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后悔没有给苹果树全部上保险”雹灾查勘现场带回的报道
中国保险报网 2018-10-23 09:10:54

特约记者 李敬伟

“真后悔没有给苹果(树)全部上了保险,要不能减少一大笔损失啊!”大连市普兰店区庆阳街道庆阳村西台屯58岁的苹果种植户于吉宏日前告诉《中国保险报》特约记者。

今年全国一些苹果主产区大面积减产,大连地区的苹果行情一下子看涨起来。于吉宏清楚地记得,9月初的一天,来自全国各地的一大波苹果经销商赶到庆阳村西台屯的各个苹果园,纷纷口头协议,拟成片认购包销还挂在树上的苹果。

于吉宏和老伴儿合计着,今年风调雨顺,又赶上个苹果“大年”,去掉农药、化肥和人工成本,自己的38亩苹果怎么也能净赚40多万元。为此,老两口心里喜滋滋的。

令人心痛的15分钟

然而,9月29日中午,庆阳街道、同益街道上空的积雨云突然增厚起来。在果树园里忙活的于吉宏发现,仅几十分钟的光景儿,头顶厚厚的云层就像开了锅似地突然上下翻滚起来。“不好!”凭着多年看天种地的经验,于吉宏感觉情况不妙。果然,眨眼的工夫,糖豆大小掺杂着半个乒乓球大小的冰雹直泻而下。于吉宏和在大山深处果园里劳作的乡亲们纷纷利用一切能充当遮挡物的工具抵挡着突如其来的冰雹。持续了大约15分钟的冰雹把果树下的地表覆盖成一层银色的世界,让于吉宏老两口和乡亲们心如刀绞的是,树上绝大多数苹果都被冰雹不同程度地“磕”上了印记。

有些文化的于吉宏明白,只有短短的15分钟,每斤收购单价三四块钱的苹果,就跟跳水的股价一样,“跌停”了!

幸好有保险

这次冰雹灾害波及大连北部山区三个区市(县级市),其中又以庆阳街道庆阳村最为严重。庆阳村是全国战斗英雄于庆阳少年时期生活过的村庄,庆阳村也是大连地区128个低收入村之一。为落实党中央脱贫攻坚的伟大部署,庆阳村近几年来坚持因地制宜,大力发展苹果和其他林果种植业,其中尤以苹果种植业推动较快。

然而,庆阳街道、四平街道和同益街道三面环山的特殊地理位置生成的冷暖气流对接,又极易形成小流域气候下的冰雹灾害。每年秋季,苹果即将进入采摘期,则是冰雹灾害频发期,极大威胁着这一地区苹果产业尤其是脱贫攻坚工作,成为危害低收入地区脱贫致富的一只拦路虎。

在地方政府、银保监管机关、人保财险总公司支持下,人保财险大连市分公司牵头开发出了苹果冰雹灾害保险,并配合脱贫攻坚不断完善这一地方政策性农险产品。苹果冰雹灾害保险具体保障责任为:每亩苹果树保险金额4000元,保费140元,其中地市级财政补贴30%(42元),县级财政补贴10%(14元),农户自己承担60%(84元)。单从保险大数法则原理而言,这一产品具有一定的“逆选择性”,但从惠农尤其是支持低收入地区农民脱贫致富而言,它又具有明显的公益性和针对性。该产品推出以来尤其是近几年来,逐渐得到越来越多农户的认可和欢迎。

一切为了帮助果农减损

“9·29”雹灾发生后,人保财险大连市分公司根据大连保险业重大天气灾害应急预案要求,迅速责成北三市尤其是雹灾重灾区的人保财险普兰店区支公司组成多支精干查勘力量赶赴灾区。

10月10日6时多,《中国保险报》特约记者跟随人保财险普兰店区支公司总经理王秀光、副总经理张国之带领的区农发局果树专家张永和,公司农险分部经理徐刚修及三农专岗宋福贵和付卓奇一行,驱车近百公里赶赴庆阳村,与早已在苹果园里等候的村党总支书记李维声、村委会主任王海国汇合。此时每个人都是“战斗员”,大家跟果树专家和查勘员一道按照卫星图谱提供的承保苹果树分布区域图像进行定点抽样查勘,具体是把定点抽样选定的每棵树上的苹果全部采摘下来,进行“好”“坏”果实区别,确定损失率,再加上每枚苹果被冰雹撞击遗留的疤痕个数确定损失程度,最终综合评价每棵树乃至每个查勘点区域苹果雹灾的理赔比率和理赔金额。

记者初步测算了一下,当天王秀光带领一行人与村干部爬山越岭走过庆阳村的一座座山冈、山谷近20公里的路程,从早晨忙到夜幕降临,每个人都处于体能的极限,但每名工作人员都在抢时间,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早完成查勘工作,让果农抓紧清理被冰雹打坏但还来得及用作压榨苹果汁原料的伤裂苹果,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尽管我们现在已经拥有卫星和无人机等农险查勘技术,但像具体到对雹灾苹果树上每枚苹果受损程度的全景式查勘和检验,仍然需要具体的人工劳动。从合规管理和对农户负责而言,这既包含科学,更包含责任。”王秀光对记者说。

果农委托记者“带个话”

在大连市四平双山大果榛专业合作社的百亩苹果园里,合作社法人代表刘述超告诉《中国保险报》特约记者,他的100亩苹果树全部投保了雹灾保险,他因此可以减少雹灾损失30多万元。

作为当地发展优势特色种植业的带头人,刘述超对保险情有独钟。但有的果农觉得前两年没有遭到大的冰雹灾害,缴纳苹果雹灾保险费不划算,就中途中断了投保,有的果农还说刘述超“犯傻”。不过,突然降临的“9·29”冰雹灾害,让最初认为刘述超“犯傻”的果农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庆阳村的王胜祖把自己百亩苹果园里符合投保标准(达到基本坐果树龄)的70多亩苹果树全部投了保。王胜祖跟记者算了一笔账,除了农药、化肥、机械投入,他每年雇用15个劳力,每斤苹果生产成本达到1块钱,通过保险理赔,基本接近他投入的生产成本。王胜祖诙谐地向记者调侃,幸亏自己向刘述超“看齐”,否则也必定“全军覆没”。

“今年苹果价格好得出奇,除了保险挽回的成本外,按照市场行情,我依然有50万-60万元的损失,一辆豪车让冰雹给砸没了!” 王胜祖心有不甘地说。

在查勘现场,刘述超委托记者通过媒体给相关部门“带个话”。刘述超说他非常乐意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中做个带头人,带动周边更多村民脱贫致富。他希望国家在金融政策上再多支持一下像他这样有成功农业经营、管理经验和有信誉的新型农民。

刘述超除了100亩苹果园外,还通过土地流转,经营着一片面积近千亩的榛子林。榛子收购价每斤15元,刘述超的近千亩5年树龄榛子林已经开始坐果,今年已经收获2万斤榛子果。再有3年,榛子林将进入盛果期,可年产榛子10万斤。

“农业尤其是林果业要大发展,就要边产出边投入,才能达到良性和可持续发展。我们合作社想继续扩大林果规模,但现在处于投入发展阶段,资金还有缺口,希望保险公司增加金融服务创新项目,能够把合作社的高强度钢结构樱桃大棚和逐渐进入盛产期的经济果树林木视为物权抵押物,再由保险公司出具信用保单,进而为合作社提供向相应银行申请惠农贷款的合格资质,解决农村规范合作社涉农产业资金缺口问题。” 刘述超说。

从基层带来的建议和心声

“保守估计,这次冰雹灾害,仅庆阳村7000亩苹果遭受的毛收入损失就高达1.8亿元左右,其中1000亩投保苹果遭受损失约3000万元。” 张永和语气有些凝重地说,“对于一个急欲脱贫致富的低收入村子,这个数据让人的心被戳得很痛!”

在普兰店方圆几十公里雹灾查勘现场,《中国保险报》特约记者发现,在当地冰雹频发地带竟然设有用于人工驱散冰雹和人工增雨的高炮设施。那么,为什么这些装备在“9·29”冰雹灾害中没有派上用场呢?

据介绍,这是因为,一是小流域、短时、突发性冰雹灾害气象观测预报至今依然具有技术上的难度;二是开展驱雹和人工增雨作业需要上级气象部门批准,由于普兰店部分冰雹频发地区空域涉及飞机航线及空管,每次人工驱雹和增雨需要上级气象部门向空管部门申请走流程。

为此,基层农村和保险公司盼望相关部门本着以人民为中心这一主旨,在统筹兼顾航线空管等各方利益的同时,围绕服务人民、服务脱贫攻坚、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共同协作做好雹灾频发地区防灾减损这个大题目。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