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加快建设现代化烟草经济体系,全力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是一场关系行业全局的深刻变革。越是在深化变革的时期,越是需要更加平稳的经营秩序,越是需要更加有序的市场环境。当前,制售假烟、走私贩私的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烟草打假打私任务依然艰巨,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制售假烟和走私贩私违法犯罪活动必须持之以恒。 4月8日至19日,由国家局办公室组织,《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央广播电视电台、《法制日报》《人民政协报》《人民公安报》《中国烟草》《东方烟草报》等组成的媒体团,先后走访了江苏、福建、广东、广西、云南五省(区)相关地市,近距离感触新形势下的烟草打假打私工作,对部分重点地区烟草打假打私实践和成效进行了采访报道。
守土尽责 “利剑”扬威净市场
——走访部分烟草打假打私地区纪实之一
《中国烟草》2019年第10期 总第649期 2019-05-10 10:18:49
利剑出鞘 以变应变解新题

“同志,帮我看一下,这两包烟是真的吗?”2017年12月6日,一位消费者来到扬州市江都区大桥烟草服务站,向专卖管理人员咨询。经鉴定,这两包烟并非假烟,而是俗称“烟弹”的加热不燃烧卷烟。

沿这条线索顺藤摸瓜,江苏省市两级烟草、公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锁定了网名为“老铁”的微商团伙。该团伙借助网络联络消费者,将走私的加热不燃烧卷烟以快递方式销往全国。

北上黑吉辽、南下闽粤滇、西达新川渝、东至苏浙沪,半年多时间,专案组跨越多省份辗转10万多公里,协调多地烟草、公安、边防及海关缉私部门,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

至此,案值高达2.8亿元的扬州市“12·6”互联网销售加热不燃烧卷烟案件告破,这也成为江苏省破获的非法销售加热不燃烧卷烟第一案。

近年来,新型烟草制品方兴未艾,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眼球”,也冲击着国内烟草市场正常秩序。

“江苏卷烟市场需求量大、消费结构高,新型烟草制品违法犯罪活动也‘应运而生’。”江苏省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刘培峰介绍,在一些犯罪分子看来,新型烟草制品似乎是法律上的“空白地带”,特别是利润较高的加热不燃烧卷烟,更是他们眼中的“香饽饽”。

实际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定义,全部或部分由烟叶作为原料生产的供抽吸、吸吮、咀嚼或鼻吸的产品,都属于烟草制品,加热不燃烧卷烟也符合这一定义,我国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依据《烟草专卖法》有权管辖。

2017年6月,国家局明确将IQOS、GLO等4种加热不燃烧卷烟判定为含烟草特征性成分的烟草制品,为基层单位开展监管提供了政策依据和指导。

“连云港‘3·19’案件判决书明确表述:加热不燃烧卷烟填充物由烟叶制成,本身就是烟草制品,并没有改变烟草本质属性,案件适用于《烟草专卖法》。”连云港市东海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焦一宁指出,烟草专卖执法部门对加热不燃烧卷烟的管辖权,得到了司法机关认可。

因此,新型烟草制品特别是加热不燃烧卷烟,绝非“法外之地”,相关违法犯罪行为必将受到法律严惩。

在现实中,涉及加热不燃烧卷烟的犯罪活动,呈现出与传统涉烟犯罪有别的新特点:犯罪行为团伙化、专业化,人流、物流、资金流分离,利用互联网平台线上交易,运输渠道依托现代物流,“快进快出”方式导致现场取证困难。

省市县三级公安、烟草部门人员集体研究案情 /连云港市局 供图

对此,江苏省局以变应变、主动作为,破解了打击非法新型烟草制品的一道道难题:

聚焦“互联网+寄递”销售模式,南京市局运用了“线上+线下”的情报搜集模式,线上开发寄递涉烟信息收集研判系统,线下探索烟草稽查联络员、邮政管理联络员以及寄递企业联络员的“三员”联动监管,立体化收集案件线索;

聚焦互联网销售案件的管辖权,扬州市局根据“两高”司法解释,主动邀请公检法提前介入,以符合公安机关“涉互联网犯罪行为案件”的构成要件立案侦查,有效解决了异地案件侦办的管辖权问题;

聚焦证据认定问题,连云港市局在案件侦办中联合公安、检察等部门,依照法律程序重点收集犯罪嫌疑人的微信、QQ聊天记录和网上银行交易记录,以有力证据确保了后续司法程序的顺畅开展;

聚焦加热不燃烧卷烟销售从线上到线下蔓延的趋势,苏州市局探索了以“两随机、一公开”为基本手段、以诚信经营信息公开为辅助、以信息数据平台为支撑的新型监管方法,扩大了专卖管理的“朋友圈”,挤压了涉烟违法分子的“活动圈”;

……

一招招“重拳”,直击涉烟违法犯罪活动的“七寸”;一柄柄“利剑”,扫荡着加热不燃烧卷烟非法销售的“黑网”。2018年,江苏省查处加热不燃烧卷烟案件14起,其中4起为国标网络案件,沉重打击了涉烟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其一系列探索,更为全行业侦办加热不燃烧卷烟案件积累了经验、提供了参考。

堵疏结合 打管并举除“毒瘤”

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西林村一处办公楼内,液晶屏幕实时跳动,监控着村内主要干道。道路智慧监控、卡口监控、全球鹰眼、点对点广播,新技术搭建而成的网格化平台,如同“天眼”,让犯罪分子无所遁形。2015年以来,云霄县利用视频监控系统研判、追踪破获的案件,已达到案件侦破总数的68%。

云霄县和平乡炎树琵琶生态观光产业园中,一株株枇杷树舒展枝叶,吸收着光和热。这座集农业观光、绿色采摘等功能为一体的农业产业园,助推下河村贫困户户均年增收3000余元。2015年以来,云霄县先后打造了多个产业园项目,扶持发展农民合作社28家、家庭农场116个,引导了富余劳动力在合法行业、阳光产业中就业。

“云霄产的假‘中华’,可比其他假‘中华’贵上不少。”曾几何时,许多地方都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小小的笑话,折射出的却是当地卷烟打假工作的严峻形势。

自上世纪90年代起,受暴利诱惑,福建云霄地区的部分村民开始从事卷烟制假。很快,全县出现了卷烟制假“专业村”。此后,随着打击力度加大,制假活动从村庄转入野外,呈现出分工式、家族式的特点,更具隐蔽性。

“云霄打假就像割韭菜,割了一茬,再长一茬。”许多“老专卖”都这样感叹。

2012年,云霄卷烟打假形势迎来了新曙光。这一年,国家局与漳州市政府达成了“三年摘掉云霄卷烟制假重灾区帽子”的共识。党委、政府主导下的打假工作责任制,唱响了联合打假的“大合唱”。

依托于此,福建省政府逐步完善了由省烟草、省公安厅、省工商局等8个部门组成的卷烟打假打私联席会议制度。与之同步,漳州市采用了“一纳入三结合”,建立了覆盖全市的卷烟打假责任制。

从多警种联合打假,到与邮政部门联合推进寄递监管,再到与公检法部门在涉烟案件刑事、司法程序中的紧密配合,云霄走出了部门打假“单打独斗”的小天地,走上了联合打假“群策群力”的大平台,专卖利剑发挥出更大威力。

“天鹰行动”“断链行动”“闽粤联合打假行动”“闽剑行动”……十多年来,福建省局每年开展1~2次专项行动,剑指云霄,以一场场响亮的战役,打得制假分子闻风丧胆。

锁定重点地区,福建省局还联合公安部门,开展了驻点打假。全省9地市轮流派出专卖稽查人员轮值,每期行动人数不少于30人,每年驻点时间不少于300天。驻点多年的省联合打假队队员罗融介绍,这支“特别会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善攻坚、特别讲奉献”的“铁军”,发现线索、露头就打,“定点清除”数个制假“毒瘤”。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云霄县打假形势出现根本性好转。2014年,云霄县制假烟机实现了“零查获”,摘掉了卷烟制假重灾区的帽子。2016年至今,云霄保持了制假烟机“零查获”的记录,打假工作取得30年来最好的局面。

但要根除制假“毒瘤”,仅靠高压打击是不够的。近年来,堵疏结合成为云霄打假的新思路。

“云霄长期制假活动猖獗,也与其他产业发展滞后密切相关。”正如漳州市副市长吴卫红所言,要避免制假活动反复出现,还要在社会经济的“土壤”上下功夫。

2015年起,云霄县每年预留“堵疏结合”打假综合治理经费,投入农业、工业基础设施建设,极大地改变了全县面貌。

光电产业园、回乡创业园区、电商产业园、生态农业园区……如今,行走在云霄,一批新产业逐步成型,为群众提供了“阳光就业”机会。“中国电商示范百佳县”“福建农民创业园建设县”“福建省首批省级富硒农业产业开发重点县”,一块块“金字招牌”已经取代了“制假重灾区”,成为了云霄靓丽的新“名片”。

“抓好云霄卷烟打假就是为全国卷烟打假作贡献。”福建省局副局长孔祥统总结说,在打假巩固成果的关键时期,金叶卫士们将铁腕打假、堵疏并举,保证云霄“不想制假、不能制假、不敢制假”。

全链条出击 精准发力筑“防线”

“行动!”

4月10日凌晨3点,伴随着一声令下,揭阳市局稽查支队联合市公安局执法人员对一辆行驶中嫌疑车辆进行了截停。打开这辆货车的车厢,一台产能3000包/小时的包装烟机陈列其中。犯罪分子利用这套车载制假设备,穿梭于潮汕地区,规避执法人员的打击。

“我们根据线索,锁定了嫌疑车辆,在其必经之路上实施了抓捕。”连续奋战20多个小时的揭阳市局副局长林小兵,此时双眼布满血丝,却没有一丝疲倦。“制假流动化已成为粤东制假的新趋势,车载移动制假窝点占比高达近七成。但无论犯罪分子如何狡猾,我们打假打私的决心和力度都不会变,必将还市场一片清明!”

广东,中国卷烟打假打私的“主战场”。

与其他地区不同,广东的烟草制假走私活动可谓“门类齐全”,且存在明显地域分布特征。“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物流场所和物流快递企业数量庞大,其他省份的假烟和从越南进入的走私烟,也有很多在这里中转分销。”广东省局副局长曾政告诉记者,一定程度上讲,广东烟草打假打私不仅是在为自己打,也是在为全国打、为全行业打。

近年来,针对涉烟违法活动区域分布明显和“制假流动化、劳工外籍化”新趋势,广东省局坚持“全省一盘棋”,全链条出击、分片区治理,保持了全方位高压打击态势:

在潮汕地区,“地市主督、县区主打、镇村主防”层级分工格局正在发挥出积极作用。借助事前情报导侦、事中打击行动、事后案件办理“三种模式”,揭阳市局全力推进打假方法科学化,先后破获了“5·05”非法生产假烟案等一批大案。

在省会广州市局,专项巡查、联合宣传培训、信息互通、情报互动、执法互助织就监管“法网”,对物流站场、寄递企业、机场等监管力度明显增强。2018年至2019年3月,广州市局物流货运站场查获涉烟案件65件,在快递环节查处涉烟案件48件,确保了涉烟非法运输车辆“进不来、出不去”。

在粤西要道,国家级的打击烟草走私情报中心,让烟草专卖执法人员与海关缉私人员配合得更加紧密,双方联手破获了“1·23”

“7·16”“YX1901”“YX1902”等特大走私卷烟案件,呈现出“打击面广、链条齐全、影响力大”的特点。

各有侧重、精准施策,在“政府领导、部门联合、多方参与、密切协作”烟草打假打私体系之下,广东各地烟草专卖执法部门高举专卖利剑,端窝点、断源头、破网络、抓主犯,让犯罪分子无藏身之所、容身之地。

“2016~2018年,全省共查处各类涉烟案件11.63万件,查获假烟26.28亿支、走私烟8.45亿支、大型制假烟机811台套、制假烟叶烟丝6638.72吨、假烟商标标识1.48亿张,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约300亿元。”广东省局专卖处处长刘洪坚说道,广东烟草将不负使命、再立新功,持续压缩制假产能、压减中转分销、压制过境走私,为全国打假打私工作作出新贡献。

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面对着不同的打假打私形式,三地烟草专卖执法部门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织就了针对涉烟违法犯罪的“天罗地网”,真正打出了成果、打出了经验、打出了震慑。展望未来,行业专卖管理战线将以更大担当,努力争创专卖管理新作为,着力净化烟草市场,为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实保障。


作者:本刊记者 沙鑫/文

杂志责编:彭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