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蜘蛛侠”的20小时
新华网 2018-09-03 10:39:27
夜幕之下,华灯初上,我们每天乘坐地铁,感受着城市跳动的脉搏。在南京地铁沿线,活跃着一群“蜘蛛侠”。他们日夜攀爬4米以上的高度,维护地铁接触网,保证飞驰的机车获取电力。他们就是国家认定的特殊工种——地铁接触网检修工,长期面临“三高”(高空、高压、高速车辆)潜在危险,被称作地铁“蜘蛛侠”。新华网 钱贺进 董佳婧/文 施汉 何升/摄
10:10——32岁的宁溧线接触网检修班班长王兆海,顶着烈日爬上4米的梯车,测量线路的物理参数,确保地铁正常运行。实际上,接触网检修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工人大多是来自电气专业的科班生,整个大学期间都要在为这项工作做好知识准备。
12:00——几位队员晒得满脸通红,头发被汗水湿透了,掀开闷热的安全帽透透气。看到这一幕,王兆海想起自己上学时,男生流行长发,觉得很酷。“干了接触网这行之后全都剪了,安全帽一戴一压一流汗,什么发型都没了。”他摘下手套,无奈一笑。
南京在运营的10条地铁线,总长378公里。出于大量维护需要,近600名“蜘蛛侠”日夜不辍,分班组交替值班、作业。八月的南京,酷热难耐,轨道被太阳灼得烫脚,滚滚热浪笼罩整个工作区。
12:10——92年的王新林来自南京铁道技术职业学院,工作4年,脸上还未脱稚气。看到摄像师,王新林换了几个pose,嘱咐摄影师:“把我拍得坚毅一点。”师兄弟们在一旁起哄,给这个“单身狗”征个婚。实际上,接触网检修班组因为体力劳动繁重,全是清一水的大小伙子,上级部门也很关心他们的婚恋问题。
17:30——白班下班,精力充沛的他们还会相约篮球场,一决高下。球赛紧张程度不亚于抢修,叫好声不绝于耳。王兆海与“90后”打成一片,在球场占据后卫的重要位置。南京地铁接触网检修团队非常年轻,检修班除了王兆海和另一位班长,全是“90后”。相仿的年龄和教育背景使小伙子们相当有共同语言。
19:40——一场酣畅的球之后,白班组员陆续回家了。王兆海晚饭后还经常要留下来辅助夜班工作到次日。作为有十年经验的老员工、宁溧新线的专业负责人,王兆海每月有五六天要连轴转,监督和指导班组作业。作业之前,王兆海正在给夜班成员们上课。
20:30——这是王兆海与女儿视频通话的甜蜜时刻。女儿奶声奶气地炫耀今天完成的手工,父女对话给工作间增添了一丝温情。孩子是已婚组员百说不厌的话题,长时间劳作后疲倦不堪的沉默气氛,会因娃儿们的捣蛋趣事而活跃起来。
22:45——趁夜间作业还没开始,王兆海吃点夜宵,补充体力。他还有5个多小时的硬仗要打。
次日0:46——晚班成员们终于办好安全确认手续,抬着梯车进入作业区间。梯车是“蜘蛛侠”接触网高空作业借助的主要工具,高度4米左右。站到近两层楼高、前后晃动的梯车上,脸不红气不喘地检修设备,是“新兵蛋子”的第一课。
1:05——然而,事情并非爬上梯车这么简单,“蜘蛛侠”常常要从梯车爬到更高的设备上去作业。图中工人作业的高架距地面有5层楼高,即使扣着安全带也令人腿软。第一次上高架对每位新人都是挑战,有些新人不敢上,整组就在下面等,也不催。“以前有一个员工,在梯车平台上磨蹭了半个小时。最后知道自己不爬到支架上就不许下来,才硬着头皮上去。”王兆海现在说起还觉得好笑。
1:10——26岁的殷焘上高架检查隔离开关刀头的运行状态。“残酷”的新手训练对他来说已是4年前的往事,现在这位戴着眼镜、文静瘦弱的大男孩已能在十几米高空稳当作业了。
2:00——高架维修结束之后,“蜘蛛侠”们又来到下一站开始新的任务。“蜘蛛侠”们需要在凹凸不平的轨行区步行3到6公里,才能到达下一个工作区间。这个工作区间在隧道内,虽然不用爬上高架,积灰和异味也是困扰组员的问题。
3:00——两个站点作业结束,安全手续确认完毕,三人在站厅等待工程车接回基地,王兆海难抵困意快要睡着了。由于新线开通任务繁多,这已是他连续第3个夜班。新华网 钱贺进 董佳婧/文 施汉 何升/摄
6:30——远处,早餐店灯牌亮起,城市渐渐苏醒,进入新一天的忙碌。宁溧线,早晨第一班列车将像一股粉色旋风,载着上班族,从站点呼啸而过。新华网 钱贺进 董佳婧/文 施汉 何升/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