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景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10-14 10:15:46

□ 张莉萍

都说风景在远方,但没有去远方的话,就看看窗外的咫尺天地吧。

住在三楼的我,窗外就是围墙。围墙后面杂树荆棘丛生,高逾十米,形成天然的屏障。再过去就是沙滩,河流。沙滩不大,长了些杂草,很荒芜的感觉。入海的小河倒有韵味,蜿蜒流淌,特别是晴天,水流清澈,像有两个蓝天白云,看看天,看看水,像孪生姐妹,一模一样。在河的另一边,是一大片耕地,善变,春天一片绿油油,不时羞涩地披着面纱;夏天姹紫嫣红:盛开的花,成熟的瓜,短短的萌芽;秋天一色金黄金黄的稻浪;冬天干脆放浪形骸,裸露着土地的坚强。我常常矗立窗口,眺望。

美丽离我两百米的距离,我决定近距离触摸。

一番搜索,我找着了一条通往窗外的路。晚饭后,我随手拿了根棍子出发。前面是一片竹林,是一个用铁丝网圈起来的养鹅场。竹林茂盛,遮天蔽日,在这黄昏更显幽暗。我捏紧了棍子,棍子让我感觉安全。我害怕狗,转念一想,养鹅场嘛,理应没有狗。我害怕有人,不是我吓人一跳,就是我被人吓一跳。我故意大声唱歌:“啦啦啦,啦啦啦……”算是敲门声。

我以为我是不怕鹅的,我曾经各种谩骂、嘲讽鹅。我可不是无故骂鹅,试想想,每天天没亮,“鹅鹅鹅”从敞开的窗口飘进来,那个欢,那个闹,那个尽情放纵,我的美梦就这样醒了,气人!我不再觉得鹅高贵、灵气、优雅,我感受到的是鹅的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怎么能六点不到就欢唱不已?我曾扬言要把它高傲的鹅头提起来,欣赏它扑腾着翅膀,抓挠着双脚,向我求饶。鹅就在不远处,鹅看见了我,提着双腿,张开翅膀,高昂着头,叫着向我飞奔而来,黑压压一大片……妈呀,比我还高,我转身就逃!我在前边跑,鹅在后边追,如果是拍警匪大片的话,此刻我就像被追的匪。我本是来“讨债”的,怎么被“追债”了?

躲在铁丝网后,我惊魂未定,前面就是我心仪已久的风景——沙滩。走过去一看我就傻眼了,沙滩上除了沙子,还有矿泉水瓶、啤酒瓶以及到处漂浮的塑料袋。这个沙滩,曾经多少个夜晚有人在烧烤、喝酒、畅谈,才留下了这许多恣意欢畅的痕迹。为了躲开瓶瓶罐罐,我拿出了儿时练就的本领——跳格子,为了不给飞舞的塑料袋落到我头顶,我不断地挥动着双手。我环顾四周,没看见绿色垃圾桶。

沙滩上还有黄牛,我曾无数次站在窗前,倾听它的叫声,凝视它的身影,它立在水中央,悠闲地踱步,嗅嗅这,嗅嗅那,江水照出了牛的影子。失去可耕之地是多么的孤寂。

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我家的“近景”,我有点意外的激动,黄牛在沙滩上啃着稀薄的草,瘦瘦的,毛干枯,这儿一撮,那儿一撮的,散发着臊味。牛看见我走过来,眼神警惕地往旁边躲了躲。我一直认为牛比我强大得多,牛这一躲,我特高兴,作为人的自信苏醒了,从和鹅相遇的恐惧中恢复过来。我定了定神,继续往前走。江水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像散步一般,缓缓流动,没有停留,也不着急。我随着河流缓缓而走……

在转角的低洼处长着狗尾巴草,毛茸茸的,微风吹拂,向我点头弯腰。我乐了,拔了一把,再拐到菜园摘了几枝菜花,一起插进阔口玻璃瓶子,黄白相间,错落有致。

我对自己说,好好呆着吧,从房间往外看也是风景。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