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日,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国家局三里河办公楼四楼一间办公室内,中国烟草总公司原副总经理陈元勤,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7月30日,又进行了补充采访。85岁的陈老依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步履稳健,语言幽默又铿锵有力。精彩的“忘年”对话,自然是由中国烟草总公司的成立开始。特别是谈到南通醋酸纤维有限公司的诞生,陈元勤那深邃的目光显得更加明亮。
陈元勤:醋纤丝束国产化的推动者
《中国烟草》2019年第17期 总第656期 第48-49页 2019-08-28 09:30:42

在美丽富饶的长江三角洲下游、被誉为“扬子江第一窗口”的沿海开放城市南通的东北郊,崛起了一座规模宏大的“中华第一醋纤城”——南纤。

她是由中国烟草总公司与美国塞拉尼斯公司共同投资兴办的,是中国第一家醋酸纤维生产企业,填补了中国醋纤工业的空白。

从0到1,从无到有的历史转变,离不开中国烟草老一辈领导的付出与坚守,他们用破釜沉舟的勇气,一往无前的魄力和滴水穿石般的坚持,为醋纤丝束国产化垦荒拓路。

陈元勤就是其中的一位。

“临危受命”:醋纤丝束国产化“迫在眉睫”

1982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挂牌成立。“服从组织安排”的陈元勤,从内蒙古化工局来到总公司工作。初涉烟草行业的陈元勤,面对的是国内醋纤丝束的一片空白。

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滤嘴卷烟“战胜”了光嘴卷烟,一跃成为卷烟消费者的新宠。作为醋酸滤嘴的主要生产原料,醋纤丝束成了“香饽饽”。然而,彼时的中国却没有一家生产醋酸纤维丝束的企业,国内醋纤丝束完全依赖进口。一时间,醋纤丝束洛阳纸贵。

“定价权完全掌握在外国人手中。往往只需要一两万元人民币的产品,硬是被国外生产商抬高到七八万元,而且还经常不卖给我们”。回忆起当年的困境,陈元勤略显激动。

醋酸丝束不能永远受制于人,发展中国人自己的醋纤产业迫在眉睫。这也是陈元勤到总公司上任后,接到的第一项任务。

据南通醋纤公司原党委书记姚桂生回忆,醋纤丝束项目前期的沟通协调工作基本都是由陈元勤负责。

一个小小的丝束,包含许多加工环节,牵扯很多管理部门。在当时,醋酸、醋干生产由化学工业部管辖,丝束生产由纺织工业部管辖,嘴棒生产由轻工部门管辖。陈元勤先后向化学工业部、纺织工业部、轻工业部提出组织科研立项的请求,但都协商未果。

虽一波三折,却永不放弃。经过一系列的争取,国务院终于作出决定:烟用醋酸纤维醋片丝束由中国烟草总公司归口管理。

“由谁来管”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就要解决“如何来管”的问题。

早在20世纪70年代,轻工部等单位就曾先后组织有关专家对烟用醋纤生产技术进行攻关,均未取得突破。

一无产业基础、二无人才储备,短期内不可能攻克滤嘴材料生产技术难关。刚成立不久的中国烟草总公司毅然做出重大决策:全面引进技术,缩短科研攻关进程。

1983年3月,国家计委批复同意在江苏省南通市建设醋纤丝束工厂,第一期工程以进口醋片为原料,建设规模为年产5000吨醋纤丝束,并同意引进干法纺丝技术和关键设备。

走出国门:“牵线搭桥”寻求合作伙伴

项目获批,但究竟引进谁的生产技术?中国烟草迫切需要一个合作伙伴。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1983年8月20日,陈元勤等12人组团,对英国、美国、日本三国的4家大型丝束厂家进行技术考察,了解醋片和丝束的生产技术水平和工艺、设备情况以及他们的合作意向。

然而,在向国外知名丝束生产厂家抛出合作“橄榄枝”后,得到的回应却不尽如人意。

由于中国烟草行业完全没有生产醋酸纤维的工业基础,又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国外醋酸纤维生产厂商普遍不看好这项合作。美国的伊斯曼化学公司甚至明确表示:“你们根本没有经济实力经营这个项目,我们也不会转让技术”。

外商的冷漠,并没有削减中国烟草寻求合作的热情。在经历一番曲折的联系后,日本大赛璐(Daicel)化学工业公司率先表示,愿意在1985年以后转让生产技术,打开了中外合作的第一个缺口。随后,其他外商也相继改变了态度。

“总公司成立以后,对全行业实行了集中统一管理,各企业不再各自为政,与外商的一系列谈判工作,皆由总公司统一出面,行业所有的进口需求都被集中起来,巨大的市场空间,让国外生产商看到了合作的前景”。陈元勤如是解释。

就这样,经过数轮沟通协调,美国塞拉尼斯公司同意转让相关技术,双方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

合作对象确定之后,新的问题再次出现。“技术上可行,经济上不可行”。工程考察报告给出的结论再次给了所有人一记“当头棒喝”。

原来,如果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设备自行生产醋纤丝束,按照当时的政策,全资引进技术、设备需要缴纳大量的附加税。购买土地、建设厂房、招聘员工,每个环节都需缴税,大大增加了建设成本。测算下来,巨额的成本费用,对于仍处于蹒跚起步阶段、依然囊中羞涩的烟草行业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发现此路不通,中国烟草又马不停蹄的开始寻求别的解决方式。

艰难“破冰”:填补中国醋纤工业的空白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东风,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出台了对中外合资企业的优惠政策。如果是合资企业,进口技术设备就可以免缴附加税,同时建筑所用的生产材料也可以免税,可谓是重大利好。

这就是崭新的“技贸合作”模式,让一筹莫展的中国烟草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经过总公司的积极争取,“技贸合作”式的组建方案很快得到外经贸部的批准。

1984年初,中国烟草总公司向国外醋纤丝束生产厂家提出贸易和合营结合的招商方式,得到美国塞拉尼斯公司的响应。同年7月,塞拉尼斯公司代表团抵达北京,与时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金茂先及陈元勤等人进行了首次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谈,双方在会谈备忘录中达成一致意见:同意中国烟草总公司与塞拉尼斯公司在中国南通合资建设醋纤丝束工厂。

在此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围绕南纤的建设、管理、运营等事项,中美双方拉开了一场艰难、长期、拉锯式的谈判。

其时的中国,尽管已经实行了对外开放,但市场化程度不高,合资企业还是一个相对新鲜的事物,几乎没有可供借鉴的先例,加之中方对醋纤丝束项目了解甚少,而美方对中国市场、政策法规也知之甚少。谈判中,双方对关键条款各持己见,不肯轻易让步,谈判过程异常艰辛。

“从1984年一直到1987年公司最终确定下来,谈判过程非常艰辛,这些谈判陈元勤同志全部都参与了,可以说功不可没。”对此,姚桂生表示。

莫畏浮云遮望眼,守得云开见月明。

1986年7月,国家计委批复了中国烟草总公司关于中美合资建设南纤可行性研究报告,同意中美双方分别以69.32%、30.68%的股份建设合资公司,年产烟用醋纤丝束10000吨。

1986年国庆期间,时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江明率团访美,与美方进行了新一轮的重要谈判。此次谈判,中美双方在几个遗留的谈判难点上终于达成一致意见。

1986年11月,中美双方谈判人员在北京签订了《南通醋纤公司合资经营合同》;1987年3月20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了南通醋酸纤维有限公司注册登记;同年3月24日,南纤成立庆祝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南纤,这个刚刚诞生的婴儿,承载着中国烟草希冀的目光,终于面向世人登台亮相。

从年产量5000吨到10000吨,从技术转让到“技贸合作”,从“出国考察”到“商务谈判”,南纤之成立,可谓历尽坎坷。这背后凝聚着陈元勤等老一辈艰苦卓绝的努力与付出。

他们敢于挑战,锲而不舍,毫无怨言,用睿智的头脑、勤劳的双手、滚烫的汗水,实现了中国第一家醋酸纤维生产企业的诞生,填补了中国醋纤工业的空白。

此后,总公司进一步与塞拉尼斯公司开展合作,先后在昆明和珠海又成立了两家醋酸纤维生产企业。

昔日的风雨兼程,换来今朝的春华秋实。32年后,南纤不负厚望,成长为醋纤行业单厂规模全球第二、综合实力国际一流、并在卷烟生产领域具有广泛美誉度和影响力的大型现代化醋纤企业。三纤公司“三剑合璧”,出色完成了保障国内醋酸纤维丝束稳定供应的重任,有力支撑了中式卷烟品牌做大做强的梦想。国产醋纤丝束最终实现从“一片荒芜”到“繁花似锦”的蜕变。保持优异成绩、寻求更好发展,就是对老一辈们艰苦付出最好的回报。

“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今天,历史的接力棒传到我们手中,我们将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烟草人的优良传统,擎起建功立业的精神“火炬”,持之以恒、奋勇前行,为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作出更加卓越的贡献。


作者:本刊记者 周茹/文

杂志责编:张雨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