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护女儿手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5-23 11:06:34

一般来说,天下母亲对女儿疼爱的情形都差不多,而对女儿的溺爱,十个母亲就有十种做法。

有一次我和一位女上司一起出公差,由于她不直接分管我这个部门接触不多,这次要办的公务是她主管的事项,所以才有机会一起外出。飞机上座位挨得近,闲聊之中她说:才发现,你的手蛮秀气的。当时我已经五十多岁,手确实一点都不显老,回想起来,也许要归功于我母亲对我从小的特别呵护。

一个人的身体发肤,父母的基因影响固然重要,不过我认为后天保养也十分关键。由于母亲的溺爱,从小直到上大学离开家之前,家里是不让我做任何家务的,原因不是我懒,四体不勤,不爱劳动,有时候我也想动手扫扫地,洗洗碗,都被母亲制止了。母亲自有她的理论,她说,你的手要用来写字的,用来读书的,不是干这些粗活的。还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小孩子要用功读书才是根本。你从小要把读书写字当成习惯,成为爱好,长大后要当成你的正事来做。当时不少同学的家长普遍注重布置孩子家务活,不闻不问孩子的学习,我母亲十分反对这种做法。她说从小只会做工不爱读书的人,长大了只有去做“散佬”。我们那边把街上无正当职业,偶尔打打零工的人称为“散佬”。基于这样的情况,再加上骨子里懒惰元素的滋长,那时候,我连自己的衣服都很少有机会洗。

在那个年代,我母亲这么重视孩子的学业,和当时的形势简直格格不入,和周围人相比十分的另类,她的一些做法有时候我也很抵触,甚至反感。她经常说“学校老是叫学生去劳动就是剥削”“过去‘圣人堂’比现在学校好”,特别是她津津有味跟我的小伙伴宣扬这些的时候,我就十分难为情,恨自己怎么有这样思想落后的妈。也难怪,母亲小时候外公办过私塾,母亲称为“圣人堂”,“学堂”是自己家开的,怎么不说它好?母亲管得了家里,管不了我在学校要参加劳动。刚上初中那会,尚未恢复高考,读书无用论依然在社会上流行,读初一那年,学校安排校外劳动很频繁。我就读的百色镇四中有个校办农场,就在学校对面的山坡上,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去那里劳动,各班都由班主任带队,挖土、种苗、浇水、施肥、喷农药、砍甘蔗、种甘蔗的一整套工序都做过。还以班级为单位到附近工厂学工,到附近生产队学农。当时大家觉得在外面劳动比在教室学习更快乐,因为劳动任务不重,又不需要动脑筋思考问题,没有作业和考试,几乎在玩。但是我母亲就不乐意了,她说小孩子劳动多了就习惯于劳动,就会不爱学习,手拿锄头多了,就习惯于拿锄头,一旦拿笔就会写不好字。每一知道学校要安排劳动,她就经常想办法不让我去。一般都是要我称病请假,有时候也说爷爷病了。后来有一次爷爷本来没什么,我以爷爷生病为由请假,第二天爷爷果真病了,以后请假再也不敢编这个谎话了。

为避开母亲干预,每次学校安排劳动课我都不想让她知道。有一天早晨我感冒了,母亲切开几片生姜给我擦额头,没有叫我在家休息的意思,和往常一样同班两个小伙伴来邀我一起去学校,母亲才从她们那里得知那天是劳动课,就一定要我在家休息,让同学带话给老师请假。我说一点感冒不影响,不用请假,就追着同学出来了。谁知母亲也跟着追出来,用爱称喊我:侬啊,侬啊!听妈话,回家了。“侬”是我们当地母亲对自己子女婴幼儿时期的爱称,子女几岁大以后别人家的母亲都不会这么叫了,但我母亲一直经常这样叫我们。当时旁边的小伙伴听到母亲还用这个对婴幼儿的称呼来喊我的时候,顿时笑成一团,后来一段时间,她们经常学我妈喊我的这句话来取笑我,我只有埋怨自己怎么有这样烦人的妈。

烦人归烦人,母亲溺爱给予的好处我还是乐于坐享其成,如果说母亲轻视培养孩子劳动素质这种做法不值得提倡的话,那么她对我一次错误行为的处理,却是十分的英明,让我受益匪浅,铭刻在心。《论语》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这个家里的乖乖女,学校的好学生,也有过一次偷东西的经历。大约在读小学四年级的一个星期天,我们四个小伙伴一起去附近的电厂车间旁边挖芭蕉芋,得了大半箥箕,拿到其中一个小伙伴家里煮,当时锅里飘出来的香味好像比以往吃过的芭蕉芋都要香,因为这是经过自己用力挖来的,就相当于自己的劳动果实了。正在兴奋之际,同学的母亲回来了,当她问清楚了锅里芭蕉芋的来路之后,马上破口大骂,顺手抓了根烧火棍就往她女儿身上劈,我的小伙伴一边哭着喊妈一边逃跑,我们几个也吓得逃离她家。

同学母亲暴风骤雨般的场面,让我们不敢想象自己母亲会怎么做,几个小女孩在外面溜达到傍晚,终于合计好了一定要瞒着家长,死不承认,才硬着头皮各自回家。显然母亲已经听说了这件事,她问我有没有参与“偷芭蕉芋这件事”, 看到母亲态度这么温和,这么真诚,简直不怒自威,我不敢不说实话,马上就承认了,接着又补充说,那芭蕉芋好像是自己长的,没有人种的。和同学母亲棍棒教育的方式完全不同,母亲听了之后,让我坐到她旁边,跟我谈了好长时间。这次和风细雨的谈话,让我明白了这样的道理:电厂厂区有围墙,所有围墙里面的东西,都是人家的东西,就算那芭蕉芋是野生的,也是有主人的,不经允许就去挖,和偷窃差不多;偷窃是一种很坏的行为,被人知道了,被人抓了,后果很严重,很可怕,这些行为以后不允许再做。

长大以后,我经常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位懂得溺爱,懂得教育的母亲!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谨以此献给伟大的母亲。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