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报记者追寻红色足迹⑭】“四柳林”在诉说……
沧州晚报 2019-10-09 18:24:53


       日军2万余人对冀鲁边区开始了残酷的大扫荡。为坚守根据地,保护地委、专署机关,我军与敌人在东光进行了激烈战斗——

    

      穿过一条蜿蜒的乡村柏油小路,绕过一片片绿油油的玉米地。

      记者来到了四柳林战斗旧址,现在的东光县大单镇孙柳林村党支部。

      很多人不知道,这成片的玉米地下面,曾经是村民们无数个日夜挖出来的壕沟,为的就是供八路军行军和打仗。



扫荡与反扫荡

 “四柳林”指的是宫柳林、王柳林、赵柳林、孙柳林4个村,现属东光县大单镇,抗日战争时期曾属鬲津县三区。

这里位于东光正东,南皮正南,宁津正北,相距东(光)南(皮)宁(津)均为25公里,是冀鲁边区一地委、一专署机关活动的根据地。

1942年震惊冀鲁边区的“六·一九”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在东光县大单镇孙柳林村党支部,记者见到了83岁的老人孙印科。

1942年,四柳林战斗发生的时候,孙印科才7岁,他清楚地记得日寇扫荡的日子充满了恐怖。

1942年6月9日,日军2万多人分别从德州、连镇、泊镇铁路沿线出发,并配以大批伪军,南、北两线向东推进,对冀鲁边区开始了残酷扫荡。

边区军民在共产党领导下,浴血奋战,开始了顽强的反扫荡斗争。

中央军委电令华北,要冀鲁边区部队到津浦铁路接应冀中突围出来的部队。

为坚持根据地的反扫荡斗争,一地委、一专署机关和警卫连干部战士于18日下午转移到四柳林一带,机关就驻在大单村。

傍晚,一地委青救会主任燕明同鬲津县青年连指导员鲁英等,率鬲津县青年连和部分青年抗日先锋队约70余人驻在小单家村,鬲津县一连由连长沈玉臣带领驻在宫柳林。

19日拂晓,北面的敌人到了刘大瓮村,距大单只有七、八里路。

      专署、地委机关组织干部战士从大单出发,沿着通往三营盘村(即李营盘、张营盘、孙营盘)至鬲津河堤的交通沟转移。

       到了河堤向东一看,一大队日军顺着河岸向西而来。

      因部队在交通沟内行走,敌人未发现,但抢占鬲津河岸,穿越鬲津河已经来不及了,只好顺原路回到大单,改由大单至寺后杨、砥桥的交通沟到了鬲津河堤下。

      这时天已大亮,埋伏在河岸上的敌人居高临下,轻、重武器一齐开火,有些干部战士当场牺牲或受伤。

       突围不成,地委专署又组织人员顺原路边打边撤。撤到寺后杨附近时,一专署专员石景芳中弹负伤,从马上栽下来。警卫连长孙国栋背起他就走。

       石景芳对孙国栋说:“别管我,快去指挥部队!”他忍着剧痛继续组织突围。

       这时,从寺后杨村西南又冒出一股敌人。敌人两面夹击,枪声像刮风一样响个不停。

      专署机关见崔达家方向没有动静,就从王柳林至崔达家村西的南北交通沟里向崔达家突围。

       刚到崔达家通刘连庄的东西交通沟前,隐蔽在沟里的日军突然开火,在交通沟里的60多名干部战士大部分身亡,一地委书记杜子孚中弹牺牲。

      敌人四面重兵包围,石景芳等带领剩余的人被压缩在赵柳林村东一片开阔地上。

      敌人端着机枪嚎叫着冲上来,他们在开阔地的一个坟场中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由于寡不敌众,石景芳等人壮烈牺牲。

黎明前的黑暗

驻在小单家的燕明,在拂晓听到枪声,又发现逃难的群众,断定敌人在合围,于是一方面派人与地委联系,一方面组织青年连顺着交通沟向黑龙村方向转移。

      青年连大部过去了,敌人合围上来,燕明等十来个人被卡在包围圈内。

      这时派出的侦察员回来报告没有找到地委。燕明带通信员等人又到大单找地委,但还是没找到。

      他带着通信员李学礼向西北方向的刁庄、姬庄突围,找军区领导汇报战况。

      沈玉臣带领鬲津县一连在宫柳林接到情报后要转移时,敌人已把村子包围起来。

      鬲津县一连武器好,战斗力强。战士们利用黑夜与敌展开了白刃战,杀出一条血路。

      沈玉臣命令一个排向砥桥方向突围,其他人由他带领向东突围。当他带着人冲到王柳林和孙柳林之间时,又遭到了敌人截击,他们突出去后只剩下不足20人。

      同日,鬲津县青救会主任王友林所带三区队也在崔站以南大洼遭到敌人的包围,他们在向西南冲到西洼刘时,孙队副和20多名战士牺牲。

      这次战斗,从拂晓一直打到中午,杜子孚、邸玉栋等300余人牺牲,被俘的40余人宁死不屈,最后全部被敌人杀害。

      20日上午,敌人从柳林、小单向东北方向撤走。

      敌人走后,当地的党政军领导周化南、高汉章、石青、林青等人和部分群众赶到现场,他们含泪辨认,掩埋了烈士们的遗体,还派人把战斗经过向上级党委进行了汇报。

      四柳林战斗以后,冀鲁边区军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坚持斗争直至取得最后胜利。

为维护和平时刻准备着

 现在,孙柳林的村民喝上了长江水,户户通上了天然气,用上了新厕所,二层楼房也越来越多。

      孙印科老人告诉记者,抗战的时候,村民们全力支持八路军作战,常常在夜里帮助八路军挖壕沟。

       2公里的土地,军民合作,一共挖了约400多个壕沟。

      现在,壕沟变成了土地,土地上种满了庄家,盖满了楼房。

      每当空闲的时候,孙印科就会跑到四柳林战斗纪念碑前,摸着碑文,默默地待上一会儿。

      与孙印科有着同样爱国情结的73岁乡村退休教师崔庆文,更是满怀一腔热情。

      每逢清明节,他都会自发地组织学生们来到村党支部的抗战文化展墙怀念先烈,他将四柳林战斗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告诉孩子们,现在的美好生活得来不易。

      在东光县烈士陵园里,还存放着四柳林战斗中牺牲的英烈的骨灰。

      津南妇女抗日救国总会会长、冀鲁边区妇女救国总会主任崔兰仙烈士的骨灰也在其中。

       每年他的子孙后代都会带着鲜花来悼念她。

      记者来到东光县烈士陵园,看到满墙英烈们的照片、激战的壁画,还有崔兰仙骨灰前那一束束鲜花。

       王伟东园长告诉记者,在这里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烈士,他们都是人民心中永远的英雄。

策       划:殷毓平

执行策划:李金焱    彭   玲

版       式:陈   静    吴   磊

记       者:董芳辰  

通  讯  员:邢   浩    张   帆

鸣       谢:“祖国之歌”电影港团队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