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巨变
新青白江 2018-09-21 08:57:45

今日城厢繁花似锦 本刊资料

青年邱景蓉骑行在老唐巴路上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的国家已经进入了新时代,经济高速增长,科技一日千里,综合实力位居世界前列,身边的变化数不胜数。

我是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情怀家乡,对家乡的变化深有感慨!

我的老家在城厢镇东门外,就是现在的茶花新村。这茶花新村恰好就建在我们原来的宅基地及周围农田上,母亲和弟弟新分得一套三的房子在二楼,宽敞、通透、明亮。母亲对这个新家很是满意,因为新家没有离开故土,她已82岁了,行动不便,坐在阳台上休闲,还能看到不远处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很是高兴!

作为儿女,我们也常常回去看母亲,弟弟在阳台上用花钵种了番茄、辣椒、小白菜等,把阳台点缀得绿意盎然,同时也满足母亲的怀旧心理。

我们姊妹是在这新屋的故土上长大的,对故土发生的变化深有感触。老川陕公路从我们生产队土地上穿越而过,生产队的社员要无数次跨越公路,相互到对面的田里劳作,这条公路的变化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刚解放时就有唐巴路的雏形,路不宽,两辆马车可以并排而过,大家都称它为马路。路面经过日晒雨淋和车碾马踏坑洼不平,车辆过时尘土飞扬,路人为避灰尘只好让边停留片刻。

60年代初,来了专门维护这段路面的人员,称为道班工人,没有住处,便把我们老家旁边的东岳庙,辟出空房给道班工人住。五、六位工人,维护川化至金堂县赵镇十里坝大约三十里路程的路面,只见他们每天一早拖着木板车和工具出去,看到路面低洼的地方就把旁边的泥土挖来填坑,再用石头夯实路面。泥土铺的路遇风会尘土飞起,下雨车辆一过又坑洼不平。

为确保这段道路畅通,道班工人将维护方式进行了改进,拖来了河里捞起的小石头,先用铁榔头敲碎,人手不够就请沿途的农民帮忙敲,然后用碎石和泥土混合铺路,这样路面的坑洼就少多了也耐压,称为碎石路,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碎石路石头角尖,锋利如刀,伤脚伤轮胎。80年代末,又看见道班工人改用沥青铺路面,这时路面也扩宽了许多,沥青铺路平顺了许多,道班工人维护路面的工作量也少多了。还大量减少了灰尘,缺点是出太阳时沥青变软,粘脚粘车,扯得吱吱响。由于路面平整,工作量减少了许多,道班工人就慢慢撤走了。后来也看见有人在维护这段路面,开着车来,维护完就走了。道班工人的住房就成了生产队的会议室和粮仓。21世纪到来,路面继续加宽,由两根道改成了四根道,路面也由沥青路换成了炒油路。

随着经济高速增长,车辆猛增,四根道不够,现在是六根道,公路中间是绿化带,公路两边是照明灯,夜晚行走如同白昼,非常安全。

再说老家房屋的变化:刚解放时我的父母分得一间正房和一间偏房,相当于一间半草房,奶奶和父母很是欢喜,因为以前很穷,没有自己的住房,现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在喜庆的日子里,1954年我出世了,奶奶视我为掌上明珠。我们一家三代同住在这一间半草房。后来又陆续添了四个妹妹,四个妹妹和父母住一间,我和奶奶住偏房,偏房有三个功能:厨房和饭堂,隔一部分出来搭了一个土床,上面铺上草和席,我和奶奶同住。

简陋的草房,天寒不保暖,暑热不透气,记忆中更伤心的是,遇到下雨,就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样: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晚上下雨时,常常床上也漏雨。父母起来用大盆小碗去接雨水,挪床是避不开雨水的,我们也只好坐起来不能睡觉了。

那时社会宣传:人多力量大!不提倡计划生育,1969年添第五个妹妹时,隔壁的邻居因去世将房空了出来,我们又多了一间草房,奶奶和我终于从偏房住进了正房,我们一家九口人住得宽敞了一些。

那时的房,墙是土砖垒的,房顶盖麦草或谷草,正门两边用竹片编起,再用草和泥土混合抹上就当是门框;门栓是木头做的,外面可以从门缝用薄的刀片轻轻挪开,很不安全。所以20年后在梦中,还担心破旧的门窗会进盗贼被吓醒。

当时的社会刚经过大跃进、公社化、60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整个社会刚缓过气,又是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经济复苏缓慢,人们吃、住、行都还很困难,农村普遍都和我家差不多。记得父亲在生产队是专门使牛的。直到1977年父亲因长年犁田受湿热过多,家里后来一共7个孩子要吃饭穿衣,劳累过度患皮肤癌去世前,我家还是草房。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吹响了全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

1982年,农村全面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社会经济活泛了些,勤劳的家庭有了经济来源,农村逐渐出现了瓦房,墙也换成了烧制的火砖,有这样一套房的家,很是让人羡慕。再后来改革开放继续深入,土砖结构的草房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砖混结构的水泥房占多数。

80年代末,我家也将草房换成了水泥房,再也不会“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而无法就寝了。

21世纪以来,改革开放成就越来越显著,农村大批的小洋房出现,平坝、山区都能看到修得美丽壮观的楼房,草房早已绝迹。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日,我们姊妹每个人都有自己买的或修的水电气全通的楼房,老家的安置房也很好。安置房的右前方是休闲广场,晚上人们在广场上唱歌、跳舞、散步休闲。

晚年的母亲儿孙绕膝,每月还有2000多元的养老金,过上了这一生最幸福的日子。

只可惜父亲去世早,没有看到和享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好日子。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