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曾到老曾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6-10 11:20:26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亲友们开始改了称呼来叫我了,由小曾改成了老曾。到后来,自己竟以老曾自居了。我也渐渐接受,不再有难过的感觉。

岁月催人老,毕竟是一种自然规律,明白了这道理,也就无所谓老大有悲伤。

而人平凡的一生如何度过?有一则故事是这样传说的:某深海水区盛产一种鳗鱼,肉味鲜美,生性娇贵,捕捉后离开深水区,一般来不及运到岸上便很快死亡,只有一个老渔翁有办法让上岸的鳗鱼保持鲜活,因而在市场上可以卖出高价。老渔翁直到临终前才将秘密告诉儿子,原来他将狗鱼放在船舱内,狗鱼是鳗鱼的天敌,一进入舱中就与鳗鱼互相追逐,船舱内就呈现一派物竞天择的生机景象。这样,鳗鱼直到上岸都是鲜活的。

这个故事不由得使人心生浩叹,竞争的后果不见得是鱼死网破,反而成了起死回生或者延年益寿的独门秘诀。我们对于生与死,其实是一种相对论:有人生,如同死;有人死了,却如同活着。君不见几千年来青史留名者,不是还活在我们心中吗?对于碌碌无为的庸人,如果他们懂得只有竞争才能焕发生机,就不必总是为生命短促而伤叹了。

当亲友们叫我老曾时,我响亮地答应岁月的呼唤。我的前面有青春为我作证,往后日子,还有我自己编织的五彩梦!哪怕人生如梦似幻,架设的彩虹也曾经美丽了自己的天空。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