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11-04 10:17:46

□ 蓝敏妮

若说“小雪”二字有美意,“大雪”则有凛然气。小雪好,是恰能举眉看白羽,低头不见雪水低,是错过便不再的瞬时,是不细听便忽略的轻悄,像一场午间小睡,好像一转身睡去一眨眼醒来,薄薄的睡意拂去,脑眼清澈,多好!……而大雪,哪怕不是席卷冷风,哪怕不是霎时盖地,哪怕不是身侧飞刀,那厚厚的白是凝滞的,是霸气围堵让人无从逃遁的,但转念一想也觉得好,大雪是笃定的,是等在原地允许你慢慢到来,不要你风尘仆仆不要你衣袖翻飞……其实,小雪大雪,都是好!我在从不见雪的南地想象雪,我爱着“晚来天欲雪,共饮一杯无”的情分,我不“烹雪”,只爱烹雪意,如同我爱“雪入银碗”,但我不会真的去请一只碗。很多美意都在“那里”,不用拢到“手里”……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