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海湾城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10-16 11:28:19

编者按:

今年7月,由防城港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主办、防城港日报社承办、防城港市作家协会协办的“以文说变化 以情颂华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金花茶征文活动,得到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作家文学爱好者大力支持,共收到投稿作品1007篇(首)。

征稿作品以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建市以来防城港市城乡建设为主线,从个人亲历防城港城市规划建设的变化和成就、防城港市城乡居民住房条件的变迁、防城港市农村风貌变化和生态保护等的所见所闻、所思、所念切入,真实地记录了防城港城乡建设的艰苦历程,并以散文、诗歌、报告文学、通讯等形式,浓墨重彩地讴歌防城港城乡建设和创建绿色生态园林城市的丰硕成果,以此激发广大市民爱国爱防城港的热情,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营造浓厚的氛围。

活动组委会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下,通过整理、甄别、预审流程,组织专家对作品进行集中评审,共评出55篇(首)获奖作品(“获奖作品揭晓”详见本报10月9日三版)。今选登其中7篇佳作,以飨读者。

“眼下的防城港,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之前,我以为防城港只是一个港口而已,想不到它已经发展成这样。”这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顾朝林教授说的话。

“我到过很多沿海城市,它们都只是有海的滨海城市,而防城港是有山、有海,山将海揽怀而抱,是非常难得的海湾城市,特别是环西湾片区,自然资源十分珍贵。”这是同济大学陈秉钊教授的话。

近5年前,即2014年12月25日,防城港市住建委(今住建局)组织召开“防城港市战略发展与城市规划管理研讨会”,探索城市发展战略与方向。当日,来自清华大学、同济大学、武汉大学和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等单位相关专业或领域的9位顶级专家,应邀而来。在参观考察了防城港城区建设之后,对于防城港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城市建设,几位专家、教授一致给予了十分的赞赏和肯定。

而今,5年过去。2019年6月下旬,著名作家余华第二次到访防城港。在专访时,他说:“‘城在海中,海在城中’把防城港概括得很形象、很精确。我觉得,在中国沿海城市,防城港是个来了不想离开的地方。”

岛还是三岛,湾仍是三湾。坐落于祖国西南边陲、北部湾海畔,当年这个戚戚无名一个小渔村、小码头,历经二三十年的规划、建设,如今展现于世人面前的,已是一幅初具海湾现代城市、公园城市的美丽画卷。

防城港的变化,不要说清华大学顾朝林教授“想不到它已经发展成这样”,就是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本地人也想象不到,二三十年前外来的“移民”们,也想象不到它如今的样子,更想象不到它从前的样子……


街道篇:

从“一条路”到“找不到路”


“当年的防城港,被人嘲笑是‘一条马路三栋楼,没有公园没有猴’。现在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泊位码头万吨货轮穿梭,门吊林立。特别是建市以来,防城港发展太快,变化太大了。总体感觉是船多、楼多、车也多。”防城港市“五老”宣讲团成员、年近八旬的老干部缪宽遂,聊起防港城的变化,他两眼发亮,话声洪亮。

1983年末,从军24年的缪宽遂从部队转业,回到广西,当时他可以留在南宁,但他却选择防城港(区),做一头“拓荒牛”。他既是建设者,同时也是亲历者。

如今北部湾大道所在的位置,当年是茫茫一片海;如今的桃花湾片区也是一片大海,水深四五米;富裕路步行街一带,也是一片海和滩涂;涨潮时,海水泡到仙人山脚下。整个渔氵万岛被海水包围。

当时进入渔氵万岛,或说进入港口码头只有一条公路,有人戏称“自古港口一条路”,就是“3·22”工程留下的、为运送军需用品紧急开辟的道路。这条路8公里长,头在沙潭江,尾到北码头,也就是“3·22”工程0号泊位。此路原称八公里大道,现称“东兴大道”。

对于防城港道路或街道的历史,市住建局副调研员蒙发明的回忆可以追溯到1982年7月。那年7月,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十万山林场。蒙发明说,当年从防城汽车站到港口旧车站,只有一趟班车进出,短短的20余公里,要两个小时左右,一路坑洼。他极少到港口这边走走。4年后,他调到防城县委政研室。1995年开始,调到住建(当时称“建设局”)部门工作,一晃就是24年。

1995年7月到防城港工作的老交警庞义宁,记得当时的防城港已经有了四五个红绿灯。作为港口交警大队首任城区中队中队长,如今他仍能数出当时市政府所在地仅有的几条城区街道:兴港大道、建港路、友谊大道、中华大道、渔氵万路。这几条大道或路,算是街道,也是当时防城港繁华之所在。

交警支队秩序科科长黄诚军说,当时,港口城区的兴港大道大约0.8公里,富裕路约1.2公里,友谊大道也就1公里,渔峰路0.6公里,沙氵万路0.3公里,渔氵万路1.3公里。市政府所在地的港口城区街道,加起来总长也就5公里多。

说起城市街道,当年的防城港的确底气严重不足,却又不能妄自菲薄。因此,像数百米长的一段街道,也要给它冠以“某某大道”的称谓,以示防城港也不乏大道。至少让外人听起来有面向大海、大路朝天的感觉,像个地级市的感觉。

1998年元旦,我到防城港工作,当时租居于车辽小区,人在沙氵万路上班。每天骑着自行车,也就七八分钟时间,竟然穿越了好几条大道和路。

可如今,港口城区有多少条街道?问问老交警,他们的答案是“数不全,也记不全”。“单是一条北部湾大道,就是13公里,是当时中心城区街道的两倍多。街道有好几十条吧,总长度一时未必有统计。反正,不导航,一下还找不到一些新路名。”

路多了,路宽了,路长了,市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交通工具也随之更新换代。早在五六年前甚至近十年前,小汽车渐渐进入普通工薪阶层家庭。一家一辆或两辆小汽车,很普遍。仅港口城区,目前机动车保有量为7.2万辆;加上暂住或未迁入户口人员开来的车辆,机动车超过14万辆。


人居篇:

从车辽小区到行政中心区


李女士是个“外来妹”,老家四川资阳市乐至县。还未成立防城港市的1993年3月,她来到防城港,17岁生日在防城港过。

26年来,李女士先后干过银行的内聘职员,开过美发美容店、火锅店。年轻时一年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是常态。如今,在一家公司做会计,不算太忙。早些年,买了商品房,还买了地,建起了私家楼房,每年有不菲的租金。女儿在上大学。她非常满意目前的工作生活状态。几年前,她尝试着回老家过一段日子,但她已无法适应。她说,17岁之后,她就是防城港人,一生都是防城港人。“这里环境好、气候宜人、治安好。港口虽是‘移民城市’,住多年了,没有感觉自己是外地人。”

作为港口城区较早建设的几个片区,它的历史和蜕变,对于有20年上下“港龄”的防城港人,有目共睹。比如桃花湾片区。1997年,钦防高速公路直通渔氵万水产站现在的立交桥处。填海而建的高速路,像一道笔直的海堤,使得方圆约5平方公里的海湾成为一个“内湖”。当时,市政府统一布局、住建部门规划,开发商参与开发,就近挖山、拉泥、吹沙填海,硬是把这片海填出了一大片平地来。一条条街道,如拥军路、广场环路等,一个个楼盘,如阳光海岸、夏威夷广场、桂海东盟等,一个个小区,如滨海小区、紫荆小区等,相继建成。

当一个个小区汇聚、人气渐旺之时,全国著名的商业企业北京华联1万平方米的生活超市,便落户于此,成为该片区、同时也是港口城区的商业、文体、饮食中心。2009年,市政府发文,正式命名此地为桃花湾片区。2010年12月,成立桃花湾社区。如今,桃花湾社区常住人口3.6万多人。这仅是1个社区的人口,而渔氵万岛上共有两个街道、共7个社区(当然包括桃花湾社)。而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整个渔氵万岛上仅9000人。

20年前,就职于市直单位的上班族,其中许多人,他们的第一个居住小区是东港小区,所租居的小区为车辽小区。如今,很大部分早已迁入渔氵万岛上的各个小区,或行政中心区的各个小区。

“在全国沿海城市,防城港的位置和环境,最为独特。这里有海,有湾,有山,有岛。碧桂园2017年12月才进驻防城港,是有点晚,但仍赶上好机遇。如防城港建起了园博园,还有一些国家级的试验区正在兴建。”碧桂园广西区域防城港市执行总裁洪斌说。

作为全国著名的房地产企业,碧桂园进驻防城港,有5个项目,工期约为5年,将满足7000多个住户入住需求。如一户以三四人计算,像碧桂园这样一家房企,足可让两三万人成为“新防城港人”。

如今,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的渔氵万岛,已布遍十多个小区。当年的荒凉地——如今的行政中心区,早已新晋为防城港最具现代气派、同时也是最繁花的城区。

当年,大家心想什么时候,相距20多公里的港口、防城两个城区才能连贯起来,融为一体?而今,这20多公里,已经连成了长街,连成了街道。

至2018年12月底,我市建成区面积约为48.78平方公里,全市户籍人口达100万。从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仅3年半时间,防城港迁入人口为13万人。市辖区防城、港口区暂住已登记人口11万人。楼多、车多、人多、商铺多、宾馆多,一派繁荣景象。


生态篇:

从“大风口”到“人走画卷中”


1998年元旦,我到防城港工作。感觉防城港不但街道短促,城市绿化也十分落后,更没一个公园可走走。就在城市中心,随处看到荒地、裸土、沙地。加之风也很大,出门在外,步行也好,骑自车或搭三轮车也罢,只要走上几分钟,感觉到嘴巴里有沙子。

“防港好大风,终春复历冬。上坡不用踩,下坡踩不动。”踩,当然是踩自行车。20余年之后,我仍记得当年自己信口编出的这首打油诗。而关于防城港有几个“风口”的笑谈,一直流传至今。当年,防城港冬天,给人最大的印象是“风大”。

“1993年10月,第一次到防城港。我是慕名而来的,沿海开放城市嘛。可那时防城港还不如我们老家那边乡镇热闹,跟‘开放城市’完全不搭边。第二天我就跑了。”何加兵快人快语,毫不掩饰当年她真切的感受。

2008年,何加兵再次到防城港,感觉变化不小。呆了5年后离开,2018年年初再次到防城港。目前,她是天宁房地产公司副总、项目负责人。她说:“这里的变化比我想象的大得多了,我将一直在防城港长住下去,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

因为越来越了解,也因此越来越喜欢。何加兵说:“我通过微信推介防城港,但不是推楼盘,而是推介吃、住、行、休闲、娱乐,当然还有防城港的碧海蓝天、海湾、红树林。每一周必发三四组图片,我成了防城港形象义务推广员。”

“纵观中国沿海城市,防城港可谓天赋异禀。她天生丽质,其‘地标’,就是这一片中国沿海城市所独有的、自然的原生态海湾景观。比如,自然曲折的山水岸线、湛蓝的海水、高飞的白鹭、成片的红树林、一年四季仍随处可见的野花野草,都是防城港最好的‘地标’……”7年前,作为我市引进的高端人才、现住建局局长、高级工程师张常路博士,从广东东莞来到防城港,看中的就是防城港的海湾。

“我最喜欢防城港原生态的美,就像没经雕琢的美玉,不把它建设好美化好,太可惜了。”这是张常路选择防城港的最大理由。

张常路是那种足以与草木对话的人。他看待路旁的每一棵树,就像看待自己的亲人,繁花似锦的某一棵树,就像他一位热恋中的情人。而拯救每一棵大树,就像英雄救美人感觉。

2013年5月,张常路看到港口区桃中路北侧一个废弃的大院里有一棵20多米高的大榕树被水浸泡,一半枝叶枯黄。于是,他马上组织人员把大树迁移到北部湾海洋文化公园。就这样,10个人昼夜连续工作,整个移种过程经历了大约30个小时,历尽种种惊险和波折,终于把这样大榕树迁出、搬运好、安顿妥当。如今,这棵大树早已焕发生机,成为一个独特一景。

2013年,我市被评为广西园林城市。2018年,我市城区人均绿地面积为24平方米,在全区各地市排前列。

如今,但凡到防城港城,必定走走北部湾海洋文化公园。这里的海洋诗书苑已经成为防城港的“首席客厅”。诗书苑汇集了历代著名书法家、文人关于描写海洋的经典诗赋、词句的手笔墨迹,并精心选取近70块景观奇石,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镌刻出风格各异、形式多样的120幅书法作品,堪称一道文化视觉盛宴。同时,也是周边市民休闲、健身中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几年前,西湾绿道开通,两届“盟马”在此开展,引发越来越多的市民网民关注;加之绿道贴着海湾而建,又就建在各个小区附近,极大地方便和带动了市民全民健身。

今年中秋节夜,我像往年一样到北部湾海洋文化公园散步。发现了一个与往年不一样的“怪”现象:今年中秋,这里的人明显减少,远远不如往年那么热闹。中秋夜,明月高悬,正是赏月的大好时光,人都到哪里去啦?

原来,太多的市民都跑到防城港园博园去了。我心中突然冒出一句:“园博园地处城市中心,占地面积近3000亩,那可是3000亩的月光啊。”

两年前,防城港日报刊发了《十九个公园围着一个西湾转》,当时,还没有兴建园博园。而今,就是“二十个公园围着一个西湾转”了。被20个公园包围,防城港是一座当之无愧的公园城市。

“一桥飞架东西湾,国门大道通越南。水路连通边山海,红林白鹭园博园。千年运河新浪涌,一朝港城换旧颜。风流画卷谁舒展,皇帝岭上我辈先。”这是张常路的即兴之作。

好一个“我辈先”!

如果把一个城市看成是一部逐渐完善的宏篇巨制,那么住建人的工作就是在创作“剧本”。城市规划是一门庞杂却又直观的科学。工业园(区)、市政中心区、商住区、商业区、学校、医院、文体场馆、公园、广场、景区,城乡道路等,动土之前,无不一一规划,而且必须规划先行。如今,我们看到建成的和在建的街道、所有的立体建筑,看不到的地下建筑(包括网管)等等,都出自住建人编制的一部部“总规”,一部部“详规”。一句话,所有建筑,都出自一沓沓厚厚的图纸。住建人作为城市建设的先行军,宏伟蓝图的描绘者,同时也是建设者。

“家住海湾里,人走图画中。”生态宜居防城港的名声,早已远播大江南北,防城港的魅力在与日俱增。海风中,城在长。新时代的防城港,呈现于世人面前的,将是一幅更完美的城市画卷!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