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泸沽湖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5-23 10:31:16

决定去泸沽湖,是因为高原反应、提前结束了去香格里拉的行程。当我们再一次回到丽江古城住下后,便产生了要去泸沽湖玩一趟的念头。

泸沽湖位于云南省宁蒗县与四川省盐源县交界处。听说从丽江去泸沽湖,要走七八个小时的蜿蜒山路,而我们原先没有把泸沽湖列入行程,正是因为害怕吃不了这山高路远之苦。果然,出了丽江古城不久,汽车就一直沿着半山腰蛇一样盘旋的公路行走,中途还换乘了三趟车。直到将近黄昏,我们才得以见到魂牵梦绕的泸沽湖。

最初看见泸沽湖,是在距离较远的“景观台”上。景观台建在宁蒗县一座大山的半腰处。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上山观看了泸沽湖的全景。幸运的是,在凭栏远眺的过程中,也不知是气候瞬息变化还是别的原因,我们居然看到了泸沽湖最令人动容的一幕——正覆盖着泸沽湖的那层低垂的浓云,突然魔术般从一头往另一头慢慢掀开。湖中的几个小岛瞬间耸立了起来,岛上葱茏的林木、楼阁亭台也跟着清晰了,不多一会儿,泸沽湖就还原了本来的面目,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崇山峻岭之间。导游对我们说,这是一次最神奇的遇见。我们完全被眼前这种神奇的遇见陶醉了,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巨大的吸引力开始牵动着我们一路向前。

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了泸沽湖畔的落水村。落水村宁静、美丽,依山傍水,是一个瞬息就能让人感到活着的幸福的好地方。只是当我们在那里解决好了食宿问题后,疲倦和不期而至的大雨已经不允许我们再继续游玩下去。第二天一早,我们和住在隔壁的一对年轻情侣一起,请到了一位带领我们游湖的汉人司机。于是一行五人正式开始了泸沽湖一日游的行程。

草海是我们此次行程中的第一个景点。那位司机告诉我们,到泸沽湖,是不能不到草海的。草海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高原湿地,也是泸沽湖景区的一个重要旅游点。来到草海,我们看见了大海的生命所在:大人们划着“猪槽船”在湖里忙碌,孩子们嬉闹着在湖里捡拾野鸭蛋,鱼儿在水草间欢快地穿梭,鸟儿在湖面上自由地觅食……而在草海最具象征性的走婚桥上,则挤满了好奇的游人。随着人流走过走婚桥,目光便不由得落在了那些已被万千脚印磨得光滑的木板上。千百年的岁月缓缓流去,社会已经翻天覆地般变化了,然而在这个母系部落中,摩梭儿女仍然乐此不疲的走在这条古老的走婚路上,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仰”啊!我不由得惊叹,母系社会穿越时空的巨大耐力,在历经近万年的岁月的风雨后,依然能够顶着一切,不被父权社会湮没。走婚桥,在水与历史的不确定中,恒常不变地保存着对世人巨大的吸引力。

同样,对我们具有巨大吸引力的还有格姆山。格姆山是当地摩梭人顶礼膜拜的神山,位于泸沽湖的北面,海拔有3800米。我们想要冒雨上格姆山,司机并没有答应,说是出于对我们安全的考虑。我们当然能理解司机的好意,但当时正玩在兴头上,就什么都无暇顾及了。坐了半个小时的索道缆车后,我们终于上到了山顶。山上的游客虽然很少,但景色却异常秀丽,我们庆幸着自己作出的决定,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兴奋的。在这里,一切都是神奇的。就是那些“埋伏”在山路上的成群结队的野猴,都有摩梭女儿般的灵气。到底是不是格姆山神已经赋予了它们某种神秘的力量?虽然答案不得而知,但当我看到朦胧中的格姆山和正在各个山头翻滚、涌动着的浓云时,一种神话般的幻象好像就在眼前。或许这是摩梭人把格姆山敬为女神山同时,也给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赋予了女性的灵气了吧。

从格姆山下来,我们的鞋袜已被雨水淋了个透。气温也越来越低了,我们放弃了坐船游湖的计划。饥寒交迫中的我们本想回客栈避雨取暖,好心的汉人司机却主动提出把我们带回了家。在那位司机的家里,我们烤火、喝酒、吃肉,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这令人感到多么温暖啊!尽管在这次游玩中大雨“冲掉”了我们诸多的计划,但内心能拥有这道独特的“风景”,又和晴天游泸沽湖有什么不一样呢?我们已深深地沉醉在泸沽湖的美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