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标签化的年轻人,其实你根本不了解
2019-05-11 09:49:40

「佛系」、「颜控」、「非主流」、「自我中心」、「垮掉的一代」……


移动互联网时代,每隔几个月年轻人身上就会多出一两个"爆款"标签。当人们尝试用标签化的方法理解新兴一代,却发现标签贴越多,越无法理解这届年轻人。


时代在变,年轻人的个性也越发多样,带有主观因素的标签无法代表每个个体。单凭几个字就想概括年轻人的全部特质,未尝不是一种偏见。


当带着标签的80、90、00后成为职场主力军,或许你还没意识到,正在被他们改变的职位,甚至行业,已不是你脑海里固有的样子,他们甚至颠覆了某些职业的固有标签。


曾经被视作玩物丧志的"网游少年",最终让电子竞技成为中国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为国争光;原先靠天吃饭的农民,在返乡青年的带领下玩转网络,用"村淘"把果子预售到南半球;辞去工作环游世界的"废柴青年",转身一变成为"边玩边赚"的旅游体验师;一直被误认为在工厂"搬砖"的制造业工程师,用Pad扫描检修设备后,录制了段VCR为自己"代言"。



从"工程师"到"新工程师",一字之差,究竟能带来多少转变?我们找了三位号称工程师的年轻人,发现这届工程师果然有点儿特别。



我是工程师,性别女

陈晨 89年 工作5年 智能制造领域工程师、产品经理


当看到电视剧《都挺好》里小蒙总吐糟父亲的工厂卖机床不上档次,要去互联网这样"高大上"的行业闯一闯时,陈晨不禁翻了个大白眼,"都9012了,还以为我们干的是灰头土脸、一手油污的工作?"


初识陈晨,这个性格开朗,爱读书、旅行、弹吉他的酷girl,很难让人把她和工程师画上等号。而在"男多女少"的制造业中,陈晨的职场日常如同她的爱好,依然丰富精彩。




5年前,硕士毕业的陈晨进入一家世界500强的制造业企业,在实验室做研发工程师,每天和仪器、设备打交道。很快,以专业成绩第一毕业的陈晨,就适应了这份对严谨度、专业性要求极高的职位,在项目推进中游刃有余。


得知集团鼓励员工内部转岗后,不安现状的陈晨决定走出"舒适区",选择了一份离市场更近的岗位——产品经理


转岗之后,陈晨朋友圈的画风变了。以前朋友圈的"半壁江山"都是美食美景,还有最新潮的吃喝玩乐攻略。


如今频繁定位机场的陈晨,分享转发的都是管理学大家的最新观点、制造业发展的前沿趋势、市场营销的最新案例。好友不时在下方留言:"你跳槽了?"陈晨回复:"没有,我还是工程师。"


最近,陈晨一条飞往德国跟总部老板沟通的朋友圈,收到了500多个赞和200多条评论。一片羡慕声中,很少有人知道,陈晨是调整了20多版新经销商激励机制可行性报告后,又和总部邮件反复沟通一个月后,才得到了这次面谈的机会。


在飞往德国之前,她已经连续出差两周,落地后用两大杯冰水给自己"倒时差"。最终,陈晨得到了总部支持,全新的中国区经销商激励调整机制全部通过,成为陈晨和团队开拓中国市场的一张"王牌"。


2019年是入职的第五年,曾经的校园同窗基本都换了新工作,只有她还"雷打不动"。


"对产品经理而言,技术基础、沟通管理、市场营销的素养一个都不能少,我离瓶颈期还远着呢。"



我是工程师,

觉得"大块头"不如"大智慧"

志亮 94年  自动化专业 工作1年半后考研 目前在读


四年前,一次同学聚会,促使志亮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辞职考研。


那次聚会,大学里沉默寡言的上铺兄弟,洋洋洒洒花了半个钟头,分享自己和团队为新产品设计数字化生产线的故事。"十佳辩手"志亮反倒状态不佳,一场饭局下来没发表一个观点。


沉默的原因,只有志亮自己明白。虽然同处制造业,但他明显感觉和同学身处"两个世界"——


每天早上,志亮横穿繁华的都市,来到偏僻的郊区工厂。摆在他面前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从国外进口的"大块头"设备,而志亮就是这些"大块头"的"私人医生",负责每日检修、维护。


这个过程,对于大学里就是"编程"担当的志亮来说并不复杂。外加工厂生产流程单一固定,不会给"大块头"出超纲难题,所以即便服役期将满,"大块头"仍然皮实,从不给志亮找麻烦。


"相安无事"的日子,反倒让志亮感到不安。开始他会用"刚毕业还不适应""工作考验的是责任心"来自我安慰。直到同学聚会,彻底点醒他。


"制造业的现状就是这样,从工业1.0到4.0并存,但这不是永恒,一切都在进步,1.0的传统制造业终有一天会跑向4.0时代,我也要进步,不能掉队。"




避免"掉队"的办法有很多,志亮完全可以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跳槽到一家数字化工厂。但选择重新深造,是因为当他在迷茫期里对一切、甚至自己都产生怀疑的时候,大学期间参加西门子智能制造挑战大赛的经历,却让他觉得坚定踏实。


其实,从那时起,志亮就埋下了研发管理工程师的理想。虽然走过一段弯路,但即将再次毕业的志亮,已经找到了理想中的工作。至于曾经工作过的工厂,也找到了最好的归宿,成为工业范儿十足的网红打卡地。


至于"大块头"现在怎么样了,志亮打算毕业后去看看它。  



我是工程师,

我有点忙也有点潮

柏羽 83年 工作15年  从事智能制造领域咨询服务 目前创业


12年前,柏羽进入到一家智能制造企业的研究院工作,为制造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战略咨询服务。


在客户眼中,研究员柏羽是一个离市场很近,又能跳脱市场站在另一高度看问题的"学术型"顾问;在同学眼中,老同学柏羽是一个不爱跟风凑热闹,但绝对靠谱的行家;在家人眼中,柏羽走了一条稳健的成功之路,自打他毕业工作后,家里好几个小孩都选了和他一样的专业。


然而,两年前,柏羽变了。


他先是辞去研究院的工作,又忙着创业,和几个合伙人一道开了家咨询公司,咨询业务和以前一样,还是为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把脉开方"。




在他看来,技术真正应用在市场才会发挥价值,所以重点不在于写出的算法有多高深,而在于是否能够敏锐地捕捉到市场未来趋势,抓住机遇。


虽然操持的仍是老本行,但柏羽的工作日常完全变了样。一个月四分之三的时间出差拜访客户、谈项目,剩下四分之一的时间在公司和团队探讨业务。

 

"从关注一个人的职业发展,到考虑20多个人的生计和发展,不拼不行。"


当柏羽一身商务范的打扮出现在同学聚会上,多年未见的老同学集体轰动;新客户给柏羽起了个花名"及时雨",他一出现总能把问题看透,找到办法;家人眼中的柏羽依旧成功,只是会偶尔唠叨,抽空多陪陪家人。


如今,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唯一让他不适应的就是别人喊他"柏总"。每次他都不厌其烦地纠正,"叫我柏工就好。"

 

"不论头衔怎么变,我依然是个工程师。"



从"工程师"到"新工程师"


随着制造业转型催生新业态,劳动密集型企业迎来发展阵痛期,传统的产品仿制、产线复制型制造模式早已无法适应全球化的激烈市场竞争。以创新创造引领的新工业时代,对"人"提出了更高要求。


透过他们三个人的故事,我们也不难发现,如今"工程师"也已经换了一番新模样,外延更加丰富。


"新工程师"的"新"就"新"在他可以是精通商务谈判的销售工程师,懂得生产管理的项目工程师,玩转市场营销的产品经理,也可以是人力资源方面的培训讲师……


制造业对人才求贤若渴是公认的事实,对新工程师的需求也更加旺盛。


"很多有着自动化背景的人去了互联网行业",在制造业从事招聘8年之久的资深HR卉玲感慨,甚至还有很多企业存在着"拿着上亿规模的智能制造项目找不到合适的人才"的尴尬境地。


但缓解制造业人才供需矛盾,仅凭高校、企业一方是很难做到的。西门子提出"智能制造新工程师学院合作计划"和"智能制造新工程师校企联盟"的初衷就是为了破局,通过让高校大学生在学校完成理论学习,在企业实践中对标真实应用场景,全方位提升技巧、能力、方法、眼界,以帮助他们精准了解到行业发展趋势,找准自己的职业定位。


像志亮这样就是因为参与了"西门子杯"等智能制造专业赛事,在学生时代就对工程师的解读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


像陈晨、柏羽一样在处在世界500强企业的经历让他们对行业环境有了前沿洞察,也在发展中及时调整了自我定位。


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浪潮中,工程师将承担更加多元的角色,面临更大挑战,这也更需要企业和高校合力,为他们提供更加广阔的培养平台和展示空间。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