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环小学教师张燕妮39岁那年迎来新的教学挑战,到柬埔寨金边援教
梧州零距离 2018-09-11 18:32:56

西江都市报记者 谢韵 通讯员 黎海平

“在金边的第八天。那是一栋漂亮的绿房子,是广肇的正校。我明天将去那儿上课,教一门我在国内没有接触过的课程。”

“在金边的第八十三天。学生得知我春节期间会回中国,很担心,问我还会回来吗?我说,你们喜欢我回来吗?学生又说,当然喜欢你啦。”

……

翻开张燕妮的微信朋友圈,里面满满都是她到柬埔寨金边援教的点滴体悟。她说,这些朋友圈的小日记是写给朋友们看的,让他们知道自己在金边一切安好,也能记录自己这次有意义的外国援教之旅。

每周上20到24节课

张燕妮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梧州人,原本在梧州市西环小学任教。39岁那年,在梧州市外事侨务办公室的推荐下,她做了个勇敢的决定——到外国去教中文。“当初,我有点犹豫不决,毕竟那边的生活条件不比家里。”张燕妮说,虽然前路不明,但她还是想尝试这趟未知之旅,收获不同的教学经验。

2017年8月21日,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告别亲友,张燕妮坐上了南宁飞往柬埔寨金边的飞机,开启她在金边广肇公立学校为期一年的援教。

在到达金边的第八天,张燕妮开始给广肇公立学校中学部的学生们教中文会话和习作。对于这次教学,张燕妮在日记中写道:“这是我在国内从来没有过、也绝不可能有的体验。”事实也的确如张燕妮所想,这是一次从零开始的教学。

张燕妮告诉记者,在西环小学她主要负责小学高年级的语文课程。每篇课文所要教授的内容,以及难点、重点,在老师手中的教学参考书都有明确的指导。可在柬埔寨,学生们虽然有统一的教科书,但老师如果照搬教学参考书的内容进行教学,是行不通的。

中文的近义词组较多,初学中文的学生容易混淆。有一次,张燕妮让学生用“贵重”造句,班上就有学生造句:“我是我爸爸妈妈最贵重的孩子。”“这是因为学生们分不清‘贵重’和‘珍贵’的区别。所以我们在备课的时候,要做大量而充足的工作。除了对重、难点的词句进行举例解析,还要对课文里学生有可能混淆的词组进行思考,举一反三。”张燕妮说,相比于原来在国内的教学,出国援教不仅工作内容多了,上课的节数也多了。在国内,小学语文老师一周最多上14节课,可在金边每个中文老师每周一般要上20到24节课。

在广肇公立学校的第一个月,张燕妮白天忙着上课,夜里忙着备课,恨不得一天有36个小时。“一整天下来感觉好累好累啊”,类似的话语,在她那时的微信朋友圈经常可以看到。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思乡之情萦绕于心,张燕妮就会觉得心里更难受。到金边的第二十二天,她在日记里写道:“衾寒入梦,依稀中有种仍在梧州的家的错觉……我想我是想家了。”张燕妮彷徨过,但她最终还是坚定了援教的信心:“既然选择来援教,就应该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让孩子学有所成。”


晚饭过后,张燕妮总是匆匆回到自己的宿舍,进行备课。(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愿意再援教一年

心理上做好了调整,张燕妮便渐渐适应了当地生活,她不仅喜欢上金边这个并不发达又有点热的城市,还喜欢上了那里勤奋好学的学生。

20世纪90年代开始,柬埔寨结束了长期的战争,进入和平与发展的新时期,此后,越来越多中国人到柬埔寨经商。在柬埔寨,当地人除了学习国际通用程度最大的英语外,最热门的外语就是中文。

学生好学,张燕妮也教得用心。在课堂上,她除了给学生们讲授课本上的内容,还将中国的一些古诗词融入课堂。张燕妮说,学生们用的中文教材涉及的古诗词内容很少。“我给他们讲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除了诗句,还讲述王维的经历,解释重阳节的含义。虽然学生们不一定能完全听明白,但是让外国学生多接触中国文化,也是好的。”张燕妮说。

张燕妮一心扑在教学上,没想到,有一天,学校校长竟找到她,说她班上有一名学生在社交网站上连续骂了她三天。这个事情让张燕妮很惊讶,她主动找到那名学生,和他坐下来谈心。原来,那名学生觉得老师对他不像对其他同学那么友好,似乎总在针对他,例如他上课趴桌子,老师就找他谈话。张燕妮与他深入沟通后,对方终于明白到老师的苦心。

“有些学生性格比较敏感,但心思是单纯的。经过那次聊天以后,我这个学生的心结解开了,现在,他还经常让我代购一些中国的东西回金边呢。”张燕妮说,三百多个日夜相处下来,她已经和学生们成了朋友。每次放寒暑假,学生们都会担忧张燕妮回国后便不再来金边。而因为她工作表现优秀,校长还邀请张燕妮继续留校多援教几年。

“明年我女儿就进入高三阶段了,我不希望缺席她人生的重要时刻,所以只能答应校长再援教一年。”张燕妮说,也许两年的教学时间很短,她能教给学生的中文知识不算多,但学生们认可自己,喜欢中国文化,就是对她所付出努力的最大认可。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