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76:阿申斯基区→车里雅宾斯克 再跨欧亚大陆分界线
鞍报全媒 2019-11-07 14:04:32

  

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早晨8点半,大叔们离开乌拉尔山上的大车店,继续向东,奔向车里雅宾斯克市。这座城市是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的首府,19世纪末,这里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起点。

对于车里雅宾斯克,大概全世界最深刻的印象要数发生在2013年寒冬时节的那场陨石坠落事件。那一天,一颗陨星以每秒大约30公里的速度坠落,陨石在车里雅宾斯克上空燃烧解体,破碎成若干块,爆炸引发冲击波,导致约3000座建筑物受损,造成超过千人受伤。当时,这一事件引发全球关注,有媒体称,这可能是有记录以来首次因为“天外来客”造成的人类受伤事件。

大叔们在翻越冰雪中的乌拉尔山时,当然谈论起了六年前这起引发无数猜测与好奇的陨石坠落事件。地球那么大,那颗巨大的陨石为什么偏偏坠落于这里?作为欧亚大陆分界线的乌拉尔山连绵不尽,此时白雪皑皑,路面结冰,向下可以望见山谷里连片的小房子,屋顶上落满积雪,看起来就像大块的奶油蛋糕。

大叔们住在大车店里的一夜,雪一直在下,但是还好,因为山中的这条公路非常繁忙,大车小车跑个不停,所以公路上的雪没存住,全都融化了。不过结冰路段处处有,多亏及时更换了冰雪轮胎。

中午,大叔们跨越了乌拉尔山上的欧亚大陆分界线。大约两个月前,他们在叶卡捷琳堡西郊的欧亚大陆分界线上蹦来跳去,玩了个嗨。但是此时,他们只是停下车拍了几张照片,就冻得哆哆嗦嗦,赶紧跑回车里去了。

进入车里雅宾斯克市,阳光明媚。这里在18世纪成为居民点,继而成为地区政治中心。19世纪末,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筑,当时作为西伯利亚大铁路起点的车里雅宾斯克,成了俄罗斯的重要交通枢纽和商业贸易中心。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躲避战火破坏,有60多个工厂迁到车里雅宾斯克,生产各种军工产品,这里成为前苏联主要重工业城市之一。

大叔们入住民宿,打了一辆出租车,请司机带着他们逛逛车里雅宾斯克。基洛夫卡步行街被称为车里雅宾斯克的“阿尔巴特大街”,但是当然,这里远没有莫斯科的热闹,甚至可以说,至少在大叔们游逛的这一天,这里就像天气般清冷。

闲言少叙,上图片——


翻越乌拉尔山,山下是白雪覆盖的村庄。


乌拉尔山上的冰雪路面。


路上的车祸现场,让大叔们更加谨慎。


乌拉尔山弯道、坡路不断,兼有冰雪。


乌拉尔山上的欧亚大陆纪念碑。


大叔们把车停在纪念碑附近的小广场,拍了几张照片就被冻回了车上,山风凛冽,实在太冷了。


大叔们预订的民宿就在这栋普通居民楼里,楼前有积雪,天寒红叶稀。


出去逛逛车里雅宾斯克。湖面已经结冰,远处的摩天轮也已静止。


湖边半冰半水,不畏寒的野鸭在冰水里自在来去。


湖边的雕塑,大叔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喜欢他手边的大书,喜欢他沉思的神态。


湖畔长椅上的画作出售。


冰天雪地中,纸上的黄玫瑰呼之欲出。


旁边有人画肖像,初冬时节,又见俄罗斯人战风斗雪的火热与浪漫。


露天书摊儿,让人流连。


列宁广场上的列宁雕像。


古旧的有轨电车敞着车门驶过。


有轨电车从浅黄色的剧院门口叮叮叮地开过去。


大叔们在这里吃午餐。


两个既不懂俄语也不懂英语的大叔,走到哪里都是这样点餐的。


然后,橙汁儿就上来了。


味道香浓。


车里雅宾斯克1736——2003商业街。车里雅宾斯克的名字就来源于1736年建造在这里的一座要塞的遗址,因此1736年对于车里雅宾斯克有着重要的意义。


这座纪念碑的底座上,雕刻着铁路开通的场景。大叔们因此判断,上面的雕像应该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筑有关。1892年7月,西伯利亚大铁路从车里雅宾斯克往东修建,这里成为起点。


纪念碑底座上的铁路主题浮雕。


这是车里雅宾斯克另一座重要的雕塑,但是依然查不到相关的中文资料。大叔们从中心人物手中的马鞭和衣着装束猜想,这也许与车里雅宾斯克最初的城市起源有关。


步行街上,穿着婚纱在冰雪中拍照的新人。


这条基洛夫卡步行街被称为车里雅宾斯克的“阿尔巴特大街”,街边有特色的雕塑很多,比如这个弹吉他的人。


拿着帽子的乞讨者。


乞讨者满眼都是无助与哀愁,深深地打动了大叔们。


神气的官员。


捧着调色板的画家。


骆驼和手上落着小鸟的人。这个雕塑特别有丝绸之路的味道。


街头的马车和拄着手杖的绅士。


琳琅满目的二手店,大叔们总是会在这样的店逗留很长时间,因为每一样东西背后,一定都有属于某个人的故事。这些故事,让商品变得动人。


车里雅宾斯克在卫国战争时期成为前苏联坦克生产重镇,被称为“坦克城”。这个与坦克、英雄有关的雕塑,是“坦克城”的一个缩影。

晚安,大叔的粉丝们。明日库尔干,持续上新,敬请关注。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