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木头里的人生哲学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5-23 09:54:58

 

那年,我的人生跌入低谷。辛辛苦苦用实力争取到的职位却被别人顶替,于是,一肚子的委屈化为消极的阴霾,我开始得过且过混日子,敷衍了事做工作。结果可想而知,不久我被公司委婉地扫地出门。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感觉世界一片灰暗。灰头灰脸的日子里,父亲没有给我安慰,只是,偶尔叫我吃饭,偶尔偷偷进到我的房间里看看。除此之外,父亲依旧心定气闲地侍弄他的盆景。父亲痴迷盆景,小小的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生机盎然的盆景,浇水、施肥、捏弯儿、造型,一忙就是一整天,父亲不疾不徐,沉浸在他的盆景世界里,似乎天下就没有别的大事,比如,他的儿子已经失业在家。过了好些日子,那些委屈不平终于被时光冲谈,父亲突然乐呵呵地叫我出来,和他一起欣赏他的盆景,他指着一盆他最得意的盆景说:“我这盆盆景有人出三万元呢,可是,你知道当初我从山里拿回来的树桩什么样子?嘿,别提了,是一个老头当柴火烧的呢,经过这些年的培养这家伙竟然升值了!”我疑惑地看着那盆盆景,果然,根部千疮百孔,枝条七拐八扭,但老树勃发,岁月沧桑别有一番韵味。父亲笑呵呵地说:“我想我这盆景的价值无非在于我对它多年的锤炼,你看我穿凿它,让它的根有了岁月的痕迹,我绑扎它,使它的枝条更富美感。”听父亲娓娓而谈,我心里一动,父亲莫非是要告诉我,人也一样,有了挫折困难的锤炼,才有了生活的韵味,才有了人的价值?

但父亲没有说,而是见我有了兴趣,便毋庸置疑地和我约定下午陪他到山里转一遭,找盆景素材去。下午的阳光很明媚,温暖而舒心。在山上走得气喘吁吁,父亲却突然停下来,如获珍宝地对我说:“你看,终于找到好东西了!”我顺着他手指一看,什么呀,一堆沤烂了的枯树桩,虫蛀蚁咬已经惨不忍睹。见我失望,父亲却笑着说:“别愣着,帮我拿回家去,最近我要做一个枯木盆景呢!”虽然我不明白,但还是帮父亲把一堆烂木头拿回了家。一个下午,父亲都不闲着,把烂木头洗净烘干,打磨,上蜡。天渐渐晚了,我无聊地在院子里拨弄父亲的盆景,而父亲却突然大叫我的名字。我进屋,父亲激动异常,好像要把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展示给我似的说:“看,枯木盆景大功告成。”我一看,顿时目瞪口呆,那哪里还是一堆烂木头,展现在我眼前的是气势恢宏的山水画,枯木化成的山崖峭壁巍峨高耸,峭壁山树木繁茂而坚韧,山谷中却江水滔滔。我顿时惊叹于父亲的巧手,活脱脱把大好河山用一堆枯木浓缩,让人浮想联翩,心潮澎湃。

父亲拉着我坐下,然后突然问我,有什么感想。我恍然间明白,父亲要告诉我的,是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关于人生的。就如父亲给展示的两盆盆景,一个人,只有经历挫折的锤炼才有了价值,你的价值,有时候在某个地方可能如一堆烂木头,可是,换个环境,确实充满诗意的盆景。对于生活,对于生活中的事儿,换个眼光,换个角度去看待,一下子便不一样了,平凡的眼光看到了烂木头,而用艺术趣味的眼光去看,看到的却是满眼美好。

父亲从未正儿八经地送我东西,但这两盆盆景却送给了我。而盆景却一直激烈着我,一直到找到工作,重新上路,走到工作生活顺水顺风。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