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去看你——三位粉丝的一次追星经历
原创 2019-10-08 16:09:17


 

粉丝群体总是不为他人理解——演唱会现场有必要那么疯狂吗?为偶像哭也太夸张了吧?你们的钱都是风刮来的吗?但每每问起他们,回答总是心甘情愿。

我们邀请了三位粉丝朋友,聊了聊她们的一次追星经历。

 

 

【偶像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因为偶像而认识的朋友】

 

2019年寒假假期刚完的时候,我去看了一场演唱会。是在偶像元年出道的那个组合,她们在北京的第一场演唱会。

从她还在参加选秀比赛的时候我就开始追起,在某一期比赛中,或许是因为比赛的艰辛,或许是有些许委屈的哽咽,她在比赛现场落泪了,鼻头红红的,这一时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被击中,于是开始为她投票,给她剪视频。利用各种素材剪的视频在微博上发出后,就有其他粉丝来问我,要不要加入剪刀手的站子。我本想以自己的事太繁忙为由推脱,但她们告诉我,这个站子很佛,会有很多剪刀手一起玩,平常也只是比较随意的产出,没有硬性规定。我想一想认识人一起追星也挺好,便加入了这个站子。

加入之后,我便跟这个站子里的人熟悉了起来。大家常常在群里面一起聊天,聊我们的偶像,也会聊自己的情感生活。一群人的情感投放就像是一个放大镜,当偶像有了好看的图,我们对她的感情被集体扩大,但当偶像有了一些争议事件时,我们对她也有共同的冷淡与不满。

 

我从演唱会前一周开始减少每天的卡路里摄入,保持体重,绞尽脑汁想那天应该穿什么衣服。我想我不是想以一个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偶像面前,没有抱着“万一偶像看见我,我不能太糟糕”这样的想法,我只是觉得追星应该要有一点仪式感,就像签售之前要把手洗干净喷上香水,看演唱会一定要穿好看的衣服化好全妆。

到了演唱会当天,我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没有彻夜的失眠,也没有过早的清醒,我一如往常九点床,做自己的事情,点了份外卖当午饭,就着几集美剧。下午一点,我开始化妆,然后出门,坐了40分钟地铁来到五棵松,跟群里的朋友约好了先见面,然后一起看演唱会。

到达场地之后,我们被引导到一个房子里,房子是给各家粉丝准备的,里面是应援物。为了让给偶像的灯牌亮起来,我们得把电池这些不允许被通过安检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塞进衣服和包里面藏着,带到场地里面,装上灯牌。

 

演唱会的现场很吵闹,我猜想大多是高中生和大学生,精力旺盛。他们在自家偶像出现的时候就开始喊口号,大声尖叫,甚至为了比拼人气,试图以音量大压倒别家。然而我和我的朋友之中,只有我的年纪较小,还在读书,其他人大多已经工作,我们都显得有些沉默。我不愿喊那些无聊的口号,没有相机长炮的我拍不了照,手机放大倍镜像素太差而手机支架又坏掉的我也录不了视频,我只是认真听歌。这是我第一次看偶像的演唱会,实在不如歌手演唱会的惊艳。我只是看着人发呆,偶尔低头玩玩手机。

散场后,跟约好一起来的朋友去周边的海底捞聚餐,由于这大概是最近距离的聚餐最佳选择点,我们周围恰好都是别家粉丝。他们在开始吃饭前还会喊一遍偶像的口号,然后再开动。我们只是一边吃一边帮着站姐挑挑图,聊聊最近饭圈的八卦,最后就此散去。

 

很久以后我会想起这个夜晚,演唱会的印象留存不多了,唯有跟这群人在一起画面,形成了我唯一的记忆点。我想偶像对我来说也没有那么的重要,因为偶像认识的朋友才是我珍视的东西。

 

 

 

【他是我平凡生活的浪漫梦想】

 

意外太多了。

最大的意外是,去看他决赛的前一天晚上,我的手机突然坏掉,不能接听电话、使用流量,完全与网络的其他端失去了联系。而第二天,我就需要出发去车站,在车站乘坐爱奇艺的大巴车,经过一个半小时小时的颠簸,才能到达训练营,通讯工具的缺失实在会让这段路程太过艰难。于是我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下单了新手机,并让商家给我配送到车站,当面交易。

准备太久了。

减肥持续了一个月。染了两次头发,就想试出哪个发色更好看,更适合自己。买了新帽子、新衣服、新鞋子、新包,全身上下几乎都是新的,还是想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他面前。

为了能在决赛到现场,亲眼见证他出道,真的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我得提前找黄牛用高价买票,但还是担心会有被工作人员质疑票的来源的风险。我得把无数的任务推到一旁,不管不顾地走向他。

那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化好妆以后出门,跟约定好同去的人一起前往车站。他的后援会在车站里组织领取灯牌手幅之类的应援物。到点了,公司的大巴车却没有准时发车,我领好了手幅坐在麦当劳,晃晃悠悠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也开始晃荡。等了好久,终于出发。乘坐摇摇晃晃的大巴车去位于河北的训练营。路途遥远,路上的风景也并无太多变化,我的心却随着靠近一点一点的飘起来。

去的人很多,毕竟是决赛,毕竟有这么多的练习生。更有去年节目出道的团的粉丝来到这里,像是示威一样,播放他们的偶像的歌曲。我心想,大家应该都是一样的。还有很多人,出于对偶像的绝对爱护和周全的考虑,在现场派发应援物。整个下午,我都坐在大厂旁的咖啡厅里耐心等待。中午只吃了一个面包的我,晚上仍然只能选择吃面包。

排队入场也并不容易,人流量极大,三道安检又无比严格。我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进入了比赛场地。

最后,我终于站在了狭长舞台下的池子里。我跟着其他的粉丝一起呼喊他的名字。当大屏幕播放他的VCR的时候,我突然大声地哭了,前面的人回头皱着眉头看我,但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我知道他有多么不容易,我也清楚自己能在这里看着他以后能走上这条路,有多么不容易。我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属于他的口号,希望他能听见我的声音,能让他知道我的小小力量。

他真的做到了,他C位出道,我们彼此成全。

今年7月份,我又要去他的生日会见他了。我的生活有些平凡,每天只充斥着普通人的情绪,也会偶尔有少年心。只有他,是我平凡生活里唯一的浪漫想象。我想要变得更优秀,让他能看见我,知晓的名字。

我曾愿往,你可知我仍愿往。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非常难过,但我还是爱他】

 

凌晨5点,冬至的北京天还没亮,舍友都在熟睡。我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下来,简单洗漱后,拎起提前收好的书包出了门。

月亮还挂在天上,学校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地铁里的乘客也寥寥无几。我的心里却像有蝴蝶在飞。

这是我第三次去见他。

和其他追星女孩不同,我关注的是一位运动员。不知何故,尽管他们平日总在北京训练,但各类比赛总是不在北京举办,每年联赛的天津站成为我与他的一年一会。男孩子的心思总是难猜,我也自知买不起太贵重的礼物,便在书包里带了一只苹果,希望能亲口对他说句圣诞快乐。

书包很沉,除了苹果,还放着相机、手幅、为得到签名预备下的以他名字命名的球拍。

 

8点20分,我经地铁换乘动车、再换乘地铁,到达天津某体育馆,与共同关注这位运动员的一位朋友汇合,在场的还有其他粉丝。她提前一天到达天津,听她说起昨晚训练时间运动员们给在场球迷都签了名合了影,我便期待今早的训练时间也有这样的“福利”。

但我们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绕场馆几圈也没有找到开放的门,也没有看到运动员前来训练。加之那一天场馆附近有重要考试,安保严格,保安不断地让我们离开。风冻得我脸颊发僵。无果,我们只好离开体育馆。我心里有些懊丧,后悔自己昨晚没有提前到达。

 

下午2点,我们回到体育馆。体育馆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粉丝,我拿出一沓自己设计制作的“手幅”准备发放。昨天我就在微博上发布了发放手幅的消息,收获了大量的评论。说来这完全是自掏腰包的事情,为着在场上的他能看到手幅、知道有人为他加油的一点可能性。

下午3点半,比赛准时开始了。我们得以提前入场,看到运动员们的赛前训练。我从书包里拿出相机,调整相关参数,对准我关注的那一位开始捕捉。他认真训练的神情、与队友互动的笑容,甚至喝水、吃东西的样子都落入在我的相机镜头里。

 

一次伤停让我的心沉到了谷底。他的表情看起来很不舒服,在裁判的劝说下他暂停了比赛,我却无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干着急。他从我所在的看台旁的通道走出场外,距离我很近很近,而我却再没有心情拍照,只是盯着他从我身边走过。他皱着眉头,看起来很瘦。事后朋友说我的表情看起来几乎要哭了。

回到赛场上,他仍然努力地想要赢得比赛,但最终落败。对手在给粉丝签名,观众都往那一角涌去。我站在看台上,目送着他和队友很快收拾东西默默地离开。

 

那只苹果和没有签名的球拍最终仍随我回到学校,我们到达时已是晚上10点钟。担心的情绪和寒冷让我身心疲惫。

但我还是打开电脑导入今天的照片。照片里的他握紧拳头,眼神坚定。我仍然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打动。

第二天,我又打开了票务APP,开始浏览计划下一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