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岁月 壮阔发展
——回眸新中国成立以来行业发展历程
《中国烟草》2019年第19期 总第658期 第9-12页 2019-09-25 16:15:12
一个新生行业“建起来”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总经理简玉阶有种“熬出头”的感觉,民族卷烟工业夹缝中生存的日子结束了,当家做主的自豪感萦绕心间。当时他未曾料到,自己辛苦创建并勉力支撑的“双喜”品牌,能在70年后的今天,成长为一个销量近300万箱的大品牌,“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中国喜”。

新中国成立初期,上海国营中华烟草公司工人在装箱 /中国烟草博物馆 供图

经叔平,当年是上海华明卷烟厂经理。为实业报国,他积极推动上海卷烟工业社会主义改造。那时的他同样没有想到:上海,这个被称为民族卷烟工业摇篮的大都市,在此后70年发展中会孕育出销售收入和税利贡献全球领先的卷烟品牌,作为民族卷烟品牌皇冠上最闪亮的明珠,“中华”红遍神州,享誉世界。

是什么让命运发生如此强烈的逆转,是什么让前途变得如此灿烂?

1949年,千余家散弱的民族烟草企业,数千个弱小的民族卷烟品牌,汇入新中国烟草事业的全新轨道中发展,历经70年的集合聚变,如今已在世界烟草业中“三分天下有其一”,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新中国的成立,既让各个行业有了美好的开始,更让美好的开始不仅是开始,而且可以在时间上延长、空间上扩展。中国烟草亦站上全新的起点,登上递升的台阶,在新中国的新时空中经历了令人瞩目的沧桑巨变。

芳华七十载,当惊世界殊。回首来路,我们不禁感叹:独立自主,是一切发展的前提,它让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变成一个统一的社会主义国家。统一的国度产生了统一的意志,制定了统一的方略,并催生了统一的经济实体。

70年来,在我国经济发展大势的带动下,在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大手”的牵引中,中国烟草从一个特殊而又重要的经济门类,发展为高度集中统一的经济实体。

1952年成立中国专卖事业公司,1963年轻工业部设立中国烟草工业公司,1982年1月成立中国烟草总公司,1984年1月轻工业部烟草专卖局改为国家烟草专卖局,1983年国务院颁布《烟草专卖条例》,1992年《烟草专卖法》正式实施,1997年《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颁布施行,2005年国务院印发文件推动烟草行业资产管理体制改革……70年来,行业集中统一管理的体制构建步步深化、层层推进,管理的深度、广度和灵活度不断提升,尽管历经几次集中、分散、又集中的反复,但改革始终朝着上下成线、左右成网的方向发展。

百川入海成就“阔”,百舸争流催动“活”。实践证明,对于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而又适于实行集中领导、统一管理的企业,用公司的形式合理组织起来,方向是正确的,效果也是良好的。

水涨船高,水大鱼大,伴随着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到来,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浮出水面,展现丰姿。河南许昌襄城是新中国的老烟区,在国家烤烟发展政策扶持下,1956年烤烟产量提高到678万担,品质大幅提升,基本扭转了高档卷烟原料依赖进口的局面,1958年毛泽东主席到此视察,不禁豪迈感慨:你们这里成了“烟叶王国”了!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面对改革开放初期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局面,烟草行业清“杂草”、壮“庄稼”、垦“庄园”,经历了一场场关闭计划外烟厂、防止烟叶盲目生产的持久战,在统与分、治与乱的博弈中创造性开展工作,推动工作重点从拓荒创业走向耕耘良田。

“关停并转收”, 2008年总公司首任经理李益三接受《中国烟草》记者采访,他给出的一张纸条上赫然写着这五个字,其中“关停并转”指的就是对计划外烟厂的整治。

在这位行业组建带头人眼里,中国烟草所开展的工作既要突出“中国”特色,最大限度维护国家利益;又要体现“烟草”特色,符合这一特殊产品的特点,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结合,中央与地方利益的处理,无一不需要辩证智慧和创新思维,无一不依靠一股坚持到底的硬气。

来路艰辛,风雨兼程。一个集中管理体制的构建,一个行业整体意志和合力的形成,绝非水到渠成、人到路开,而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历经20多年的多轮艰辛努力,关闭计划外烟厂终于在2000年完成,中国烟草轻装进入21世纪,开启崭新纪元的崭新天地。

百根柳条能扎笤帚,五个指头能握拳头。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行业集中管理体制的组织下,众多烟草企业不仅挂上了国字号,更在一个行业内紧密“串联”“并联”,从“小舢板”组成“航空母舰”。

大国优势、整体优势、后发优势“三剑合璧”,让中国烟草获得了追赶世界烟草发展的最大“加速度”。

两部法律法规“管起来”

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

今天,当人们说起“烟草”,紧接其后自然想到 “专卖”二字,“烟草专卖”已成为一个固定搭配,烙刻在人们的脑海里,更烙刻在国家的法律上。

改革开放初期,除了烟草,石油、汽车、有色金属、丝绸等行业都曾建立起全国性行业总公司,形成产供销、人财物、内外贸“一条龙”的经营管理体制。40多年来,只有烟草行业的集中管理体制不断完善,并成功走到今天,原因何在?

关键还在于专卖立法。与行业相关的国家政策文件很多,法律法规不多,真正起到压阵压轴作用的是《烟草专卖法》和《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这两部法律法规。

专卖立法,即国家以法律之手对烟草专卖制度进行浇铸强化,不仅有仪式感,更有强制性和约束性。

从商品生产发展起来的烟草社会化大生产,要求把各地区、各企业联结起来,服从一个“大脑中枢”指挥,再进行分工合作,这同“部门所有制”“地区所有制”是矛盾的。面对阻力,原先的《烟草专卖条例》有底气,但缺效力,在弱约束中推进行业改革发展往往被打折扣、注水分。

千头万绪下,千难万阻中,唯有立法才能绝对代表国家意志,绝对维护国家利益,树立说一不二的权威,杜绝讨价还价、阳奉阴违。

计划外烟厂“野火烧不尽”,假私非超烟“春风吹又生”,行业扭亏为盈“路漫漫其修远兮”。在如此错综复杂、反复拉锯的局面下,专卖立法,一锤定音,一举扭转,一抓到底。

法者,治之端也。《烟草专卖法》引导全行业从外部和内部双管齐下,“辣手治乱”,不断巩固维护行业集中管理体制,用“一个棋盘”取代“小算盘”,用“一张蓝图”屏蔽“小九九”。

专卖立法是尚方宝剑,专卖执法则要敢于亮剑。行业组建以来,在查处假私非的长期斗争中,广大干部职工挥汗水,洒鲜血,甚至还有数十位专卖管理人员付出生命代价,以血染的风采维护专卖的权威。

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搞活”经济容易被误解误为,经济领域违法违规问题易发高发,行业持续数年开展治理整顿工作,将整顿和规范两烟生产经营秩序作为维护烟草专卖制度的头等大事。

在高速增长阶段,行业迎来了发展最好时期之一,烟草人没有居功自傲,而是始终保持战略清醒。2009年,国家局党组提出“把严格规范作为保持行业健康发展的‘生命线’”的重要论断,严格规范被提升到了事关行业生存发展的战略高度。

违法,法如一把利剑。守法,法似一盏明灯。专卖法典强化了行业的自我管理,也更新了行业的自我认知。

烟草行业必须作出特殊贡献,但绝不能有特殊利益。在烟草专卖制度下,全行业在法制轨道上开展工作,深入思考“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等哲学命题,并提炼形成了“两个至上”行业共同价值观。

实践证明,两部法律法规和“两个至上”有着更持久、更深远的发展力量,它将全行业的工作力度和精神气度有机结合,将维护国家利益和消费者利益上升为自觉行动,能够不断解放和发展烟草生产力,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新中国成立70年来,行业累计实现税利12.2万亿元。放眼全球,国外烟草业普遍存在“税率较高、税收较少”的现象,目前世界其他国家或地区烟草税收占财政收入比重大多在2%~3%,而我国基本维持6%~7%,烟草税收绝对额也稳居世界第一。数据充分说明,我国实行烟草专卖体制可以有效保证国家财政收入,防止跑冒滴漏,具有成本最低、效率最高、效果最好的特点。

根据《烟草专卖法》的要求,行业严格计划管理,按照“总量控制、稍紧平衡”调控方针狠抓工作,保持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借助卷烟生产经营决策管理系统,给每一件烟、每一条烟打上“身份证”,管住超产瞒产,新世纪以来行业再无严重的生产经营失控失衡失序现象发生。

非法卷烟泛滥一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国在烟草专卖体制下始终保持卷烟打假打私高压态势,目前已把非法卷烟比重控制在4%以内,处于全球领先水平。

在烟草专卖体制下,国家通过制定严格的质量技术标准,推动烟草企业不断加强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有效维护消费者利益。目前,我国卷烟产品烟气烟碱量、焦油量、烟气一氧化碳量等主要质量技术指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部分有害物质显著低于国际知名卷烟品牌。

关键转折时期,专卖立法的战略抉择,让行业曲折艰辛的改革进程迎来了柳暗花明。《烟草专卖法》及《实施条例》的出台,让中国烟草逐渐告别“野蛮生长”,走向规范有序。

“三大”发展战略“强起来”

有这样一组数据对比:

2001年,中国有1000多个卷烟品牌,美国仅有20多个卷烟品牌。当时,“中华”的销售收入超过300亿元,为行业最高,但也仅约为“万宝路”销售收入的四分之一。

2018年,“中华”实现销售收入达1506.1亿元,依然是行业最高,但与“万宝路”销售收入的差距已不再是几倍之远,而是紧追其后,越来越近。

上海卷烟厂“中华”专线物流车间 / 本刊资料

品牌是体现经济实力的最小单元,但也正是从这最小单元中,我们可直观感受到实力巨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行业书写了一部民族卷烟品牌的崛起史,探索了一条中式卷烟突围发展的新路径。2018年全球销量最大的15个卷烟品牌中,我国卷烟品牌已有11个。中式卷烟知名品牌的发展壮大,为“中国制造”树立了一个成功典范。

曾经,中国卷烟牌号数目庞杂,与卷烟工业企业昔日烟囱林立一样,都是充满变数却又竞争无序的时代的投影,有些品牌被称为杂牌,质量上与外烟有着较大差距。

1995年,几乎全国每一个城市的街头,个体烟摊的摊主们,或堂而皇之或半遮半藏地摆卖着各种牌号的外国卷烟。

1997年,走私烟偷逃国家关税约占我国烟草行业当年税利的30%,数目已相当惊人。

让消费者对民族品牌建立高度认同,并非一日之功,而是艰辛铺垫、披荆斩棘的久久为功。

2003年,中式卷烟发展方向的提出,标志着中国卷烟以自身发展定位、风格特色、技术路线和文化内涵登上了国际烟草舞台,从此世界烟草业中少了一个发展跟随者,多了一个价值引领者。经济大国,烟草大国,技术大国,注定要用集中统一管理体制,推动中国卷烟品牌群体崛起,民族卷烟工业傲然屹立。

纲举目张、执本末从。此后,专卖体制下市场化取向改革揭开序幕,推进“大品牌、大市场、大企业”发展战略成为主旋律。

国家局党组指导,全产业链协奏,多方力量伴奏,改革的高音穿透全行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工商分开,撕开了地区封锁的一道口子,随着订单供货、网络建设、取消县级公司法人资格、确立地市级公司市场主体地位等改革措施后续推进,全国卷烟市场的围墙逐渐拆除,品牌竞争的广度不断拓展,“大水养出了大鱼”。

品牌整合,通过对小品牌大刀阔斧的“舍”,成就了大品牌乘机崛起的“得”,十年“减”史,实现了中国卷烟品牌从多子多孙到优生优育的转变。大浪淘沙,行业将“散兵游勇”收编成“正规军”,又从“正规军”中重点培养“种子选手”,挑起中国烟草发展的大梁。

企业重组,声势浩大,影响全局,使得卷烟品牌快速集拢在同一利益主体中,品牌整合难度骤减。从1998年至2007年,185家卷烟工业企业骤减至30多家,很多品牌就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关系中自然消亡。

大者愈大,强者愈强。行业改革先是在一个省范围内优化资源配置,后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卷烟上水平”,并将之作为新的重大变革,进一步引导行业组织结构、产品结构、要素流动、资源配置优化提升。以品牌发展上水平为主翼,以原料保障、技术创新、市场营销、基础管理上水平为护翼,中国烟草由大变强,梦想飞翔。

大品牌、大市场、大企业,“大”字得来不易,它是大国规模优势和行业体制优势结合作用的结果。在中国经济追赶世界发达经济体的过程中,广阔的市场和丰富的资源构成了显著的大国优势,行业通过推进“三大战略”,让大品牌获得大资源,让大市场培育大品牌,广袤大地终于长出了参天大树。

大品牌、大市场、大企业,“大”字大有深意。它既是规模竞争力,更是文化软实力,蕴含着消费者对民族卷烟品牌的忠诚度。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行业经济运行面临严峻形势,但因有着“人心”这最大的优势,市场这最宝贵的资源,行业发展的基本面没有出现大的变化,顶住了“三期叠加”的下行压力,稳步迈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大品牌、大市场、大企业,“大”字还在接续。培育10多个规模大、价值高、竞争力强的全国性品牌,这是带动全产业链整体水平提升和行业整体竞争实力增强的核心关键目标。在高质量发展的未来时空,行业将呈现“高点更高、强手更强”的发展格局,中式卷烟知名品牌的创新力、竞争力、影响力将持续提升,群体性赶超国际一流品牌或成大势。

发展的“加减法”,改革的“乘除决”,让20世纪末2000多个牌号组成的庞杂烟草族系摆脱内耗焦虑,迎来精英教育,迈向高质高端。 

千家万户生活“好起来”

新中国成立,无数梦想拔节生长,美好希望竞相绽放。

一个产业走向良性发展,受益的不仅是自身,它的气质总能被社会感知,它的“关联”总能散发出热量。

70年风雨历程,中国烟草从“一穷二白”起步,坚守“一清二白”的原则,始终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不谋取自身特殊利益,无悔的征程见证着这一特殊行业的特殊贡献。而这份贡献不仅是“真金白银”,更是“真心实意”,是一份有温度、有气度、有厚度的无声感动。

小小一支卷烟,关联社会万千。在产业链条上共有100多万户烟农、500多万户零售户和众多上下游相关产业从业者,全产业链涉及几千万人的就业和生计。

产业链上下游的两个“千家万户”,是靠“烟财神”生活,也是靠“烟财神”致富。种几亩烤烟,经营一家卷烟零售店,可以为他们解决就业、养老、教育、看病、改善住房和生活条件等一揽子问题。

云南玉溪峨山县雨来救村的彝族烟农李洪义,与新中国同龄,如今每年种植100多亩烤烟,收入达到50万元。他动情地说:“1980年,我第一年种植烤烟的收入是3000多元,现在年收入是过去的100多倍,我们烟农一直是村里先富起来的群体。”

《烟草专卖法》规定,依照本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有关规定,照顾民族自治地方的利益,对民族自治地方的烟叶种植和烟草制品生产给予照顾。

我国70%以上的烟叶生产计划、60%以上的卷烟生产计划安排在老少边穷地区,烟草产业支撑起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片天”。

在广袤烟区,烟叶生产主业稳收,多元增收,扶贫助收,行业带动了500多万名“李洪义们”在生活上实现了从“有没有”到“好不好”的升级。

在零售终端,行业把“实现零售户毛利率10%及以上”作为追求目标,不断提升服务水平,不断优化货源投放,让零售户的生意和生活愈加红火。

在行业内部,东西南北地区的发展也有着梯度效应,行业始终坚持共同发展方针,通过卷烟品牌合作生产实现“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在脱贫路上,面对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难中之难,行业下足“绣花功”,敢啃“硬骨头”,承担定点扶贫县3个,对口支援赣南原中央苏区县1个,主动组织支援云南2个少小民族整族脱贫,主动组织支援少数民族自治州2个,主动组织支援西藏、新疆等民族地区发展。

就业扶贫、金融扶贫、科技扶贫、消费扶贫、家政扶贫……各种因地因情因人创新的扶贫实招让贫困户脱贫“一个都不能少”。经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考核,2018年国家局的定点扶贫工作情况为“好”。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中国烟草的气度跨越千山万水,超越艰难险阻,铸就互利共赢,世界烟草舞台中央,也感受到了这份融入与靠近。

总公司成立以来,行业一直坚持统一对外和进出结合、技贸结合的方针,和世界上100多家烟草同行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在“两烟”生产、科技创新、产业配套等方面深入开展技术合作。

1985年1月,总公司加入国际最广泛的烟草学术组织——国际烟草科学研究合作中心(CORESTA)。1986年被选入该组织领导层,任理事会理事。

2003年11月,中国政府在签署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我国作为烟草大国不遗余力推进控烟履约工作,努力实现烟草制品“在控制中发展、在发展中控制”。

2003月11日,总公司加入国际烟农协会。

2017年,行业自主创新的蚜茧蜂防治蚜虫技术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中国烟草对全球烟草科技发展的贡献度不断提高。

波澜壮阔,继往开来。历史给我们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70年阶段性演进,70年不停歇奋进,自信自强自律的中国烟草已呈现在世界面前,望着伟大的祖国,向着伟大的时代,肩负伟大的使命,阔步走向高质量发展的彼岸。


作者:本刊编辑部

杂志责编:黄雪琴 邢忠敏 武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