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次买“化油”
新青白江 2018-11-02 11:37:19

小时候,我是同弟弟、堂弟跟着奶奶在城厢镇上北街13号公租房里一起生活的。在当时生活条件艰苦的情况下,我真切的感受到食油对我们有多么宝贵。

奶奶每月都要喊我拿着油票和油瓶,去离家不远的沟边上粮站打清油。油票共3张,奶奶、我、弟弟每人一张,每张2两。因为堂弟的户口跟着他妈在金堂县土桥镇,所以,只能6两清油一家4口人食用。我每次去粮站打油的时候,出门前奶奶都要再三叮嘱,叫我拿好瓶子,不要跑,要慢慢走,千万别摔筋斗,否则瓶子摔碎了,漏在地上的清油是捡不起来的,那样一家人一个月就见不到油星了。所以,我每次去打清油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也从来没有出现奶奶所担心的事故。每次去粮站打油,我都喜欢看那个称油的装置,很先进。服务员将瓶子放到出油嘴下面,然后用手刨一下6两的卡键,再摇一摇手柄,6两油就流进瓶子里了,不像酱油那样要用竹提量。

有一年秋天,上北街的经营站门市部卖起了“化油”,因为不需要肉票,就相当于现在的房子不限购一样,全镇的人都疯狂地排队抢购“化油”。所谓“化油”,就是经营站在杀猪剥皮后,将猪皮上连带的一点皮下脂肪刮下来,再熬成猪油。虽然这“化油”并没有猪的板油那么好,但也是油啊!在那个买清油要油票、买猪肉要肉票的年代,这就是一种很好的生活资源了。所以那几天,经营站门市生意好得不得了,天天爆满。奶奶去了几次都只能望人兴叹,没法挤上潮。星期六的晚上,我对奶奶说:“明天是星期天,我不用上学,我早上4点过就起来去排队,总能排到第一个嘛!”奶奶没有说什么,默许了我的想法。我就将闹钟调到凌晨4点,放到枕头边就睡觉了。睡梦中,我梦到经营站开门了,我排的是第一个,我和奶奶买到两斤“化油”,高高兴兴地回家了。也就在这时,闹钟响了,我立即翻身起床,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开了门,一阵小跑,很快就来到了招待所旁边的经营站门市。“还好,没有人比我更先到的。”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当时,已是深秋时节,4点过的早晨已经很冷了,我穿的衣服有些少,阵阵寒气袭来,使我不禁打起了哆嗦。我只好在原地跳了跳,身体这才暖和了许多。等了很久,才有大人陆续赶来排队,我很庆幸自己是第一个。天渐渐亮了,街上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可是街坊邻居的孃孃、婶婶们看到我排到第一个,都热情的招呼我:“邹俊,我把这个盆盆儿放到你前头哈!你多乖的喃!好能干。”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拒绝,只好让她们把一个个盆盆、钵钵放到我前面。等门市快要开门的时候,队伍已经排得很长了,那些放东西在我前面的大人们也都纷纷围了过来。奶奶走过来一看,气得开口大骂起来:“你们这些人也太不自觉了嘛!我孙儿4点过就起来排列子,你们倒好,欺负他一个小娃娃。”然而,那些人只装着没听见,各自买了“化油”偷笑着走了。我们等了很久,也如愿以偿买到了“化油”。

现在,早没有什么“化油”了,超市里各种品牌的菜籽油、玉米油、葵花籽油、橄榄油、色拉油等应有尽有,猪油更是多得不想买了。此时回想儿时那次排队买“化油”的经历,真让人感慨良多!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