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康定•九连海
2019-06-10 16:54:02

六月,平原已是入暑季,高原才刚春深时。随着海拔的高低,春深的层次也是错落有别。看春,亦远亦近,一些藏于大山深处的秀丽与磅礴,需要走过一弯弯路,翻过一座座山才可领略——于是去往了九连海。

  

 

  九连海得从升航村(泸康高速康定段临时的进出口)出发;经土灶台、两叉河、下牛坪、磕磕棚后就到了选厂(金矿选厂),选厂内只有一条狗和一个人驻守于此;再往上走经过磨刀石河坪往左是狮子岩,直上是金台子,金台子的名字与“金”确有关系,一条含金量特高的矿脉沿金台子穿过了水对窝(儿)(水对窝的地名是源于高岩之上的水滴在岩下后形成的石窝)、长岩(ai)窝(儿)、垭口之后走向了另一座山峰;最后的目的地是九连海,顾名思义,九连海是九个大小不等的湖泊串连在雪山之下的山坡上,据说此处大雾迷漫时,极易迷路。

  峰岭。到垭口时海拔已有4500米,华山群立。岩体被风刀雨剑刻出了一道道伤痕,规整得又似浓墨浸染过的纸张叠放成摞。仰望奇峰峻岭,大雪的覆痕依然在,时浓时淡的雾缭绕其间,大有“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之意境。单是这高低有序的峰岭,既可被摄眼勾勒成一幅幅山水丹青,夺人心魄。

















杜鹃。又名羊角花,初春时海拔低处的小花杜鹃在山坡上洇染了一块一块的紫色,那时我就遐想了今天的颜色。高山上的杜鹃开在春深时节,不似那些开在庭院的姿态招展。满山的杜鹃层起叠落,寒风替她们修剪了枝条塑好了身形,晨霜为她们扑上了湿漉漉的妆容,就连色彩都搭配好了,粉红、素白、大红、鹅黄、大紫都被“海拔”间接开了,有次序有节奏的开放。这些花海是牛羊和野鸡、山鹊、狗熊、野狼徜徉的后花园,也是我们向往的秘境之地。

星河。在山的深处,在远离城镇乡村的远处,在天空已铺开夜幕时,在满月的前后,星星如同撒在夜空的明珠闪烁着美丽的光芒,被人们具象的天蝎座、双子座……更是喻以了更深的含义,北斗七星舀尽了人世的悲欢离合。深蓝色的天空,银河横跨,经过慢门拍摄的银河,远比肉眼所见更加绚丽,与其它的星星交相辉映,私语呢喃。此情当是“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星空,仿佛都散发着神秘的香味,与山野之花遥相呼应,酿制出了沁人心脾的芬芳。

















































































湖泊。高原的人总喜欢将高山的湖泊称为“海子”,藏语为“措”。其实九连海就是大小不一的九个湖泊组成的。九连海处于5000米的海拔,卧在雪崖下, 静寂得拒人千里,让你不忍打扰又极想一窥其高冷之容。在山道边仅可见湖,见不了湖边的那些精致,当你置身于其中,会一瞬间忘了言语,无以表达心中的欢喜。“潭面无风镜未磨”——湖静若镜,倒影着气势磅礴的山峦,俏丽多色的杜鹃,还有渺小的自己。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