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艳玲做客风雅颂讲堂1
2019-04-18 21:25:45

 

走遍全国各地,都能遇到沧州人

谈到沧州文化,不能说是有了文化馆,这里的人们才知道“文化”两个字。举个例子:上个世纪80年代,我承包剧团到处演出,那时候老百姓不像现在这么富裕。在沧州演出时,我发现很多人穿得并不好,但是却肯花五毛钱、一块钱买票看戏。后来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一看,嗯,这儿的人富,穿皮衣,打麻将,但他们却不肯花钱买票看戏。对比一下,还是俺们沧州人好,肯花钱看戏,不白看戏,懂文化。

小时候对沧州的印象就是交通不发达、贫穷。长大后对家乡的感受是:走到全国各地都能遇到沧州人,内蒙古、新疆、西藏等边远地区,都有沧州老乡,有做艺人的,打把势卖艺的,敲锣、拉弦、吹唢呐的,学杂技的……

最让人感动的是,我第一次去台湾演出,遇到一个观众,是个老兵,长得黑乎乎的,安着一条假腿。他从高雄自己驾车到台北,捧了一大把花献给我,说也姓裴,家也是沧州的,特意来参加记者招待会的。那一刻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感觉他乡遇到知音,离得这么远还有人想着家乡,念着家乡,恋着家乡的艺术。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