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
2019-08-26 16:01:05

谢锐勤

有人厌倦了北上广深的忙碌,逃离到大理生活;也有人忍受不了大理的空虚,重新回到北上广深耕耘。有人将择一城终老当作最好的归宿,定居就是回家;也有人将不同的城市当作人生的站点,漂泊才是家园。“假如我/能弥合一个破碎的心灵/我就没有虚度此生。”

美丽的凤凰古城是沈从文和黄永玉灵魂的故乡。缓缓流逝的沱江水,见证过他们童年的乐趣与岁月的沧桑;造型独特的吊脚楼,承载过他们少年的希望与艰辛的奋斗;淳朴憨厚的乡民,寄托着他们理解世界的底色与梦回故里的情愫。于他们表叔侄二人而言,“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阳朔是田园醉心者理想的营地。枝繁叶茂的大榕树,让他们的爱情旅程变得简单而纯粹;怡然自得的西街,让他们的人生体验变得真诚而友善;竹筏点点的遇龙河,让他们的生活节奏变得缓慢而从容。“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是的,只要心安,阳朔也是故乡。

拉萨是阳光爱好者安放灵魂的地方。金光闪闪的大昭寺,在二楼平台静坐,疲惫的心灵就能得到慰藉与解脱;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站在宫殿最高处,仿佛就能获得实现梦想的勇气与力量;古朴厚重的八角街,一圈圈向前走,躁动的心就会渐渐平复与安宁。“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自我实现不同,喜欢生活不同,选择必定不同。反之,“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凤凰让沈从文和黄永玉一生不离不弃,这里流淌着他们最深的情感;阳朔让田园醉心者不远万里而来,他们在这里找到人生的目标与价值;拉萨让阳光爱好者甘心成为“拉漂”,这里成为他们诗意的栖居地——香格里拉。不管是在故乡定居,还是将他乡当故乡,终其一生,世人都是在寻找心灵的家园,寻找自由感。

古印度有句谚语:“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于每个人而言,当生活陷入日复一日的单调后,应停下来思考:努力赚钱是为了什么?拼命工作的意义何在?是否在模式化中走向了平庸?是否在浅显重复中失去了自我?“你心里有绿色/出门便是草。”只有顺着心意去活着,每一天才不算虚度。只有在灵魂之地,人才能真正感到万物静默生长,感到与世界亲近,感到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才会对明天的生活充满期待与想象。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