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姑 妈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5-23 10:13:36

清明时节, 大姑妈的音容笑貌和一幕幕温馨的往事又重新浮现在我眼前。

3年前,一向身体不错的大姑妈,突然因脑梗塞入院治疗。我立即从港口赶往防城看望姑妈。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姑妈,很为她感到揪心。在后来的十多天里,姑妈的病情时而恶化,时而好转,心情也跟着或悲或喜。本以为姑妈会康复出院的,没想到一次意外的手机关机,错失了见姑妈最后一面的机会,这成了心中永远的痛。

我知道有个大姑妈,是从合浦前卫农场开始的。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当时物质生活条件还很缺乏,当时我时不时都能收到一些新旧衣物,还是让农场的许多小伙伴们产生“妒忌”,自己为此感到很自豪。我向爸爸打听姑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在爸爸的口中,第一次听说了“缝纫”两字,从而对缝纫产生了好感,曾经立志长大后当个“车衣服”的。姑妈衣服做得相当考究,在我保留至今的几件衣物中,虽然经历了几十年的沧桑,仍然可以看出姑妈高超的手艺。衣物中既有灯芯绒小褂子,内衬是一小块一小块碎布拼凑而成的,现在看来显得更加的时髦和“花哨”;还有刺有红旗、火炬的海军装;此外也有“西服”,由于“西服”在当时还是属于比较“新潮”的衣服,衣服背后还开了个叉,观念保守的我以为只有“流氓仔”才穿这种衣服,就是不肯穿,直至把开叉缝了起来才罢休,在一段时间里农场都把这件事传为笑谈。

我们一家返城后,随着收入的渐渐拉大,人们的思想意识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原来融洽的邻里关系,也因此变得陌生起来。大姑妈却完全没有“市场经济”意识,却与我们走得更近,做起了“赔本”的“买卖”,不仅时常在生活上接济我们,还不断地在精神上支撑我们,化解我们心中的郁结,让我们重拾生活的信心。
大姑妈对我们的爱甚至还延续到我儿子的身上,儿子出生后,尽管那时姑妈已经80多岁了,还好几次亲自步行,穿街过市,不惧路途遥远,深一脚浅一脚(姑妈的腿骨曾经摔断过)来看我儿子,让我们为浓浓的亲情所包围,这种恩情我会终生铭记。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