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博会丨人正才能做好药,为一粒粒小药丸坚守37年
2019-04-26 15:57:40

“沙沙,沙沙……”4月26日上午,在教博会“老字号”展区,来自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的张雄毅师傅正手握药匾,依靠臂力来回旋转,匾中的药粉在空中飞舞,引发了现场大小观众的阵阵喝彩声:“就像颠勺一样精彩!”就这样反复数十次,药粉慢慢地变成了一颗颗细小均匀的药丸,就像芝麻粒一般。



“超微丸”是这样诞生的


“张师傅所展示的是六神丸的手工制作‘泛丸’。”现场,雷允上市场部的李剑峰老师介绍,手工制作出的每丸直径1.5毫米,仅重3.125毫克,超越了机器的极限,被业内称为“超微丸”。等到药丸入筐,张师傅这才停歇下来,倒春寒的日子里,他习惯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记者本以为药丸已经制作完成,哪知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工序,张师傅说:“一般开工制作后,就不能换人、也不能休息,需要连续不断地操作约6个小时,直到药丸做成。”


中成药六神丸是不少市民的家中常备药品,它清凉解毒,消炎止痛,常用于咽喉痛、热疖肿等的医治,效果显著,是国家保密产品。六神丸的制作遵循传统,一百多年来其药材用料及生产方式始终不变。


百年六神丸,坚持手工制作


在广泛使用机器制药的今天。为何雷允上的六神丸还要坚持手工制药呢?张师傅表示,机器制做出的六神丸,过于坚实,而手工制作成的六神丸,“坚而不实”,服用后,药物有效成分能快速、持久地释放,达到疗效的要求。这都需要在手工泛丸过程中凭借操作手法、力度、频率以及经验才能做到。“通过手翻转的感觉、药丸落下的声响、药丸的色泽来判断制药的‘火候’。”张师傅如是说。


谈及制作手法,张师傅也毫不忌讳,他说,诀窍就是“翻转掂搭”,别小看这四个字,贯穿在每一次的泛丸制作中,也是值得制药人钻研一辈子的。这份手艺,张师傅一干就是37年。此外,作为超微丸的六神丸,包装是10粒一小管,1岁的药量是1粒,10岁以上就10粒,十分好,由于仅有芝麻粒大小,也便于老人、小孩或吞咽能力较弱的服用。由于六神丸是超微丸,太小了,机器灌装无法精准把控,所以张师傅和制药团队坚持手工灌装,保证到病人手中的10粒不多也不少。


张师傅的制药工具很简单,原料药粉、药筛,还有就是一个大药扁。“这个竹编的药扁,已经70多岁了。”张师傅介绍,药扁是他的师爷传给师傅,师傅再传给他。“竹编的周围都已经盘磨得‘包浆’了。”张师傅还记得,37年前初次拿起药匾的那一刻。“师傅给我半年时间,练不好就得离开。”年轻的张师傅狠下功夫,回到家里看到锅、盖、碗、碟就会随手放入米粒进行操练。第一次考核通过了。这以后,一天一天药匾摇下来,张雄毅的手上被药匾的边缘磨出了茧子,虎口的皮破损出血,手臂也练得酸麻发胀。但张师傅却笑称:“工作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锻炼!”


“老字号”匠心制药,传承后继有人


2010年,上海雷允上药业独有的六神丸制作技艺,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张雄毅也被评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六神丸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去年,张雄毅还获评成为首批“上海工匠”之一,同时被授予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


“六神丸是国家保密配方,作为涉密工作人员,要有极强的自律性和自我约束力,抵抗外界的各种诱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手工制作六神丸的第六代传承人,张师傅始终坚持“人正才能做好药”。如今,张雄毅师傅收了6位徒弟,年龄分别是70后、80后和90后,六神丸手工制作团队有了梯队建设。在本届教博会上,张师傅和雷允上药厂也有个小愿望,看看能否寻觅到“00后”甚至“10后”小传人,把这门有学问的六神丸制作技艺传承和发扬下去。


小链接:“老字号”雷允上


上海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所属“雷氏”品牌始创于1734年,被评为中华老字号,拥有国家保密产品六神丸和国家级非遗项目六神丸制作技艺。公司六神丸制作技艺传承人是上海医药行业唯一的首批上海工匠。


以“民族品牌,传统文化,非遗技艺,匠心传承”为核心,上海雷允上药业开发“雷氏”中药文化体验课程——六神丸手工皂和藿香香牌制作,帮助学生认识传统中草药的形态、功效,了解传统中医理念,体验中药传统制作技艺。通过课程,学生可感受博大精深的中药文化,了解非遗技艺,传承“匠心”精神,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提升学生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兴趣。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