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巴·悦读丨我的阿尼阿西
2019-05-15 15:31:06


甘孜州委宣传部、甘孜州文联、
甘孜日报社联合推出文化类朗读栏目“
康巴♪”,让你随时随地通过声音进行阅读。悦读旨在通过对康巴作家群优秀作家原创作品的诵读、录音制作,对音乐、图片、文字的整合与重塑,构建一个全民参与的在移动端倾听与分享优秀作品的互动栏目。在这里,不仅能欣赏到州内知名作家的作品,更欢迎读者踊跃投稿,分享专属于自己的故事。



无须特地留出时间空间逐字逐句读书,

不论你是走在路上,在公交或的士上,

独自吃饭,还是百无聊赖地做着家务,

都可以通过悦读用你的耳朵进行阅读。

“康巴•悦读”第六十二期,请欣赏康康巴作家群文学新锐降央曲初的原创作品我的阿尼阿西


点击,用你的耳朵开始阅读吧


 

 


我的阿尼阿西


■降央曲初

昨晚又梦见老房子,梦见了您。依旧是那样的梦境,在暗黑的老房子里我蹲在火塘边玩耍,您盘腿坐在皮垫上闭目诵经……


您离开我已经快二十年了,家人如今不再伤感却依旧怀念。母亲总会说您是最称职的父亲,并不厌其烦的讲那些年阿西在乡下上班,您抚养她们五姊妹时,细心体贴却又异常严厉。打记事起您给我的印象总是慈眉善目,不喜言语。

△网络配图


小时候,每到周末我都会去子洛村老房子,因为可以躲开父亲的严厉、母亲的絮叨随心随性地疯耍。子洛村在县城不远处的沟壑里,每个周末顺着蜿蜒曲折的小路,闻着清晨煨桑余下的清香攀爬到村子的最高处便可见老房子。老房子的门前是一块不大的草坪,上面稀稀落落的立着些大石包。我会在大石包上一边休息一边数外墙上粘着牛粪饼,接着推开黑色的木门冲上二楼。您必定会盘腿坐在火塘边等着我,见我进门,您便拿出几个烤土豆或是一碗热牛奶,而我一边享受美食一边向您汇报外墙上有多少个牛粪饼。接着您会安排我做很多我乐意干的事,比如给您的老式手表上发条、用筛子筛好鼻烟后装进鼻烟壶、和您去背水……

△网络配图


您做的午饭永远是那几道不算可口但也不难吃的菜肴。阿西我们仨围着火塘吃饭,我坐不惯皮垫,您就专门给我做了矮矮的小凳子。


吃过午饭,我们俩会一同出门,您去县城和老朋友打纸牌,而我去找村里的同伴玩。每天下午的牌局,是您雷打不动的习惯。现在想想,真佩服您和您的老伙计们,日复一日的坚持每天徒步几公里。晚上,在暗暗的灯光下,火塘里的牛粪饼冒着时有时无的火星。我躺在您怀里听您讲阿克登巴的故事,看您鼓捣那台木壳的收音机,里面有美妙的旋律……

△网络配图


老房子里有太多关于您的美好回忆,直到现在,每每提到老房子我都会特别的想您。会觉得遗憾,遗憾您没有看着我大学毕业,上班,遗憾您没有看着我为人妻,为人母,遗憾没有在您有生之年让我好好的孝敬您。


阿尼(爷爷),许是您已转世为人,就在我身边呢。只是尘世如梦境,您我又错过了在轮回中相认。是我已认不出您,还是您忘记了我?

 

那年的冬天异常寒冷,寒风凛冽,您独自一人坐在墙角看着红日缓缓朝着那片贫瘠的山头而去,身上那件已褪成浅棕色藏袍上残存的阳光被寒风一扫而过,也终于打垮了佯装几日的坚强。您失声痛哭,伤心长辈们安排的这桩有悖伦理的婚事,伤心于自己的委屈求全,伤心您还未睁眼看看这世间便撒手人寰的孩子。泪水从您惨白的脸颊滑落,滴在地上迅速被灰尘掩埋。显然,一人的无常于这世间就如那一滴泪水落在这天地般不值一提。哭累了,您思绪良久做了一件影响一生的决定——响应动员去康定参加学习。

△网络配图


冬暮的拂晓星星在夜空闪烁,散落在沟壑里的村庄寂静无声,您悄悄下楼披上牛皮褂子背上干粮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村庄。此时的您决绝地如同划过天空的流星,那么迫切的想要挣脱束缚。


历时一个多月,您和同伴从高山牧场到河谷人家,从晨曦到夜幕,藏靴破了几次又补了几次已不记得。终于穿着破烂不堪的牛皮褂子到了康定,生平第一次看见了汽车、电灯。学习汉语、练习写字、算数,新奇的一切让您忘记一路的艰辛。尽管学业结束时讲的汉语还是那么生硬,会写的字也寥寥无几。但那段岁月,让您彻底新生。回头看看您庆幸那时所做的决定,开始理解家人的不得已,也慢慢承认其实从离开的那天起便一直眷恋着那片土地。回去的路程因为思念的心情变得轻松,因为每走一路离家便更近了一步。

△网络配图


回来了,母亲没有责骂,因为亏欠同意您和一个大队会计成婚。婚后第一个孩子出生,那时稻城还没解放,您背着孩子心惊胆战的在一个个夜晚走村串户做工作,生怕背上的孩子突然啼哭惊动土匪。后来解放了,您被分配到供销社,陆陆续续又生养了4个子女,爱人被精简回村务农,您因为工作东奔西走,无暇顾及子女。子女们渐渐长大各自成家,一个个孙儿接着出生。再后来老伴在一个夏天离您而去。孤寂的您,还是固执地守着那个叫子洛的小山村。


快一年没和您见面了,我打去电话问候,闲聊几句后说,这两天特别想您,您在电话里大笑,我猜想您定是边大笑边流着泪,因为脾气秉性像极了您的我已经在电话这头哭成了泪人还要迎合的笑着。

△网络配图


不擅表达感情的我,是有多想念才会说出那句我想您了阿西(婆婆)……


作者简介




降央曲初,四川稻城人。现供职于甘孜州医疗保障局。热爱文学,2017年开始发表作品。



本期朗读者  



 


田也,非康定土著,当代“陕客”,文学学徒,致力成为不斩豪侠的文字剑客。经营微信公众号:也是一种视角。


除了为大家推送优秀的作品,我们更希望从大家的文字与声音中留住最温暖的康巴。为此,康巴悦读栏目自推出起长期公开接受读者投稿,希望能与每一个有故事、有才华、想倾诉的你在声音中相遇。

>>>>投稿要求

读者可以只投文字稿,也可以自己录音将文字稿与声音稿一起投出。稿件要求原创,内容不限,文字稿件字数要求2000字以内。投稿时除了“录音+文字”之外,请附上“个人简介+联系方式(电话+微信)+生活照”。 

>>>>联系方式

电话:0836—2835751

邮箱:wx@gzznews.com

<以上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甘孜日报所有>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