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健釗骨灰安放菩提禪院

澳門佛教總會會長、世界佛教僧伽會副會長、澳門菩提禪院住持、荃灣南天竺寺住持、香港寶蓮禪寺座元兼都監、臨濟宗第四十五代傳人健釗長老,繼本月十三日在寶蓮大會堂舉行示寂追思法會,澳門佛教總會四衆弟子昨日下午三時在菩提禪院恭迎健釗長老真身骨灰安放院內,同場進行往生普佛儀式,普皆回向。

健釗長老佛行一生,多少重任一肩擔。幼年已悟無常,喜獨自思,沉默少言。十三歲出家,十六歲受戒。受戒後留在香港大嶼山寶蓮禪寺,一切憑自學,曾隨老師上了幾堂工筆畫,便開始繪畫佛畫,以“枯禪”作印,寫得一手好書法。

八十年代電腦開始盛行,健釗長老在藏經樓閱藏時,發現大德開示錄音帶沒有編碼、登記,《龍藏》沒有目錄,於是到黃金商場買參考書,背好口訣、部首,自己打文章,甚至用英文寫程式,成為香港佛教界自寫程式第一人,寶蓮禪寺也成為首間用電腦的寺院。長老亦隨上念下真法師深造梵唄瑜伽。不久,智圓法師到港成立“智心佛堂”,長老任當家,一九七六年接任住持。一九六五年起駐港近三十年,致力佛法修持和弘揚。

一向以來,澳門佛教歷史與中國佛教尤其嶺南佛教歷史,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健釗長老一九九五年重返澳門,看到澳門佛教界現狀很是痛心,決心成立澳門佛教總會。在其倡議下,澳門佛總每年在菩提禪院內舉行靜修營,幫助澳門佛教信徒了解佛法。且每月舉行一場大型共修法會,供應齋飯,增加與民衆的親和力。

一九九七年,健釗長老創辦《澳門佛教》雙月刊,成為溝通澳門和內地佛教界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樑。一九九九及二○○九分別主辦“澳門回歸祈福大會”,二○一二年迎佛舍利來澳。二○一一年獲特區政府大力支持下,菩提社會服務大樓終動工興建,用於佛教慈善,達至長幼共融。一條兩代高僧走了幾十年的慈善路,終走到花枝春滿。

二○○五年,健釗長老作為澳門佛教界代表,出席在京舉行的“海峽兩岸暨港澳佛教界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暨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祈禱和平法會”並作主題發言。近年中國佛教協會組織的一些活動,對促進海峽兩岸、港澳佛教界交流與合作,他予以高度讚揚。

一五年至一七年,健釗長老連續三次主持並參加寶蓮禪寺主辦的“佛你跑”越野跑賽事。他認為,跑步不分國界、信仰、性別,老少皆宜,令大家身心健康。長老與香港、世界大德法誼深厚,積極傳法並凝聚四衆弟子。在澳門佛總成立二十周年會慶聚餐上,健釗長老期望政府參考港珠等地經驗,在澳開辦佛學研究中心,並設佛學學士、碩士學位專業課程,提升本地僧人專業水平,更好服務社會。

病榻中的健釗長老心境平和,獨自思維世間的榮枯空有,保持“枯禪”境界。如今捨報示寂,安詳寂滅,衆弟子祈望早日乘願再來,廣度衆生。

本報記者 許文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