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适交游广泛,对后世诗歌创作影响深远
2019-04-18 21:17:32

 

交游广泛,对后世诗歌创作影响深远


高适与唐朝很多诗人、文人都有很亲密的友谊,尤其与杜甫交游甚密。“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叹我凄凄求友篇,感君郁郁匡时略”。杜甫曾用非常朴素的语言,对高适极尽赞美。

高适曾经在彭州、蜀州做刺史。杜甫穷困潦倒时,有一年跟高适说:“百年已过半,秋至转饥寒。为问彭州牧,何时救急难。”可见高适经常周济杜甫。

高适与李白等人交往甚密。天宝三年,高适隐居梁宋,与李白、杜甫同游宋州琴台,成为文坛上的一段佳话。

开元中,高适与诗人王昌龄、王之涣齐名,还与颜真卿、张旭、岑参、储光羲等艺术家、诗人经常交游。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是一篇抨击时政的现实作品,是高适从淇上渡过黄河归至梁宋时创作的组诗作品。这组诗描述了作者渡黄河途中的所见所感,抒发了背井离乡的感慨,蕴含着诗人爱国忧民的情怀。境界阔大,慷慨苍凉,情感复杂。

读到《塞下曲》,总能让人热血沸腾。高适想建功立业的想法贯穿字里行间,他以白描的手法表现战争场面的惨烈。诗中汹涌奔腾的感情,既峰峦迭起,又一气呵成,感情的洪流愈泻愈强,毫无衰减,如骏马奔腾,不可羁勒。全诗壮志满怀,雄心勃发,粗犷豪放。这种热烈向往建功的慷慨豪情,往往使他的诗显得壮大雄浑、骨气端翔。不过,战争的艰苦往往超出想象,也是诗人能冷静感受到的,故慷慨激昂中时见悲凉。

《燕歌行》写于高适第一次出蓟门时,是以乐府古体写的一首时事诗,可以说是“旧瓶装新酒”。杜甫创作了新体乐府,比如说《兵车行》《丽人行》,高适是以旧体乐府写新的时事。通过古今对比、平行对比、前后对比,来表现边塞诗的丰富情感和内容。这首诗时空不断转移,多次换韵,平仄相间。“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一句,以强烈的对比,写出了军中将士矛盾,也揭示了战争失利的根本原因,可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相媲美。这首诗是边塞诗的杰作,今天我们来读它,感到高适的思想太深刻了。

这首诗几乎具备了边塞诗所有的内涵。既有对男儿自当纵横天下的英雄气概的赞扬,也有对战争给征人家庭带来痛苦的深切同情;一方面是对战士浴血奋战而忘我精神的颂扬,另一方面则是对将领帐前歌舞作乐的不满。既不讳言征战的艰苦,又不失奋发激昂的高亢基调,苦难与崇高的对照,更增添了出塞征战的慷慨悲壮。故此诗虽多用偶对,却不以文采华丽见长,而是纵横顿宕,以沉雄质气和浑厚骨力取胜。

高适对当时和后世诗歌创作影响深远。在继承发扬现实主义风格方面,他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边塞诗人中风格鲜明,成就斐然;在题材的广度、深度上超越了前人;在七言歌行创作上,对后世影响很大。其交往很广,李白、杜甫、王维、王昌龄等对其评价甚高。其诗多首入选当朝殷璠《河岳英灵集》、芮挺章《国秀集》、韦庄《又玄集》、韦毅《才调集》。殷璠在《河岳英灵集》里称赞高适说,“诗多胸臆语,兼有气骨”。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