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潍坊:多希望保险再拉一把!
中国保险报网 2018-09-07 10:19:08

□特派记者 姚慧发自山东潍坊

8月19日前后,台风“摩羯”“温比亚”过境山东,潍坊地区降下47年以来未曾有过的大暴雨,加之几座水库防汛泄洪,使横贯潍坊全境、一向温顺的潍河与弥河瞬间变成咆哮的水龙,在沿河流域的一个个村庄、一片片田野、一座座产业园肆虐。

滚滚洪水涌进潍坊市11个县市区的98个镇街、900多个村庄,淹没了14.25万公顷庄稼地,冲毁冲塌了上万间房屋,致147.69万人受灾,死亡10人,失踪6人,紧急转移安置17.08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3.17万人……

最令人痛心的是菜农梦碎。曾给潍坊带来“蔬菜之乡”美誉的22万个蔬菜大棚,几乎全部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102.9万亩大棚菜受灾,59.3万亩成灾,27.7万亩绝收,加上大棚坍塌、设备及物料被泡造成的损失,几十万菜农辛勤劳作“半辈子的积蓄”瞬间打了水漂。

抗洪救灾、生产自救,成了响彻昌潍大地的最强音!灾后潍坊,好希望保险拉一把!

8月31日,保险查勘员在位于山东潍坊的坊子区葫芦埠李家村受灾大棚内现场查勘。记者 史方舟/摄

响应救灾号令,应赔尽赔抓紧赔

《中国保险报》记者在潍坊市减灾委员会解到,洪涝灾害发生后,潍坊市先后启动自然灾害救助应急三级、二级、一级响应;省政府启动三级救灾应急响应,8月22日18时提升为省二级救灾应急响应;国家启动四级救灾应急响应。

面对罕见的大暴雨灾害,山东保险业挺身而出,积极配合当地政府抗洪救灾,“应赔尽赔抓紧赔”成了各家保险机构的一致行动。

8月20日中午,青州市政府接到王坟镇群众紧急救援报告:山区6个农民遭洪水围困,十分危险。直升机救援成为现场救援方式首选。灾情就是命令!人保财险潍坊市分公司迅速响应青州市政府号召,联合上海金汇通航山东分公司紧急派出金汇救援直升机AW139,前往王坟镇大山深处执行救援任务,当天将受困的6人成功救出。

8月22日,人保财险潍坊市分公司又动用直升机参与青州市救灾物资投放,先后调用AW119、AW139两架直升机赶赴灾区,义务提供救援服务,将救援物资投放至王坟镇西股村及周边村庄,运输生活物资200余件,帮助村民解决一时生活急需。

8月31日,青州金潮来食品有限公司收到太平洋产险潍坊中心支公司700万元保险赔款。这是截至记者发稿时,潍坊灾后的单笔最大赔款。金潮来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蒋红喜告诉记者,他们公司7月17日投保了财产综合险,保额2194.58万元,承保标的为房屋建筑物、机器设备、办公用品和存货。没想到刚过一个月,一场大灾就来了,全部生产设施过水,原材物料泡毁,各方面损失过千万元。险情发生后,太平洋产险启动“专享赔”服务,总、分公司会同潍坊当地机构,第一时间派出理赔人员到现场查勘,仅用9天时间,就兑现了700万元赔款。

灾后,太平洋产险通过出动无人机、邀请北京遥感专家采集卫星遥感数据确定潍坊市玉米受损或绝产情况,还组织了50多人的农险查勘队伍参与寿光农险的理赔查勘工作。

太平财险山东分公司今年在潍坊安丘承保玉米种植保险3100亩、桃种植保险2300亩,在青州、临朐承保商业性大棚樱桃种植保险218亩,在潍坊城区、青州和临朐承保育肥猪与能繁母猪养殖保险1.28万头。受灾后,青州、临朐大棚樱桃种植保险报案5起,预估赔付7万元;安丘玉米种植保险报案1800亩,预估赔付15万元。目前,太平财险山东分公司正在全力以赴展开快速理赔工作。

8月19日晚上,突如其来的洪灾让昌乐县红河镇清泉村养猪场场长胡先春痛心难忘。洪水不仅让他身陷险境,还冲走了他养殖的851头正要出栏的肥猪。胡先春想起去年为猪买保险的事,马上联系承保企业中华财险山东分公司。经保险公司现场查勘,定损理赔36.64万元。

目前,中华财险潍坊中心支公司承保的种植险,有68个村计5000亩玉米报案,5个村计100亩花生报案,均已查勘完毕,待损失率确定后将尽快给予赔付。该公司承保的养殖险,有10头能繁母猪报案,1353头育肥猪报案,已全部赔付完毕,赔款金额分别为1万元和45.68万元。

泰山保险预付赔款助企业恢复生产。救灾中,泰山保险共接到报案1757件,总体估损金额约6850万元。其中,公司承保区域农作物受灾4万多亩,估损金额约5400万元。该公司组织人员和车辆深入潍坊等受灾地区田间地头,查勘现场,核实受损情况,协助、配合当地政府及受灾群众做好应急理赔工作。一家纺织企业损失数额较大,泰山保险预付100万元帮助该企业尽快恢复生产,减少损失。对因水淹报案的83笔车险案件,泰山保险采取措施快速理赔,大部分案件已经结案。

抗洪救灾中,潍坊市保险行业协会成为连接政府与保险的桥梁。该协会秘书长宋国伦介绍,灾害前潍坊保险业共承保潍坊地区玉米274万亩、桃7723亩、烟草8万亩、公益林69万亩、温室大棚901亩、花生和棉花8.5万亩,保费共计6425万元;承保能繁母猪13万头、育肥猪245万头、奶牛1.48万头;承保潍坊地区民生综合保险(自然灾害公众责任保险和自然灾害家庭房屋保险)924万人、282万户,保费2413万元。

通过及时开通保险理赔绿色通道、提高查勘定损和保险赔付效率,潍坊保险业突出抓好重点险种理赔工作。截至9月5日,与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农业保险、大棚保险、民生综合保险、扶贫特惠保险、养殖保险等险种,基本做到受理、查勘、定损、理赔“四优先”,为受灾群众提供了“有温度”的保险服务。比如农业保险方面,种植业已经查勘40万亩,初步估损金额1.2亿元,其中大棚保险赔付28.5万元,玉米第一次查勘已经基本结束,后期需要二次查勘后再确定受灾情况。养殖业保险方面,能繁母猪、育肥猪、奶牛等已经查勘37813头,估损金额555.1万元,已赔付203万元,其中,能繁母猪111.4万元已经全部赔付完毕。车险方面已查勘3586辆,估损金额5126万元,已经赔付2011万元。财产险方面已查勘企财险、家财险6404件次,估损金额5790万元,已经赔付1418万元。人身险接到报案28起,目前已赔付24起,赔付110.56万元。民生综合保险的查勘、定损工作在有序进行。

蔬菜大棚损毁,空档期无缘获赔

水灾过后,安华农险山东分公司总经理张丽华迅速带人来到潍坊市坊子区,为投保了蔬菜大棚保险的金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理赔。张丽华告诉记者,金润农科公司于2018年4月投保了为期一年的政策性蔬菜大棚保险,参保大棚106个,面积207亩,自交保费4.14万元,享受财政补贴4.14万元。水灾中有69个大棚棚膜受损,19个大棚墙体倒塌,棚内水淹西红柿苗23.8万棵,经现场核损定损,最终确定理赔金额28.5万元。记者在现场看到,安华农险山东分公司除了及时足额理赔,还给金润农科公司捐赠了4万余元的抗灾物资,包括抽水泵、化肥等。

9月2日,水灾发生已十多天,位于寿光市纪台镇任家村的大棚内仍有一米多深的积水。图为种植户在进行清理、排水。 记者 史方舟/摄

大棚遭灾,菜农好希望保险拉一把。可万万没有想到,金润农科公司大棚保险获赔案竟成“潍坊绝唱”。因为,在潍坊全市再也找不到谁家的大棚还有保险,还能理赔。

寿光市纪台镇,是“温比亚”过后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该镇任家村的关峰种苗专业合作社共有16个大棚,有两个还是智能化的,种植面积近300亩。“大棚全淹了,灌进来的水有三四米深,来不及抽排,4个大棚已经完全坍塌,每个大棚直接损失差不多20万元。”合作社老板王关峰说。

在一个正在排水的大棚里,记者看到,满棚的茄子苗泡水后都烂了,弥漫着一股臭味。

“仅几个大棚的茄子苗,我就损失了180万元。”王关峰语气沉重,“我们干的是订单农业,这批茄子苗是云南客商预定的,合同总额180万元,人家预付了35万元。眼看就要发货了,发了大水,苗子全毁啦。”

寿光市农业局的数据显示,寿光全市温室大棚数量为14.7万个,此次受灾数量约为10.6万个,受灾比例超过2/3。“翻修一个大棚比新建还费工、费时、费钱。”王关峰介绍,“我的这些大棚,还有水没排净的,有的积水达一米多深。等水退净了,地全干了,才能翻修大棚,恢复生产。看来今年秋季没戏了,得等明年开春啦。误了农时不说,恢复生产我上哪淘换钱去?十里八乡全遭灾,大家都缺钱。要是有保险公司的赔偿就好了,办不了大事总能救急啊。”

记者了解到,王关峰和乡亲们去年12月份曾买过大棚保险,政策补贴的那种,共为120个大棚上了保险。大棚每亩保额2万余元,其中保棚膜2000元,保钢架9000元,保墙体6000元,保草苫(保温被)1800元,保棚内作物1800元。

“菜农个人掏200元,财政补贴200元,出险了能拿到2万多元赔付,可惜挺好的事没办好。”王关峰所说的“没办好”,是指他买的旧款保险合同期只有8个月,今年7月份满期,同类新款保险要到9月份才能续办。

“空档期赶上大暴雨,受灾最重的菜农沾不上保险的一点光,无缘获赔,真是太冤太惨了!”说这话时,王关峰一脸的惆怅与无奈。

旁边站着的其他菜农干脆不吭声,因为大家都没买过保险,面对天灾只能干瞪眼。

生猪养殖泡汤,打破常规顶格赔

与蔬菜大棚户王关峰的遭遇截然不同,水灾过后,潍坊市生猪养殖户的保险理赔大都“闪速”进行。而且,在查勘定损方面打破了常规,特事特办,争分夺秒。

截至记者发稿,潍坊市能繁母猪、育肥猪出险报案37667头,已经全部查勘,估损金额555.1万元,已赔付198.2万元。其中,能繁母猪赔付款111.4万元已全部支付到账。

9月2日,记者沿着偏僻的乡间小路,来到寿光市营口镇刘老板开办的猪场采访。虽说淹死的猪掩埋了,猪场周围还是恶臭弥漫。

“成猪都长到200斤左右了,马上就要卖的。一场大雨淹死500多头,还有百十头小猪也溺水死了。侥幸活下来的80头育肥猪一点也不欢实,不吃不喝的。有一头母猪水淹后早产,小猪仔得靠人帮衬着照顾。”刘老板告诉记者,这次水灾他直接损失80多万元,主要是猪溺死,还有饲料和猪舍的损失。这几年生猪行情时好时坏,养800头猪一年赚20来万元很是不易,一场大雨把他4年的“进项”全冲跑了。

“那天下午,村委会紧急通知撤离,我把猪场门一关就走。等我回来,发现猪场里满地躺着死猪。我住的板房,纤维板隔墙硬是被猪拱出几个大洞,那是猪逃生时拼命挣扎留下的,想想就很惨。”刘老板回忆说。

在寿光市营里镇北陈家村,生猪养殖户陈晓亮的遭遇跟刘老板相似。陈晓亮养猪3年,猪场规模从百十头好不容易扩展到400余头。

“好年景一年能看10万元毛利。这场雨让我总计损失有30万元,生猪存栏又回到了起步时的百十头,其余的有的淹死了,有的跑失了,3年算是白干了。” 陈晓亮说,他是村里的会计,抗灾中首先要忙全村百姓的事,等他抽空回到养猪场,发现圈里的猪死的死、跑的跑,猪舍也泡得不能用了。陈晓亮划着小船把活着的百十头猪救出来,寄养在朋友的猪舍里。“等设法筹钱修好猪舍,一切从头再来。”他说。

寿光市生猪养殖户的不幸遭遇,给人保财险寿光市支公司、国寿财险寿光市支公司员工以极大震撼。为了抚慰受损养猪户,更为了让生猪养殖业尽快恢复活力,两家保险机构农险理赔岗的工作人员连续两周放弃休息,逐村逐户地上门查看登记生猪存栏情况。平时处理病死猪出险索赔,要逐个核对猪耳环编码,然后查证其无害化处理信息再行赔付。大灾打破了这个日常程序:一个村上万头死猪或漂浮水面,或横尸街头,为了控制疫情和次生灾害,必须迅速将死猪就地掩埋或运走进行无害化处理,容不得半分耽搁。

面对险情,负责全市70%生猪保险份额的人保财险寿光市支公司,果断采取了“以活猪数量反证死猪数量”的变通查勘办法,即以当地畜牧防疫站留存的生猪存栏原始登记为准,减去存活数量,初步确定死亡数量;然后根据原始登记时对生猪测量的长度,加上其生长周期等因素,判断其溺亡或跑失时的身体长度;再按照仔猪、幼猪、成猪、出栏猪4个标准,分别给予损失认定和赔付。

“由于见不到个体的猪,仅是靠推断,理赔尺度往往会有所放宽,有的甚至是顶格赔付。”人保财险寿光市支公司农险部主任周俊武说,“急事急办,特事特办。经报上级公司同意,这个理赔办法很快见到实效。目前,经过查勘确认的能繁母猪死亡赔付,我们已全部完成。大部分生猪溺亡、跑失的理赔款也已经发放到户,基本做到了养殖保险优先受理、优先查勘、优先定损、优先理赔,尽最大努力帮助受灾群众尽快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

保险诸多空白,损失惨重没得赔

在这次抵御台风“摩羯”“温比亚”的抗洪救灾中,鉴于寿光蔬菜基地对全国及北京菜篮子的独特影响力,许多媒体不约而同聚焦于寿光蔬菜大棚。不错,寿光蔬菜大棚的洪涝之殇无论是数量还是程度,都可谓之惨烈,而且无以弥补。若以每个大棚平均需要3万元施以灾后修缮,寿光的10.6万个受损大棚需要资金30多亿元。

然而,洪涝灾害让人一夜间由富变穷的远不止寿光大棚这一个行当。那些保险存在空白、风险无从分散的企业和个人,面对巨额损失无不扼腕顿足,个别人甚至连死的心都有,比如散布于潍坊各地的家禽养殖业、寿光羊口的卤水制盐业、沿海滩涂的对虾养殖业……

据潍坊当地媒体报道,近期的洪涝灾害使潍坊养殖业蒙受巨损,全市溺亡生猪、家禽等畜禽421.4万头(只),其中生猪7.4万头,其它则是鸡、鸭、鹅等家禽。在受灾最严重的寿光市,591个养殖场溺亡畜禽约217.4万头(只),占了潍坊市溺亡畜禽的一半。更有来自无害化处理场的消息称,这些天以来,潍坊全市无害化处理的畜禽折合重量约5000吨,估计直接经济损失2亿元以上。其中除了育肥猪327万头、能繁母猪12万头、奶牛1万头有相关政策性保险或商业保险给予适当赔偿,其他行当的重大损失如何弥补,尚不得而知。

8月27日16时,寿光市台头镇三座楼村鸡宝宝养殖场里,畜牧兽医站防疫人员身着全套防护服,背着喷洒设备,手拿喷杆对过往车辆和人员逐一喷洒消毒。这是因为,8月20日,鸡宝宝养殖场涌进深达1.5米的洪水,淹没了只有0.5米高的鸡舍,淹死了这里饲养的24万只鸡。

“我们统共养了75万只鸡,溺亡占1/3。”鸡宝宝养殖场经理董智胜说,“整整两天时间,我们集中精力,把所有溺亡的鸡就地掩埋,并进行消毒,覆盖上生石灰、泥土。”至于如何弥补损失,董智胜说:“继续养,慢慢挣,别无法。”

寿光市上口镇小营村王姊云夫妇饲养的5000只狐狸,水灾中死的死、逃的逃。王姊云告诉记者,从8月22日开始,镇里出动了几辆车,把几千只死狐狸都拉走了,防疫人员消毒了两天,留下了一些药物,让她每天继续喷洒。

“我从2013年开始养狐狸,投入资金300万元。遭灾后每只成年狐狸的售价抬高到1000多块,有些村民捡到了活的狐狸,我就以每只200元的价格回购。没想到回购的狐狸不吃食、光咳嗽,又死了七八十只。洪灾已让我一无所有,不过,我还是相对乐观的。”王姊云说,“狐狸场属于特种养殖,我去镇上咨询,听说银行会支持一部分无息贷款,等着吧。以后要是能买保险就放心了。”

位于寿光北部的羊口镇现有卤水盐田20万亩,年产原盐200万吨、溴素2万吨,是我国为数不多的优质地下卤水矿床。走进羊口镇,即可看到一望无垠的网格式盐田和一座座酷似山包隆起的盐坨。开埠于1864年的羊口镇,保留着鲁北地区典型的渔盐港风貌。国家鼓励社会资本进入食盐生产领域后,一些社会资本通过投资入股、联合投资、企业重组等方式,与羊口镇现有盐业定点生产企业合作。

“别小看这些盐坨,一个足有千吨重。卤水盐价格稳中有升,许多企业惜售囤货,于是羊口镇便堆起了许多含有社会资本成分的盐坨。”国寿财险寿光市支公司副总经理孙慧杰说。

今年53岁的丁宝金,在羊口镇有盐田百亩。他知道洪水要来,但没想到大得不可想像。洪水来临前,丁宝金指挥工人将数十个盐池上的塑苫全部进行了加封。大暴雨那夜,他盯在盐场守候。洪水涌进附近村庄,没有袭扰盐田。第二天清晨,当丁宝金准备撤离时,洪水来了。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和他人的数万亩盐田被洪水淹没。塑苫全被洪水撕裂,一些堆积在盐田旁边的盐坨开始进水。晒好的食盐出自水,但最怕水。当洪水逐渐退却后,丁宝金发现底部进水的一些盐坨开始融化。

“我一位朋友只为蒙盖盐田的塑苫入了保险,拿到近10万元损失赔偿。可他无法加入保险的几个盐坨被大水融化了,估损近600万元。”丁宝金替他的朋友感到难过。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