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65:奥斯维辛→华沙 波兰永不亡
鞍报全媒 2019-10-27 21:34:55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在波兰的旅行,是在历史中穿行。

大叔们进入波兰首都华沙,几乎全没有旅行者的轻松——这座城,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即使是仅仅读过非常简略的波兰史,也会在华沙的城堡、广场与街巷间生出悲悯与敬意。

华沙,被称为“凤凰城”,是因为它的战后重生。

华沙在二战中几乎被夷为平地,九成以上的建筑被摧毁,全城80万人死于战争,大量市民逃离华沙,百万余之众的城市在战争结束时几乎被遗弃,只余千余人仍在废墟里坚守。大叔们看过多张战后华沙的照片,砖石瓦砾,残破不堪。但是时隔70余年,当他们站在华沙老城,看到的却是一个“古老”的华沙——不屈的波兰人依照18世纪的城市风貌画作以及战前华沙大学建筑系师生测绘的老城重要建筑及广场、街道图纸,重新“复原”了华沙。华沙人在被德军蓄意炸毁的城市中掘地三尺,找出一切能找到的残骸,想方设法将其嵌入重建的建筑。每一个参与华沙重建的波兰人都严守这样的法则:“连墙上的一条缝也要原原本本地复原”。 流亡海外的30余万波兰人回到华沙,战争幸存者、流离失所者从波兰各地涌入华沙,他们倾尽所有,义务献工,按14-18世纪的样貌原原本本、并且尽可能使用废墟中扒出的原有材料,复原了这座老城。1980年,华沙旧城区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作为“十三世纪至二十世纪几乎完全重建历史的杰出典范”。这是世界遗产名录的特例,因为重建项目在名录中是极少数的存在。

大叔们站在波兰皇宫前,望着这座始建于13世纪但是几度被毁、1939年甚至被炸得仅剩地下一层然而现在橘红艳丽光彩照人的皇宫,肃然起敬。而它,仅仅是华沙重建的一个缩影。

走在华沙,大叔们常常误以为自己正走在几百年前的波兰,然而这些古老的皇宫、城堡、教堂与广场,真实年龄不过几十年。

波兰人的坚韧不屈,在华沙老城的一砖一瓦间体现得淋漓尽致,恰如波兰的国歌《波兰永不亡》。

闲言少叙,上图片——


巴比肯碉堡,是一个半圆形的防御工事,位于华沙老城和新城之间。


巴比肯碉堡也译为巴尔巴坎城堡,是一座建于1499年的哥德式中世纪碉堡。这是华沙老城的城门,红砖建成。二战期间受到严重破坏,1952-1954重建。


城堡的造型真的漂亮。


入夜之后,大叔们再次路过这里。夜幕与灯光,为这座古堡更添神秘魅力。


古堡里看到的照片与画像。


华沙起义纪念碑。这是一组立体雕塑,主题为几组黑色和深褐色的起义者铜雕,起义者身后是倾倒的方柱和楼板,意思是波兰国家大厦将倾,起义者力图支撑起这一巨大的灾难。1944年8月1日,华沙5万抵抗军举行大规模武装起义,反抗德国占领军,气急败坏的希特勒下令“把华沙彻底从地球上抹掉”。起义持续了63天,波兰军队向德军投降。波兰方面有大约18,000名军人牺牲,超过25万名平民被杀害。历经63天激战,这座城市几乎全部被毁。起义失败后,华沙所有的平民都被赶出了城,有8.7万华沙人被送往德国强制服苦役。


华沙波兰军队大教堂,是一座专为波兰军人服务的教堂,位于华沙起义纪念碑对面。始建于17至18世纪之间,在1944年的华沙起义中被摧毁,后于 1946年至1960年间重建。教堂的大门两边,一边是飞机螺旋桨;一边是铁锚。


华沙弗里塔街上圣杰克教堂。居里夫人在此受洗,距此不远的弗里塔街16号,就是居里夫人故居。


圣杰克教堂内。


圣杰克教堂对过的圣灵教堂。


从圣灵教堂门前雕塑的角度,拍下圣杰克教堂的尖顶。


黄昏时分,华沙修旧如旧的街道空空荡荡,极其安静。


透过朴实的木窗看灯光温暖的书店。


每一家书店都值得流连。


华沙步行街上的餐馆。


又一家既小且温馨的街头餐馆。


大叔们走进一家二手店,旧物满目,各自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二手店的玻璃杯里,满满的都是老照片。温婉年轻的母亲,漂亮可爱的小童,他们的命运大抵可以想见。大叔们注目良久,内心悲悯。


华沙最古老的圣约翰教堂。始建于14世紀,历史上曾多次重建;华沙起义时被德军摧毀,战后重建。


圣约翰教堂内部。数百年以来,圣约翰教堂是波兰政治和宗教活动的重要中心,曾是国王加冕之地、波兰王室的御用教堂,意义非凡。世界第二部宪法《五三宪法》在这里颁布。


夜色中的华沙皇宫。


著名的西吉斯蒙德圆柱是华沙最著名的地标之一,兴建于1643年到1644年,为了纪念国王西吉斯蒙德三世,他在1596年将波兰首都从克拉科夫迁往华沙。西吉斯蒙德圆柱在华沙起义期间被德国人拆除,1948-1949年重建。


深夜的街头餐馆依然有顾客低语。


大叔们在这家餐馆吃晚饭,他们说这里是“华沙饺子馆”。


波兰饺子,有人说这算得上是波兰的“国菜”。 据说波兰饺子的做法世代相传,杯子扣出来的才是正宗波兰饺子,什么馅儿都有,包括什么树莓馅儿草莓馅儿樱桃馅儿。


“华沙饺子馆”美艳而端庄的服务员。


深夜宁静的华沙街道。大叔们走在这里,耳边似乎响起华沙起义的枪炮声。


回头再说说从奥斯维辛到华沙一路的风景。这里是维利奇卡盐矿,在波兰克拉科夫附近,是一个从13世纪起就开采的盐矿,已基本停产。


维利奇卡盐矿博物馆。据说这里算得上是全波兰最贵的景点,地下景观非常震撼。但是因为时间紧张,大叔们并没有深入矿井内参观。


盐矿的小火车。


波兰田野的秋树。


山林里的红叶。


进入华沙,偶遇一辆拉风的摩托。


大叔们入住的民宿,主人是大学里的语言学教授。


民宿窗边,大叔们喝下抵达波兰后的第一杯咖啡,窗外的秋树黄绿参半,正在橙黄橘绿时。

晚安,大叔的粉丝们。明日继续华沙,持续上新,敬请关注。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