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紫皮蒜
防城港市新闻网—防城港日报 2019-05-22 17:09:53

那时我8岁,上三年级的时候,忽然患上了慢性鼻炎。这个病,来势凶猛。起初是鼻塞,接着流脓涕,还伴随着头昏脑涨,精神一下子极其差,影响到了我的学习和日常生活。

而父亲时常出差,母亲只好请了假带着我去医院看。药我吃了几次,难受得一闻就吐,反而加重了病情,母亲又带着我四处去看,依旧收效甚微。有一天,母亲看着在床上可怜巴巴的我说:“你外婆懂点土方子,只能试试了。”

几天后,外婆提着一个小麻袋到了家门口。外婆个子不高,神采奕奕,穿着蓝麻衣,眼睛清澈明亮。母亲看到外婆,眼泪都掉了。外婆放下麻袋,来到我床前,俯下身仔细看了看,叫我的小名说:“小五,别怕,我带了紫皮蒜来。”莫名其妙地,我非常信任外婆,温顺地轻轻叫着外婆,然后睡着了。

等我醒来,已经到了夜晚。我忽然闻到一股大蒜味道,睁开眼睛,外婆正在床边的桌子上拿着一小块棉卷蘸在一个小碗里。我看向母亲,母亲说:“外婆给你治病,别怕。”这时,外婆把小棉卷轻轻拧去大部分水,转过身面对着我说:“味道有些浓,不过,对你这病是最有效的,来。”母亲把我扶起来,外婆拿着小棉卷靠近我,马上闻到辛辣味,我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我微微仰头,外婆快速地把小棉卷伸到我鼻子,再轻轻地停留在鼻腔,然后快速地擦几下。那辛辣的味道就布满了我的鼻子,我差点又要打喷嚏。但就这几秒的时间,我感觉到鼻子舒服极了。母亲紧张地问:“感觉怎么样?”我点点头说:“谢谢外婆。”母亲紧紧抱着我,喜极而泣。

之后的半个月,我像外婆的跟屁虫,不离左右,看着外婆细心地把带来的紫皮蒜洗干净,用小时候母亲给我磨米糊的小木碗细细地捣烂,然后用一块干净的纱布过滤留下汁,再调配一些盐水,放在一起搅拌均匀。然后外婆温和地说:“来,小五,要涂药水了。”我就乖巧地倚着外婆,头往后仰,一天三次,乐此不疲。

一个月后,我完全康复了,母亲搂着我,提议外婆在我们家多住些日子,可外婆说老家事情多,要回去了。我哭着恳求,外婆拉着我也是依依不舍,让我放假多回老家玩儿。

之后,一有假期,我就回老家跟外婆,我喜欢那紫皮蒜的味道,不止是因为它治好了我的鼻炎,而是因为外婆拿着它给我做好吃的,那种亲切的感觉一直萦绕在我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