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向好 仍需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中国保险报 2018-09-10 09:12:23

□石文平

2018年已经过去大半,我国宏观经济金融运行平稳,各项经济和金融指标符合政府和市场预期,为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向好注入了新鲜血液。未来,我国仍处于战略黄金时期,但仍将面临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和国内矛盾,需要继续加强对宏观经济金融形势的研判,积极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金融支撑。

宏观经济金融市场保持较好发展态势

2018年已经过去大半,我国宏观经济金融运行平稳,各项经济和金融指标符合政府和市场预期,为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向好注入了新鲜血液,也稳住了东亚经济向上发展态势。2018年上半年,全国实现国内生产总值418961亿元,同比增长6.7%;7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7.62万亿元,同比增长8.5%;社会融资规模187.45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0.3%,流动性较为充裕;6月底,我国影子银行资产占GDP的比例降至73%左右,影子银行活动继续缩减;全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得到较好控制;宏观杠杆率总体趋稳,企业和政府部门杠杆率下降,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明显回落,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速率边际放缓;前7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9万亿元,同比增长17.1%,经济结构更加优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股票债券等资本市场健康运行;脱贫人口不断增加,收入和消费基尼系数持续下降,其他主要经济金融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

稳住了全球政治经济格局

2018年是全球风云突变的一年。从外部环境来看,全球地缘政治更加紧张,叙利亚再度出现危机,伊朗面临战争风险,中东多次成为争锋焦点,北约东扩仍在继续,欧美与俄罗斯的军事紧张程度有增无减;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较大,美元汇率走强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产生强烈冲击,英国脱欧面临的不确定性较大,日本经济又一次经受挫折,德法是否能够引领欧盟未来健康发展还是未知数。未来时期,世界将面临经济、科技、文化和军事等方面的历史考验,全球是否在2019年和不久的将来会经历一场经济金融危机灾难,战争硝烟是否局部蔓延,美国四处挥舞经贸关税大棒是否能让他国经济低迷萧条还未可知。

然而,中国在积极主动管控中美经贸分歧时所展示的高姿态已经得到美国民众、企业甚至是政府官员的广泛赞誉。这也说明美国对中国发动的一连串经贸制裁不得民心,也是逆时代潮流而动,终将以失败告终。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关系,党中央高瞻远瞩、沉着冷静、智慧谋划,以“博鳌论坛”为战略起点,积极加强与各国经贸等领域的沟通和交流,组织了一系列多边经贸活动,出台了一系列对外开放和互惠互利政策,开展了与欧盟、日韩、东盟、“一带一路”、“金砖国家”、非洲朋友、拉美和海湾国家等一大批经济体、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产业链、投融资、民族认同、文化交流、贸易、金融、安全、科技等合作,主动谋求朝鲜半岛无核化,妥善消解了国际经贸摩擦和地缘政治争议等带来的全球风险。

从相关数据来看,前7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6.72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8.6%;贸易顺差虽然收窄,但仍达到1.06万亿元;对欧盟、美国、东盟和日本等主要市场进出口均增长,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中美贸易总值为2.29万亿元,其中对美国出口1.66万亿元,增长5.6%;对美贸易顺差扩大了6.4%。与此相反的是,美国7月份贸易逆差创3年多最大增幅,贸易逆差为722亿美元,环比增长6.3%,并有继续恶化的趋势;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虚高,泡沫严重;利率高企,经济和金融风险较大。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面对世界秩序百年大变局,需要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良好作风,前瞻性地加强国际形势的研判,对国际经济政治秩序的重构要做到心里有底,对经济、金融、军事欺凌要做到反击有力;对防范化解国内重大金融风险要善于作为、敢于作为、勇于作为。

第一,美国的地缘政治思维惯性不可能在短期内有所改变,美国对其他大国崛起的遏制只会加强不会减弱。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美国正在将中国作为经贸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企图遏制中国经济实力的超越。

第二,客观看待当前中美的实力对比,努力跨域“中等收入陷阱”,同时也要防范经济军事强国以“修昔底德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为借口抹黑和攻击我国。当前,在人均GDP、科技创新、军事实力等指标方面,我国与美国还存在较大差异,且正处于由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等收入国家的时期,应进一步认识到中美差距仍是最大发展中国家与最大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中国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建设还有待继续深入。

第三,继续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为实体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当前,我国将政策重点转向高质量增长,经济结构正面临调整和转换的“阵痛期”,有的结构性矛盾逐步释放,在外部环境趋向复杂的过程中将会产生叠加效应。同时,宏观杠杆率依然较高,新一代居民储蓄率存在下降迹象,去杠杆任务依然较重,房地产价格依然较高,容易成为金融困境的导火索;地方隐形债务容易成为区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来源;主要汇率如果大幅波动,对我国金融周期的影响将较大;影子银行、非法集资、资金外流、金融网络犯罪等问题依然存在。从当前来看,美国发动的全球贸易战的弊端依然较多,可能拖累全球经济的发展,会影响我国外向型经济,会减慢全球和中美的GDP增速。这都需要继续推进我国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不断健全金融监管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双支柱金融监管规则,积极加强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风险防范,积极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的血液和保障。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