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流淌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11-04 10:16:44

□  梁世亮

江面上只剩下那点点灯光和月亮的倒影了。我们像这样绕着江边走,已不是第一个晚上。每次晚饭过后、暮色上来时分,这条贯穿于城市中心的江水岸边,必是我们散步的好去处。

其实,除了沿着江边走走,看看月色下这缓缓流淌的江水,我真的再也找不到第二种方式来排解内心的焦虑了。十天前,我选择了来这间医院看病。本来以为,我的病很快就会在这里得到解决,没想十多天过去,医生居然没能给我排上一个手术号。为了治病,我只有这样一天天地等待。

在漫漫的等待中,我认识了一位叫苏美的病友。这位病友是当地人,年龄比我稍大,在我们这个科的众多病人里,她的性格是最开朗乐观的。整天有说有笑,像没事的人一样。大概是我俩有缘吧,我一住进来,她就对我特别亲,有啥事总喜欢跟我说一说。只是她待在病房的时间并不多,只要当天不用做检查,她都会脱下身上的病号服,换上漂亮的裙装悄悄溜回去上班,直到晚上才返回医院。为此,我对她佩服不已——生病住院也一样活得洒脱自如。

我却做不到病友苏美那样的自如。自从住进这家医院里来,我一刻也不曾感到过轻松。虽然明明知道自己的病并没什么大碍,或许手术后几天身体就能恢复,但我总担心有什么意外出现。因为心情不好,我谢绝了所有要求来看望我的同学、朋友的好意,单位发给我的有关工作的信息,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一回复。那段日子里,我除了偶尔到医院楼下走走、晒晒阳光,其余一切都没再感兴趣。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苏美依然按时回去,也准时回来。突然有一天,她的主治医生带着好几位助手过来了。那是我住进来之后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医生同时来看一个病人。当时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周围的空气也快要凝固了似的。我赶紧拨通了她的电话,但心里已猜测到她可能出事了。

“又是不好的。”果然,苏美第一眼见到我时,就把这个她刚刚从医生那里得到的结果告诉了我。对于这样的结果,尽管之前我已有预料,但真正从苏美本人的嘴里说出来,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不好的”这样的结果,对于一个如此热爱生活、从未把自己当病人的病人来说,那是一种怎样的残酷!我开始为苏美的病感到惋惜,心情也随之一下子跌到了零点。

那个晚上,苏美主动提出要和我一起去吃饭。不知怎的,我心里突然特别难受。在路上,远远的,苏美就指着一家餐馆向我介绍:“这是这儿最好的一家了。”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便点了几样看起来很不错的菜和两份汤。此时,面对那些刚端上来的热腾腾的菜和汤,我以为苏美会向我倾诉点什么,毕竟遇到这样的事谁的内心都不会再强大。没想,她依然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只顾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夹菜:“好吃,好吃。”

晚饭过后,我们又像往常那样来到江边散步。那是我们来得最早的一次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还没出来,我们沿着江边的石子路慢慢地走着,江水缓缓地在我们身边流淌。苏美突然告诉我,其实她已经是第三次听到这样的坏消息了。见我一脸惊愕的样子,她接着说:“其实生病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无非就像我们走夜路时遇到的那些所谓的鬼怪一样,你不怕它,它就不存在了。”

苏美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二十多天过去,我终于出院了。载着我的车子从桥上驶过时,我又看见了那条熟悉的江水。它依然那么宽广,那么深邃,一如生命里的血液,缓缓而又坚定地在我眼前流淌!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