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电所老黄
2019-08-24 10:31:40

● 蓝 天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上思县南屏瑶族乡工作时,邮电所老黄对我很好。

第一次认识邮电所老黄,是在去常隆村的半路上。如果不是他身上的邮件包和同事介绍,我肯定以为他是个农夫,更不会认为他是干部,而且是乡邮电所的所长。尽管第一天来南屏报到时,全乡干部职工和乡直七所八站领导,集中在乡政府礼堂召开见面大会,但因为人多我对他没有印象。

那天去常隆,我们是同向而行的,只是他走得比我们快,在后面追上我们了。同事介绍后,我紧紧握着他的手,这个五十岁左右的汉子,黝黑的四方脸上,呈现着憨厚的笑容,纯朴善良的双眸,闪放着令人信赖的眼神。

同事说:“我们今天去常隆村,后天也赶到乔贡村,所长你把两村的报纸信件,给我们带去就可以了。”

老黄说:“常隆村你们帮我带去,乔贡村我今天还得走。”说话的时候他打开邮件包,拿出常隆村报纸信件交给我同事。

同事说:“何必劳累赶一趟,也不急那么一天呢。”

老黄说:“昨天来了个急件,今天得送到,耽误了不好。”

因为去乔贡的岔路还未到,我们就一边聊着一边往前走。

我感叹说:“老黄,你的工作态度值得学习。”

老黄说:“乡长,职责所在啊,用心去做而已,学习就见笑了。”

我又问:“老黄,邮电所有多少人员?”

老黄说:“就三个人,两个人专管电话值班和电报收发,我负责报纸信件收送及外线作业。”

我说:“人员这么少,很辛苦啊。”

老黄说:“辛苦倒不怕,有时确实顾了东顾不了西。”

说话间岔路到了,老黄向我们挥挥手,独自踏上去乔贡的路。须臾间,我们彼此就都消失在密林之中。我心里想,在这旷无人烟,草木滴绿的山道上,虽然中午阳光正在普照,但有些路段还是阴森得瘆人。如果没有一定胆量,一个人行走还真毛骨悚然呢。

我问同事:“平时到常隆、乔贡一带下乡,敢一个人走吗?”

同事说:“一般都是结伴而行,只有乡里的瑶族干部,他们习惯了这山路,就敢一个人来回行走。”

我笑笑说:“那现在老黄也是一个人走呢。”

同事说:“黄所长胆量大,但他也是出于无奈,所里没人只能单独行动了。”

我感叹说:“胆量大值得赞赏,但一个人行走实在孤寂让人不放心。”

同事说:“可不是吗,多年以前,黄所长曾有过一次让人提心吊胆的经历呢。”

我说:“那应该是一次不寻常的经历吧。”

同事说:“是的。老黄那次也是去常隆乔贡。按惯例都是头天去第二天回,可是第二天午后,突然来了暴风雨,到傍晚风雨未停,而黄所长也未见到家。他家里很着急,怕半路出什么事,于是,就把情况告诉乡里。乡里听说后,立即组织几个年轻人,沿路去迎接和寻找。但到米强河的时候,河水已经暴涨没法过河,所以,也无从了解黄所长的情况。因为不放心又无计可施,几个年轻人只好在河边干等。米强河就是刚才我们从沙砾上涉水过来的那条河,平常河水很浅,下雨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河水非常的凶猛。”

我笑着说:“暴涨暴落山溪水,此话确实在理。”

同事是个文化人,经验亦很丰富。他说:“乡长,那天这一带的小溪小河,暴涨了却没有暴落啊。”

我问:“为什么呢?”

他说:“溪水暴涨有个条件,那就是山里必须有大雨;溪水暴落亦有个因素,那就是大雨过后不再续雨。可是,黄所长往乡里回的那天,为避大雨他在一个坡上的大树下蹲着。大雨一场接着一场,直到半夜也未停,他被暴涨的溪水,困在这道山坡上,进退两难,虽然带了雨具,但全身上下还是湿透了。第三天拂晓大雨停歇,山溪水落,被困一天一夜后,黄所长带着一身疲累,慢慢往回走。但米强河又是一道坎,这条河接受了很多小溪的拥抱,还处在兴奋汹涌与欢腾不息之中。好在见到几个熟人隔岸招手,黄所长心里感到无比温馨。第三天下午,小溪小河亢奋的高潮渐渐退去,黄所长勉强涉水过河,几个年轻人以崇敬的目光拥抱他,并嘘寒问暖给他解饥的食物。到傍晚几个年轻人和黄所长一起回到乡里,大家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我感叹说:“这确实是一次不寻常的经历。”

同事说:“这一事情发生以后,乡领导特别强调了下乡注意的事项,还请专家讲授了相关的知识。”

我们一面走一面聊,当走到以前黄所长被困的地方时,同事停了下来说:“黄所长就是在这里被困了一天一夜。”

我前后左右察看了一下,这里古木参天而阴暗逼人,荒无人烟却万籁声喧。在群山的包围之中,人自然就像跳蚤一样的渺小。如果一个人从这里经过,即使是白天,没有一定的胆气,肯定会不寒而栗。更不用说晚上,尤其是狂风大作雷电交加的黑夜了。身临此境,我真的很敬佩黄所长的胆量和气魄。

下乡回来后的某一天下午,突然接到黄所长电话,说晚上请我吃鱼生,邀我一定要去。我答应一定去,作为晚辈能得到有阅历丰富的尊长相邀,这是一件荣幸的事。

下班后我直接赶到黄所长家,鱼生酒菜已经上桌等我了。举杯前黄所长直截了当对我说:“今天请你纯粹是高兴,前几天在河里打得一条石斑鱼,是做鱼生的好料,让你尝尝鲜,在县城恐怕难遇上这个味道。”

在举杯相敬中,我总是心怀感激之情,黄所长告诉我不用那么客气,说今天请我,是敬佩我的为人和工作作风。能得到老资格老前辈的赞许,我心里也感到敞亮和踏实。开怀畅饮间互谈各自的情况,我从老黄的言行学到了很多有益的东西。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