藏。

民族服装服饰文化开发方兴未艾

达斡尔族特色服饰是对外展示达斡尔民族特色的最佳载体。莫旗充分利用这一资源,逐年加大民族服装服饰开发、设计投入力度。由莫旗旅游局、文化馆、达斡尔学会等单位共同组织人员参与设计的达斡尔民族服装服饰,曾连续两年参加自治区组织的民族服装服饰设计大赛,并获最佳表演奖。参赛的20余套达斡尔民族服饰已由旗文化馆作为达斡尔特色文化的一部分永久收藏。他们连续举办两届中国达斡尔族服饰大赛,对旅游推介、民俗文化传播起到良好效果。

民族节庆丰富多彩亮点纷呈

达斡尔族历史悠久,沿袭下来许多别具特色的节庆日:5月的昆米勒节,6月的斡包节,8月的鲁日格勒节,9月的乌尔阔文化节,12月的中国达斡尔冰钓节。推出这些节庆活动时既注重保存节庆日的传统习俗,又不断丰富节庆内容,将其推向旅游市场,打造了一系列特色鲜明的旅游精品:莫旗2009年至2010年连续举办了两届“中国达斡尔冰钓节”活动,成为呼伦贝尔冬季冰雪那达慕的重要组成部分,曾荣获2010首届中国节庆创新论坛暨2010中国品牌节会颁奖盛典十佳休闲旅游节称号。

民俗旅游市场推陈出新

依托良好的生态资源,结合达斡尔民俗民风特点,莫旗推出了民俗民风旅游项目,经过严格审批,批准了13户“达斡尔族部落”农家旅游项目和5户民俗旅游户,并争取了自治区专项补助资金20万元。其中,腾克霍日里绰罗达斡尔族部落被市旅游局确定为五彩呼伦贝尔旅游目的地。阿尔拉镇民俗博物馆的建成,更进一步丰富了达斡尔族民俗旅游文化产品和广阔的市场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