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粉圈生涯:置身事内的旁观者
原创 2019-10-08 16:23:23

或许是追的人多了,星也多了,现在的“追星”让人感觉是个烂大街的词。谁还没追过几个明星呢?成为一个人的粉丝变得越来越简单,无数可以获取的资源让人甚至感到某个明星是比自己身边人离自己更近的存在;而当个粉丝似乎也越来越难了,规矩、程序、恩恩怨怨,粉圈像是个战场,粉丝们今天还“同仇敌忾”,一觉醒来可能就调转了枪口。

M是这追星大军中的一员。从初中时家里连上了互联网开始,近十年的追星历程足以为这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打上“资深粉丝”的名号。但不同于圈外人对粉丝的认识,她给人的感觉并非一味的狂热或“佛系”,而是一种真情实感的若即若离,可以说是一个置身事内的旁观者。

圈子

M的追星地图不小。

最初的时候,她看港台偶像剧粉上了其中的明星团体。那时人们甚至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圈子”概念,似乎全国上下都在为他们尖叫。成为典型意义上的粉圈中人是在迈入二次元大门之后。她为动画中的人物写文、向大家安利,但即便这样她自己也还没有对“圈子”产生明确的认知。虽然知道会有为了人物CP对撕的骂战,但自己年纪小也骂不出什么来,先在词汇量上输了一大截,“‘你这个臭猪猪’种话骂出来就很可笑”,于是干脆闭麦装作看不到,只是圈地自萌一番而已。

后来她又进了日圈、韩圈、国圈,几种不同风格的追星文化经历下来,M逐渐感受到了追星和追星之间的不同:韩国有着非常成型的偶像文化和体系,粉丝多、市场大;而日本则要小众很多,近两年虽然在往成型的角度发展,但粉丝们也不太看重数据,还是倾向于自顾自地玩。

M不是“墙头派”,对于在不同的圈子里追星,她似乎更偏向于跳脱单纯喜爱之外的“尝试”,选择看韩国的创造系列综艺节目是想看看各种不同公司出来的艺人是怎样的,入坑中国版的创造系列的初衷也是想看看在中国这样不甚成熟的偶像体系之下,类似的偶像养成类节目会和韩国有什么差别。

这是我对于她“旁观者”身份的第一次感知,因为她经常会在追星过程中打开“上帝视角”,于是此时她就不仅是对明星偶像本身感兴趣,而是对整个娱乐文化和粉圈生态感兴趣了。“对于中国的创造系列我一开始是很唱衰的。因为在一个不成熟的体系中甄选偶像一般是选不出什么人来的,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野生野长了。可能是因为此前国内没有这种形式,突然来了一阵偶像潮流,机会就井喷式的出现,全都让这一批偶像赶上了。”

我本以为资深粉丝应该是更愿意讲故事。但采访过程中,相比于某件具体的事情和某个难忘的追星经历,M讲的更多话是这样的看法。她说自己的追星可能不如很多其他粉丝那样快乐,是因为她的追星一直伴随着自我怀疑和成长。

粉丝

“我挺不服管的。我可以为偶像做很多事,但是要是让我加入什么组织我不干。我很享受散粉的身份。”M这样说,但其实她从未给自己预设一个在粉圈中的定位,比如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粉丝。她说粉圈里很多事情并没有绝对的对或错,有的人认为你说的话容易给自家偶像招黑,应该删掉,但有的人就认为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粉丝难道还不能出言维护吗。所以很难分清到底哪边的意见的正确的,就按照自己舒服和喜欢的方式来就好。而如果从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位要做一个大粉或者怎样,反而会让人感觉追星的目的不单纯。

M对粉丝角色的底线要求是“要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对偶像的职业有利的事情”。近几个月,她成了国内创造系列节目中的一位年轻偶像的粉丝。为了让自己支持的偶像顺利出道并保持团体中的较好位次,M积极地在各种关联平台上为那位偶像投票、打榜,自己的账号投完再借用朋友的账号投票,常常为了贡献更好的数据忙活到后半夜。“他们现在参加比赛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更多的投票。你说你是他的粉丝,但是不投票不打榜,平时看看图听听歌就下线了,那我不觉得你是他的粉丝,连消费者都算不上。”提到圈内所说的“白嫖粉”,M有点激动,她觉得花多少钱或者投入多少精力都不是什么硬性规定,但是根据偶像事业的需要和自己的能力,总归要做点什么为偶像好的事情。如果偶像没什么实质上的需求,那“说两句好话也行啊”,如果别人感受不到任何一点粉丝主观上想为偶像做事情的意愿,连动动手指头都不愿意,“我觉得要不得”。

今年仍是个大学生的M直言自己没多少额外的精力允许自己匀出固定的空闲时间来加入后援会或是成为偶像的站子。她会自己搬运些国外的信息,做视频和周边的产出,也会和小范围内的粉丝朋友聊天,在日圈认识的朋友会经常一起交流和明星无关的事情。因为大家的兴趣点都比较类似,所以一起待久了就成了生活中很好的朋友。这是比较自在的状态,要是做了大粉的确非常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论,越大的粉越容易因为自己的一句话造成更大的后果,但做个散粉就可以更“闲云野鹤”一些。

M会加入粉圈骂战,粉丝互撕没有让她退出这场“战争”是因为她还是认为偶像的事业和粉圈时非常密切的,要想支持自己的偶像就必然不能真正远离粉圈。“我尽量不会去看那些黑酸言论,没必要给自己找难受。”

偶像

M的追星,让我感到她真的是在追逐一颗星星。

小时候她觉得偶像就应该对粉丝非常好,或者是漂漂亮亮就行。但是慢慢的,她不把他们当成偶像了,会希望有一个人他想要传达一些东西,他有自己理想追求,而不是把赢得粉丝好感和赚钱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M说自己天生慕强,她真情实感喜爱的明星都是业务能力很强又带着一些不愿“经营”自己的高级气质。她爱他们身上不同于其他偶像的地方,愿意保护那些他们坚守的东西。

在追一个偶像之前,M会先去找这个人的采访,“我想看看他对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的看法,想知道他有没有对未来的规划,是不是朝着自己的规划走”。有些人觉得,唱歌的人就是要把歌唱得好听,跳舞就是要把舞跳得好看。但是M觉得一个偶像不同于一个唱歌好的人或跳舞好的人的地方就在于偶像应该在传达自我。艺术本身应该是传达思想的媒介,媒介搞得再好没有传达的价值和世界观也是没有灵魂的。“如果你问很多偶像,‘你为什么要这样唱歌和跳舞’,大概很多人都会哑口无言吧”。

她不会接受偶像主动谄媚别人。有些偶像团体的见面握手会上,小偶像们会非常主动的去签到场粉丝的手,甚至是非常近距离的十指相扣。类似的行为被称作“钓粉”。在M看来,钓粉意味着这个偶像自身实力不够强,舞台效果不够好,要想吸引别人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而她热爱的强者,是那些让她意识到原来世界上还有一些和我们不一样的人存在,他们不会为了我们每天担忧的学分绩或是找男朋友烦恼,那些人是闪亮的,拥有着普通人在普通的生活里见不到的天才特质。正因如此,M希望粉丝和偶像之间的距离能够远一些,假设偶像成了自己生活中的邻家哥哥或邻家妹妹,那么粉丝的幻想空间就会越来越大,好像粉丝和偶像同处一个空间,偶像就变成了触手可及、可以得到的存在。“这种想法我不允许,我也不希望别人对我的偶像有这样的想法。”追星时过分的真实反而带给了M一种不真实感,梦想“照进现实”之后似乎会变成一种廉价品而不再值得人仰望。

追星带给M的是无限的思考,她会想自己为什么喜欢他们,为什么会脱粉,自己想要什么,偶像们想要的是什么。她甚至有时候会想成为一个偶像,不是为了当偶像,而是为了站在偶像的视角看看从偶像的眼里看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会怎么看待粉丝?他们会对自己的前程是怎么看的?“追星是我生活的支撑,多了一个很在乎的人在,就会为他的快乐而快乐,为他的不快乐而不快乐。虽然他并不在身边,但他会安慰到自己”。

M的情绪会因为那些星星而产生很大的波动,因为她把自己的偶像当作理想中的自己。有些人会把偶像当作自己的理想男友女友,于是会为了他们恋爱结婚而伤心,但是M把偶像看成自己永远无法达到的目标。她的追星不再是追一个人,而是追逐一个热爱但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实现的人生信条,这个虚幻的信条具像化便成了偶像。别人伤害了自己的偶像,就好像是伤害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偶像不成功或者自己厌恶的对象成功了,M就可能会陷入自我怀疑。谈及她正追的偶像,M说:“我不怕他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偶像,我怕他失去他眼里的光。我怕他安于现状,我怕他忘记自己之前是怎样奔跑的。”

M的理智思考让我觉得她是个旁观者,但她的真情实感又让我觉得她置身事内。实际上追星对她而言就是跳脱出自我去思考远方那个理想自我的化身。

“我理想中的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有才华又一骑绝尘的人,但是又不用受到别人管束。别人都是庸俗的,但是我可以放肆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向往这样独特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