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能都接触过所谓左右脑人的测试。其中一些测试会展示一些模棱两可的图片,然后让读者判断图片的内容。比如,在特定的一张图中,如果你第一眼看到的是侧面人像,那么你就是左脑人;如果第一眼看到的是正面人像,那么你就是右脑人。

再比如,如果你第一眼看到一个舞者顺时针旋转,那么你就是右脑人;相反,如果你第一眼看到这个舞者逆时针旋转,那么你就是左脑人。

所谓的左右脑人理论,通俗一点说就是左脑负责与逻辑分析相关的活动,而右脑则掌管直觉创造的活动。正是因为左右脑的分工,人们就习惯性认为擅长逻辑分析,思考问题比较理性的人左脑比较发达;而创造力异于常人,情感也比较细腻的人右脑比较发达。介于两者之间的,就是那些左右脑开发比较均衡的人。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认为左撇子的右脑很发达,有高于常人的智商,更容易获得成功。比如文艺复兴艺术家达芬奇、科学女神居里夫人、美国总统奥巴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等都是有名的左撇子。乍一看,用锻炼左手的方法来开发右脑好像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残酷的真相

有这么简单易行的健脑方法,科学家禁不住诱惑一定要验证一下。早在1976年,几位脑科学家对7688名学生进行了调查,来比较左撇子和右撇子在智商和认知能力上的差别。结果他们发现主要使用哪只手跟智商没有半点关系。

虽然有很多成功人士确实是左撇子,但是右撇子的成功人士更是不胜枚举。二者的比例和人口中左撇子和右撇子的分布并无明显差异。

那些脑测试图片只是一些视错觉的小游戏。比如,正脸侧脸的错觉跟你第一眼看在图片上的位置有关。如果你第一眼看图片的左侧,大脑就会自动识别出侧脸的轮廓;而如果第一眼看在图片右侧,大脑就会自动把耳朵考虑进去并把图片识别为正脸的一半。

大多数人可能会觉得旋转舞者是以顺时针旋转。这主要是因为视觉系统习惯以从上往下的视角来解释旋转。如果把舞者上半身遮住,闭眼几次就很有可能反转。

难道换个角度看图片,我的脑子就左右互换了吗?当然不是。所谓的左右脑优势论其实是站不稳脚跟的。

门当户对,认知到位

根据左右脑优势论,“左脑人”的左脑神经网络比右脑更加复杂且更有效率;反之,“右脑人”的右脑神经网络较左脑更为发达。这就好比是上海和杭州的地铁网络,上海好比是更加发达的那一半,自然运行起来也较为复杂,但是功能更加齐全,交通更加便利。而杭州就是不发达的那一半,简单的路线只能提供相对有限的交通服务。

为了验证这个假说,脑科学家尼尔森和他的同事们在2013年做了一个实验。研究分析了1011个大脑在静息态下神经网络的活动。他们发现左右脑的神经连接总体来看并没有什么显著的不同。所谓脑的功能侧化只发生在局部或者亚网络中。

由此可见,左右脑不存在孰优孰劣之分,而是均衡发展的。这并不奇怪,因为几乎所有的认知过程都是要靠他们共同协作完成的。

左右搭配,干活不累

只有左右脑共同协作,大脑才能最有效率的完成各类任务。举个例子来说,左右脑就好比是生活中的小两口,如果只是女人做饭,男人葛优躺,那这劳动力可就浪费了。女人做饭再厉害也没有三头六臂。如果男人能发挥体力上的优势打打下手,切个菜、刷个碗什么的,不仅做饭的效率提高了,还能增进小两口的感情。

这种充分调动现有资源,以低能耗完成复杂任务的认知方式是最符合自然规律的。

即使是传统上公认单脑为主的认知过程,现在也逐渐发现是要左右两个脑分工合作才能有效完成的。比如创造力一直被认为是右脑为主的功能。在2012年,几位神经科学家设计了一系列实验要证实右脑对创造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实验中,被试的人被要求做需要创造性的任务。他们要发挥想象力用三个图形创造出各种新颖的画面(如一个笑脸);而在非创造性的对照任务中,被试只需要在脑海中旋转各种图形,不需要创造出新的图案。

他们预测,右脑相关区域在进行创造性任务的时候,会比在进行非创造性任务的时候更活跃。

结果他们被打脸了。

创造性的任务反而更多激活了左脑的后顶叶皮层,运动前皮层,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以及内侧前额叶皮层。

也就是说,创造性的解决问题不光要依靠发散性思维(右脑)来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还需要对这些方案进行计划(左脑运动前皮层)和组织(左脑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并存储在工作记忆中(内侧前额皮层)。

那锻炼左手能不能至少增强右脑为主的发散性思维?

呵呵,你想多了。

大脑的成长遵从“用进废退,有的放矢”的原则。某方面能力锻炼越多,就会生成更多的神经元连接来支持这个功能,使得那方面变得越强。这就好比是一个城市的交通系统,市民的出行需求增加时,政府会相应修建更多的出行路线。线路越来越多,该城市就能满足更大的交通需求。但是政府在修路时也会考虑到道路的成本和收益,以及利用率,不会在缺乏交通需求的几百人口的小镇上大兴土木修路。大脑也是一样。左手持筷子吃饭能锻炼右脑有关左手运动的区域,但并不会连带影响那些和创造力相关的区域。

要想真正地增强自己的创造力,除了多经历,多思考,多进行创造性的活动之外没有捷径可走。

据《姚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