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平坎坷成大道 逐鹿海外竞风流
勘探开发研究院海外市场20年开拓历程纪实
2018-09-06 11:13:40

纵观历史,克拉玛依油田63年的荣光与辉煌,离不开勘探开发研究院一代又一代科研将士们的付出,他们是这个舞台的主角。


艾尼(右三)在海外为年轻科研人传授技术知识。


然而,广大科研将士的舞台却不仅仅是克拉玛依油田。


凭着自身实力和勇气,自1998年开始,勘探开发研究院的科研骨干出征国外,他们肩负使命,走出克拉玛依、走出新疆、走出中国,勇敢地打开了国际市场的大门。


在艰辛的付出后,他们不仅在企业效益和市场拓展上收获了累累硕果,更用实力在外国人面前兑现了“中国人行!”的铮铮誓言。


相比勘探开发研究院60年的历史,20年逐鹿海外市场的历程不算长,但我们却有足够理由记住这些敢“第一个吃螃蟹”的科研勇士。


历史机遇


在勘探开发研究院走过坎坷而辉煌的60年中,1998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是一个永远需要载入史册的年份。


这一年,研究院走出了国门,首次承担了国外大油气田的开发调整方案编制。


“扎纳若尔”项目隶属于集团公司在海外承担的第二大项目,扎纳若尔油田方案是该项目的关键方案,直接为集团公司控股的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服务。方案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集团公司在哈萨克斯坦投资的成败。


1998年5月,中哈关于方案编制的谈判开始。


苏联解体前,阿克纠宾股份公司依靠俄罗斯东方研究院提供技术支持,在哈国专家和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的头脑中,只有西方国家的实力是可以信任的。


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完成如此大的油田开发调整方案,中国人行吗?哈方不信任的目光和言语,让参加谈判的中方代表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而阿克纠宾股份公司的中方人员认为,目前中国的技术水平远远高于前苏联油田开发的技术水平,认定该油田今后的开发要采用中国的技术。 


谈判陷入僵局,经过多次交涉后公司高级管理层勉强同意方案由中国人来编。


1998年6月15日,双方正式在合同上签字。承担扎纳若尔凝析油气田开发调整方案编制任务的勘探开发研究院憋了一口气:“一定要编制好这个方案,树立起中国人是有能力的形象。”


扎纳若尔是哈萨克斯坦西部的一个大型整装碳酸岩盐油气田,是一个已经开发了十多年的老油田,面临着地层能量下降、产量逐年递减等严重问题。


即使是在对该油田比较了解的情况下,按正常速度完成400万吨油田的方案编制,至少需要3年时间,但合同规定,时间仅为一年,更何况我们的科研人员对碳酸岩盐的了解为零!


第一桶金


由于哈方油田的管理和方案是分离的,有关资料散落各处,能找到的仅仅是部分原始资料和二手资料。


为到现场核对资料,研究院总地质师杨瑞麒和地质组的科研人员,每天要坐车在哈萨克斯坦的戈壁滩上颠簸10多个小时,由于急缺蔬菜,他们都得了口腔溃疡。


由于资料的机密性,不能随意出关,又因为当时办公条件的限制,他们想尽各种办法把大量的原始资料进行复制,他们日夜加班,把公司的资料翻了个底朝天,尽量把资料收集齐全。


为了把资料带回国内研究,他们与哈方协商,向哈国保密委员会上报,经过层层审批、备案,资料最后才能出海关。为此,他们在中哈之间往返了5次。


1999年春节,资料的收集、翻译、整理、录入、建库工作基本完成。这时距离提交正式方案只有半年时间。


在正常情况下,方案编制是按照地质研究、动态研究、数值模拟这个程序进行的,由于时间紧迫,研究院打破常规,地质研究和动态研究几乎同时进行,即便面对反反复复的修改,项目组成员没有一丝埋怨。


对于承担了编制扎纳若尔油气田开发调整方案的研究院科研人员来说,对油藏的不了解、资料的收集难都不是问题,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时间!解决办法也只有一个——加班!


经过粗略统计,在半年时间里,项目组成员加班时间最多的达1120多个小时,最少的也有640多个小时。


当年11月,方案编制工作按照合同规定如期完成。该方案在现场实施后,先投产的15口井都是高产井,哈萨克斯坦里海研究院院长阿曼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用了中国人编制的方案,单井产量比俄罗斯研究院的还高?


杨瑞麒给阿曼的回答是:“我们的方案更贴近你们油田的实际。”


研究院完成的扎纳若尔油田方案编制项目作为龙头项目,为克拉玛依油田掘得了逐鹿海外市场的第一桶金。


先头部队


研究院开发研究所副所长、扎纳若尔项目油藏工程方案负责人刘顺生说,扎纳若尔油气田开发方案是该院所做的第一个大型碳酸岩盐油气田开发方案,是一个综合性的、很全面的大型研究项目。在方案的编制过程中,通过几次评审,方案研究人员从中深受启发,我们的技术和研究水平得到了提高。同时,我们也了解了国际项目的运作方式。


这是新疆油田第一次向国外的技术输出, 这个方案既代表了新疆油田的水平,也在某些方面代表了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水平。


      此后,服务哈国油田市场的大门打开了——


研究院编制的方案技术含量很高,从而使新疆石油管理局的钻井、油建、测井、试油6个油田技术服务单位从1998年相继走出国门,闯入国际市场。


2008年9月,中石油在新疆油田设立了海外技术支持中心。


2008年12月28日,新疆油田公司在勘探开发研究院专门成立了中亚油气研究所,作为新疆油田公司对中亚各国对口技术支持的窗口。


作为“窗口”, 中亚油气研究所肩负着两大责任使命:支持集团公司中亚油气快速发展和助力克拉玛依地方企业走向海外。


凡事事在人为,服务油田的市场大门打开了,中亚所的项目科研人员需要暂时扎根这个陌生的国度里。家里的孩子小顾不上管,就送到父母家;新婚以及恋爱中的年轻人都放弃了花前月下的浪漫;有病的拖着没时间治疗……项目组每个成员都克服了自身和家庭的苦难,全身心地投到了这片热土上。


王宁,是海外技术支持的先锋代表,大多数人像他一样,在踏入哈国起,便以积极的心态迅速融入到全新环境中,逐渐研制成了适应合作方的编制方案。


可工作之外,没有什么能比思乡和寂寞更难忍耐了。当夜幕降临,王宁总是望着信号塔上空的点点繁星陷入深深的思念,他已经连续3个月没有见家人了,他再一次为没有照顾年迈的父母而内疚,再一次为错过女儿的生日而自责,再一次为没有分担妻子的压力而愧欠……


同样作为在国外工作的石油将士潘国华,因错过了孩子的出生和成长,等他回到孩子身边时,一句童真的“你是谁”扎得心绞痛;又因为工作,姚全敏、季卫民等人没有来得及看妈妈最后一眼,子欲养而亲不待,成为了毕生的遗憾……


勘探开发研究院党委书记孟照旭最了解石油将士们的苦楚,他认为他能做的,就是将海外员工们的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去对待,让将士们放心,同时积极在海外建设“家”文化,让海外员工们有归属感、安全感、使命感。


“为了减少海外员工的后顾之忧,他们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们掌握了所有海外员工家属的情况,帮家人挑选礼物、为孩子庆祝生日、帮忙照顾生病老人,常联系、常走动,将家属的困难记在心上,将排忧解难落到行动上。”孟照旭说道。


院领导对家属们的关心,使远在海外的他们心中感到慰藉,在思念“小家”的同时,更加坚定了要经营好“哈国这一大家庭”的决心。先头部队的石油将士们,集中精力,充分发挥个人潜能,为海外事业贡献力量,为后来者做积极榜样。


事在人为,为在于心,此后,勘探开发研究院海外技术支持工作因将士们的不懈努力,使得领域越发扩大。


目前,该所已经形成了海外现场支持和国内项目研究相互支撑的一体化工作模式,他们的各项科研成果和技术支持工作,得到了中油集团哈萨克斯坦公司的高度评价。


开花结果


五十多岁的扎纳若尔油田因克拉玛依人的存在延续着青春。


2009年,第一任所长喻克全带领第一批中亚油气研究所的精英们,来到哈萨克斯坦,他们凭借先进的开发理念和技术,促使阿克纠宾公司原油产量于2009当年便突破600万吨大关,2011年达628万吨。


扎纳若尔油田是中油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公司主力油气生产区块,其主体开发区外围储层物性差、油层厚度薄、非均质性严重,这造成区域内储量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动用。


其中,这个油田的肯基亚克盐上稠油油藏,是最早开发的区块,目前已进入开发中后期,停产井多、含水高、单井产油水平低、局部井距过大。


对于肯基亚克盐上油藏,他们采取的是“采用水平井技术实现老区井网加密调整”的方法。方法应用后,已完钻的水平井平均油层钻遇率达到97%,试油效果显著,单井日产是当地直井产量的六七倍以上。


海外油气合作先进集体牌匾。 


这一成功,有效拓展了海外市场的发展空间。


2014年,中亚所科研人员围绕“提高稠油热采效果和有效动用稠油开发潜力资源”这一主题,针对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地区KMK石油股份公司开发存在的主要问题,不断强化稠油油田地质基础研究,优化制定了一系列技术对策,在剩余油潜力区实施加密和扩边调整开发,使老区新钻水平井平均单井产油量达到15吨以上。


同年,科研人员把扎纳若尔油田的低产油井上返转为采气井,使该油田成为了油气田,进入了由过去单一的原油生产变为油气并举的新时代。目前,扎纳若尔油气田已成为已建的中哈天然气管线二期工程的主供气源地。


在为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公司解决问题期间,中亚所科研精英们让油田焕发“第二春”的能力,渐渐地得到了其他公司的关注。


2011年,哈萨克斯坦PKKR公司发出邀请,希望中亚所能够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工作。


在中亚所成立PK项目组到哈萨克斯坦PKKR公司做技术支持以后,形成了针对PKKR公司的勘探开发一体化、地质工程一体化、技术经济一体化的技术支持模式,先后发现了Ket-8井区、KB-37井区等11个油气藏,确保该油田又连续4年稳产300万吨以上。


在技术支持期间,PK项目组还本着降本增效的理念,在试采初期就提前进行地面工程方案规划设计这一举,为油田及时转开发奠定了基础,并提前9个月结束单井拉油的历史,总共节约拉油费用492万美元。


由此以来,甲方对PK项目组的工作再次高度认可,拉紧了互相信任的纽带。


2013年,PK项目组又大胆提出了“西吐孜库尔油田百万吨产能建设规划”。


之所以说它大胆,是因为在哈方看来,这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事!只有15口探井和评价井,年产量能凑凑合合达10万吨就很不错的油田,怎么可能还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呢?


PK项目组却提出:在仅仅只有15口探井和评价井的基础上,整体部署320口井,同时通过其他措施手段来实现“百万吨产能建设”计划。这看似“疯狂的计划”让PKKR公司抱有担心和怀疑,但出于前期积累的信任,还是交给了PK项目组大胆干的权利。


不负众望,PK项目组后来通过整体部署、分批实施,在该油田还没有转开发的情况下,使年产量就达到了56万吨!油田规模与初期预测基本一致,并成为了PKKR公司主力产量贡献区及最大资源接替区。


再次唤起“老弱病残”油田的第二春,这让哈国当地管理层对中亚所的石油工程专家们“妙手回春”的能力更加的肯定,且无比的信赖。


PK技术支持组7年多的付出,对中石油海外能源战略做出了贡献,同时为新疆油田相关技术服务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奠定了坚实基础。


近年来,中亚所海内外市场喜讯频传,除了原有的哈萨克斯坦、老市场不断发展壮大以外,还在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相继打开市场局面,拿到市场份额,并成立技术支持组。目前,中亚所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及国内4个国家、7个地区,服务于中油国际阿克纠宾公司、中油公司KMK公司、中油国际PK公司、中油国际ADM公司、乌兹别克斯坦新丝路公司、新疆鸿泽矿业公司等9个公司,承担着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股份公司、PKKR公司、中油KMK公司等所辖32个油气田的现场生产管理及跟踪研究等技术支持工作。


2018年1月,中油国际阿克纠宾公司、中油公司KMK公司、中油国际PK公司、中油国际ADM公司发来感谢信,对中亚所ADM技术支持组在2017年为ADM公司开发生产工作所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2017年12月6日,KMK石油股份公司获得哈萨克斯坦“最佳社会责任企业”称号,该公司总经理也得到了哈萨克斯坦总统的接见。


全面延伸


2013年11月6日上午,在中油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研究院会议室里,“GPT油藏描述软件操作培训”开课。


中亚所高级工程师季卫民用三天的时间向自己的甲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研究院的6名科研人员授课。


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研究院院长关维东道出了他们院对中亚所的期望:“在做好油气田技术支持服务的同时,协助阿克纠宾公司建设好开发协同工作环境。”


对于这种服务,时任中亚所所长的程显胜认为,这不仅是现场技术支持工作的一个延伸,也为科研项目的技术转化及今后双方更广泛的合作奠定了基础。


从去年到今年,中亚所应马达加斯加石油公司、伊朗石油公司等公司邀请,该所组成专家团队在北京同马达加斯加项目技术团队进行了交流。


会上,外方对中亚所的技术实力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对新疆浅层稠油开发取得的成果表示认可和赞赏,并提出了合作意愿,希望后期加强合作,以实现“双赢”。

4月中旬,中油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公司又发来邮件:“……为阿克纠宾公司76号合同延期做准备,诚邀贵公司承担肯基亚克岩上调整方案编制研究工作……”


油田公司分管海外工作的副总经理在会上激动地说:“这是油田公司海外工作人员不辞辛苦,经历10余年的回报,是海外技术支持队伍攻坚克难奋斗的结果,是对海外服务团队认可度、满意率极佳的体现!”


4月下旬,中亚油气研究所在北京与北京安控公司就哈国南柯扎油田开发可行性进行了技术交流,双方在会上达成进一步编制开发方案的意向。这意味着中亚所的业务范围已拓展到哈国最大石油城阿特劳州,实现哈萨克斯坦阿克托别州、克孜勒奥尔达州、阿克套州、阿特劳州四大石油城业务区域全覆盖。


服务内容、业务范围的顺利拓展与延伸得益于勘探开发研究院中亚油气研究所从未放松过的“充电”与“补钙”,即基础研究能力的提升。


一路走来,中亚所的领导团队意识到,想要海外业务不断延伸,还需加强科技的支撑。


自2017年,该所创建了海外数据库和外文翻译库,帮助我方人员尽快掌握语言,提高学习和沟通能力,使我方与外方彼此打破专业语言障碍,实现互通互懂的目标,从而提高双方人员拓展业务信息的时效性。


据了解,建立“两库”是该所今年重点工作之一,未来,将持续为“两库”大量录入英汉、俄汉词库和报告和其他国家地区的油气田基础数据,并进一步改进软件系统,为搭建海外油气田咨询中心创造基础。


踏平坎坷成大道,逐鹿海外竞风流。


20年来,勘探开发研究院中亚油气研究所的科研将士继承发扬海外创业的光荣传统,舍家忘我,一往无前,克服了重重困难,经历了无数考验,不仅一个个油气合作项目在海外落地开花,更让外国专家向中国人竖起了大拇指!


可以说,过去的20年,是科研将士励精图治、众志成城、艰苦创业、与时俱进、奋发有为的20年。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人生处处充满机遇,但往往也布满挑战,站在国际的舞台上,中亚油气研究所的广大科研人员将继续做大做强中亚油气市场、发展壮大北美油气市场、培育发展巴基斯坦和伊朗油气市场。


任何严峻的挑战都将是他们成功的起点,他们必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最耀眼的明珠!(克拉玛依日报全媒体记者 常钰君 通讯员 王 蕾)


(本人涉及人物职务均为时任职务)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