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59:萨格勒布→萨拉热窝 大叔寻找瓦尔特
2019-10-21 14:57:17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中国上映的时候,两位大叔不过十来岁,但是这部英雄电影不知道看过多少次,看到烂熟于心,永志不忘。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是啊,暴风雨就要来了。”

这样的经典台词,他们模仿着电影里的腔调演练过无数次。

今天,他们离开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一路向东南方向行驶,进入波黑,来到了在儿时的梦中出现过许多许多次的萨拉热窝。

在萨拉热窝,他们要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瓦尔特开火的那座钟楼。当大叔们亲眼看到小时候在电影里看过无数次的钟楼,血好像一下子沸腾了,耳畔响起了《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主题音乐当当 当当 当当当……

热泪盈眶。

时光仿佛倒流,他们重新回到童年,举着一根树枝当瓦尔特的枪,一边冲锋一边给自己配乐,当当 当当 当当当……

他们不仅看到了钟楼,还找到了那个钟表店,还有德国人发出最后通牒的那座广场……

瓦尔特保卫的萨拉热窝,是大叔们欧亚自驾行的重要一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此行的初衷之一,他们要圆儿时的梦——寻找英雄瓦尔特。

闲言少叙,上图片——


这幅《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海报,曾经让大叔们的童年激情燃烧。


远远望见瓦尔特开火的钟楼,大叔们瞬间有泪湿之感:儿时梦圆。


走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它在那里,瓦尔特还在上面吗?


大叔“坦克”向当地人打听,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钟表店。


在电影里,钟表店老板谢德准备以身赴难去为瓦尔特做顶替与掩护时,他曾经环视了这家钟表店,那时候,店铺墙上挂满各种挂钟,离5点钟还有半小时光景。

“我要走了。”

“您到哪去?”

“去找我的归宿……”

谢德和徒弟在钟表店里最后的对话,大叔们记忆犹新。


如今,这家钟表店多元经营,兼售油画。老板不知道,两位来自中国的大叔此刻内心是怎样的汹涌澎湃。


萨拉热窝的老广场。就是在这里,德国人喊道:“萨拉热窝的公民们,德军司令部向你们发出最后一次通告!”


这座尖塔在《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多次出现。


这个场景,大叔们都深有似曾相识之感。


走进萨拉热窝深处,安静的街巷间,大叔们会邂逅他们儿时梦里的英雄吗?


萨拉热窝的巴扎,高而朴素的穹顶带来深远的历史感。


萨拉热窝历史悠久,东罗马帝国时期老城的遗址尚在。


夕阳在老城遗址上投下最后一抹金黄。


古城墙上的猫,似乎在望向历史深处。


街头出售的油画。

萨拉热窝最为著名的拉丁桥。一块石碑提示游客,这座看起来平常的石桥在历史上的重要性。1914年6月28日,塞尔维亚青年普林西普就是在这里刺杀了奥匈帝国的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这一刺杀事件成为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漂亮的姑娘望向拉丁桥和桥下的米利亚茨河,“火药桶”今天的和平与安宁,何等珍贵。


这里与刺杀地点拉丁桥只有几米之遥,当年曾是一座咖啡馆,如今成为萨拉热窝一战纪念博物馆。


博物馆前,斐迪南大公夫妇乘坐的汽车依然停在这里。


博物馆橱窗内的照片,还原了萨拉热窝刺杀事件的历史场景。


博物馆的外墙上,嵌有一块石碑,上面用塞语和英语两种文字刻写着:1914年6月28日加弗利洛·普林西普就是从这个地方刺杀了奥匈帝国斐迪南皇储及其夫人索菲亚王妃。


萨拉热窝市中心新教堂,建造历时约11年,于1874年之前完成,至今仍是巴尔干地区最大的东正教教堂之一。


黄昏时分,大叔们再次来到钟楼附近。钟楼亮起了灯光,瓦尔特的枪声已经那么遥远。


夜晚的萨拉热窝,透出空灵的美。




酒吧仍未打烊。


老朋友们聚会,老哥俩手风琴炫技,炉火纯青。


听手风琴的老朋友们,这场景太像老电影了。


晚安,大叔的粉丝们。明日继续萨拉热窝,持续上新,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