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笔墨话传奇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9-20 11:32:47

一线笔墨话传奇

——记报告文学《云水激荡·2008广西北部湾》的创作


《云水激荡·2008广西北部湾》是本怎样的书?

这是一部由当时的广西区文联、作协、《广西文学》编辑部共同策划、全面反映广西北部湾开发的长篇报告文学。第一稿全文21万字,《广西文学》2008年12月号以整期篇幅发表。

2008年1月16日,国家批准《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广西沿海开发正式列入国家战略。策划者敏感地意识到,记录广西沿海改革开放的这一具有独特现实意义与文化内涵的历史时期,文学应担起一份责任,特别是报告文学。

请哪位作家来当此重任?当然是广西在报告文学写作方面有成就的名家。写的是海,广西大海的大开放大开发呀!据说,一位以写少数民族题材出名的作家,初领了这一任务。这位真诚而自知的作家,看了一个月资料后,决定不领这份文活,说自己不熟悉大海,不能只抄文件呀。于是,主要策划者找到防城籍的、正在南宁主编《广西文学》副刊“新创作”的老作家龙鸣,龙鸣答应了,但他一定要和邓咏合作!于是,退休赋闲于防城港的老作家邓咏老师被请到了南宁,参与讨论长篇报告文学的写作规划之后,两位花甲老作家奔赴北海、钦州、防城港和玉林、南宁采访。

龙鸣、邓咏,都是崛起于20世纪70年代东兴文坛的基层作家。龙鸣写小说起家,16岁时初中毕业,即到那梭曲水知青点插队。他被工人作家胡万春《我怎样学习创作的》一书深深鼓舞了,在十万大山沟沟里开始学写作。龙鸣在附近农中袁老师那儿看到了北大黎锦熙著的一部汉语语法书,他把书借来后,白天流汗农事,晚上在昏黄油灯下流着汗读语法书,读之不足,还把整本书的20多万字抄下来!不久,他的第一篇小说在当时广西唯一的文学期刊《广西文艺》发表了。邓咏,广西师大中文系毕业后延迟了一年半才被分配到企沙中学教书。来海边的第一个作品,是1972年8月23日《广西日报》“朝晖”副刊发表的描述企沙渔民战天斗海的5000言的散文《海锋号大工》。龙鸣从“知青”的土坡上被招工后,到企沙水产站工作。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龙鸣与邓咏就在海边成为文友。你长我短,相互彼此。如今,要写北部湾,合作完成“省级”的写作任务,都以为不难。

报告文学写作采访是关键!两个“花甲少年”来到合浦营盘的古珠城,扒拉开泥土,捡起古珠贝,请教老渔翁;漫步北海的旧街,去找在“破旧”骑楼里开“背包旅店”的北方老板,倾听他对北海、对广西沿海开放的感受与看法;在钦州,拜访了钦州港区的首任书记,书记回忆起当年钦州干部都拿出一个月薪金来支持港口建设而感动了自治区领导的往事;在防城港,作家恭敬地倾听首批“322工地”建设的“白头吟”——据说,这些故事和细节描写,在广西作协召开的作品讨论会上,大受好评……

这部厚重的报告文学著作,两位作家几十年海边生活的厚积,以及深厚文化底蕴与文字功底,是作品成功的前提。作家善于思考,深入开掘题材,力求“陌生化”。在钦北防采访过程中,根据现实的素材和深入挖掘到的历史文化富矿,重新审视了写作思路。认定从历史文化角度去定位沿海各市的个性和开放背景。结果,获得领导同意。领导审阅了初稿10万字后,指示:不必考虑字数(初定是12~15万字)!听说是写沿海和防城港的,当时的港口区财政局领导对两位老作家表示了大力关注与支持,在一个新开张的宾馆给每人开个单间。作品最后交卷时,拿出了21万字——最令人惊奇的是,两位老作家的文字风格几难分彼此!这也是使书稿能顺利完成的原因之一。

作品发表后,2009年策划者让作者持区“湾办”证件,再度采访沿海三市,之后修改,全稿增 至27万字,出单行本。作品先后获得《广西文学》“‘金嗓子’2009年文学奖特别奖”和2011年的广西人民政府文艺最高政府奖“铜鼓奖”——这是防城港市文学创作获得的第一个“铜鼓奖”。

这部报告文学出版后,即引起广西文学界和高层的关注。2010年1月22日,广西作协和《广西文学》编辑部在南宁召开了有区文艺界主要领导、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教授30多人参加的作品讨论会。与会者对作品给予很高评价,以为“融史诗性、现实性、艺术性与学术性于一炉”,是“一部广西新形象写照的佳作”,题材重大,写作难度大,有现代意义,“是文学干预生活、作家深入人生、主动融进经济大潮、勇于时代担当的一个样板”,且具有“文献价值”。广西区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专家、民间称他为广西北部湾开发理论之父的周中坚研究员,读后,通过作协常务副主席的罗传洲先生,约见了作者,指出文中几处与历史事实有出入的地方和三个错别字。周老认为,以后谁要研究北部湾开发“都不能绕过这部著作”。

最值得一提的是,《文艺报》2011年3月23日发表的《城市传奇——评〈云水激荡·2008广西北部湾〉》一文,对作品的评价,略出作者意料:

《云水激荡·2008广西北部湾》是广西北部湾开放开发3周年的文学献礼。两位作者龙鸣、邓咏身处北部湾,凭着历史记忆、文学想象和精准的政策领悟,用细致传神、气势如虹的笔致描绘了北部湾的发展蓝图。作者构建的以城市为中心的历史叙述中,城市是主要对象……可称之为“城市报告文学”。

评论认为,这部报告文学,“创造了描绘‘城市传奇’、书写城市报告文学的新形式”。评论视角是居高审视,非一般应景之论,更不是低层次俗议。论者根本就不认识报告文学的作家,是就文论文的。且第二评论者,据说是一个大学的校长、教授、中国报告文学协会的副会长,鲁迅文学奖的终审评委,其所论应该是十分专业的。此外,因这部作品在防港诞生,广西作协2009年特地来防城港召开了一次报告文学创作座谈会,上海政法学院和广西师范大学的文学教授在论及报告文学创作新动向、新思维、新技法时,都以“云水激荡”作为引例。

报告文学成功写作、发表已经10周年。我们想特别提醒的是,创作出如此成功的作品,居然来自我市老作家群中的“一线笔墨”,这或者很值得我们在打造边海文化时,更应该重视挖掘地方文化之潜力,特别是应对“银发族”的深情而老练的笔墨给予适当的关注与支持!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