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锡纯:中西医结合的奠基人
2019-04-18 21:00:29

10月13日上午,风雅颂讲堂内,盐山县政协原副主席、文化学者吕少军,为听众讲述了沧州“医药文化”的代表人物——张锡纯的家国情怀和心路历程……

整理/齐晓梅

第十五讲张锡纯行医故事


主讲嘉宾:吕少军

(盐山县政协原副主席,文化学者,长期从事卫生管理工作。)

中医与西医本质并无不同

首先,我想跟大家谈谈中医与西医。西医因科学技术而日新月异,中医则因哲学人文而源远流长。但从本质上分析,二者基本没有区别,可谓同源、同质、同理、同向。

我国的中医学形成于先秦两汉时期,其标志就是四大医学经典著作的出现——《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难经》和《伤寒杂病论》。魏晋隋唐时期,出现了各种专科专著。宋金元时期,刘完素、张从正、李东垣和朱丹溪被称为“金元四大家”。明清时期,又出现了两个学派:温补学派和温病学派。到了近现代,又有了以张锡纯、恽铁樵等为代表的中西医汇通派。

这里,我想提一下,大家都知道,2015年,屠呦呦凭借青蒿素的发现而成为我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科学家。她之所以能发现青蒿素,是因为受到东晋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启发。

现代西医学,是由公元前400年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开创的。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与我们中医的“大医精诚”,在理念上是相通的。

虽然本质上没有不同,但中医与西医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西医是注重“以物为本”的自然科学,通过实验,采用“战争征服”的治疗体系,关注病人的器官,注重治疗“人得的病”;而中医是注重“以人为本”的人文哲学,通过实践,采用“和平调理”的治疗体系,关注病人的机体,注重治疗“得病的人”。

内忧外患,张锡纯毅然选择中西医汇通之路

我们沧州有六大文脉,扁鹊(任丘人)、刘完素(河间人)和张锡纯(盐山人)是其中“医药文化”的代表人物。

张锡纯出生于直隶盐山县的一个农村知识分子家庭,14岁开始学医,19岁开始行医。在经历两次科举落第后,他转而去教书,并在教书的同时兼职行医。在行医过程中,他发现一些西药与中药合用的疗效非常好。于是,便将这些心得经验汇编成册。他是清末民初中国中医学家,近现代杰出的临床家、理论家及教育家,中西医汇通学派的先驱者和中西医结合的奠基人。

19世纪,中西医学广泛交流。由于早年所处环境相对闭塞,张锡纯自知起步晚,便更加用功。多年后,张锡纯以长期在临床中摸索的经验和扎实而丰富的理论知识得出结论,“欲求医学登峰造极,诚非沟通中西医不可”。于是毅然决然地走上中西医汇通的道路。

张锡纯所处的年代,可以说是内忧外患。自他出生至去世的73年间,中国与外国侵略者签订了19个不平等条约。而在国内,受西学东进思想的影响,中西医之争越来越激烈。尤其是20世纪的前50年,在关于中国医学发展的问题上,国内曾几次掀起“消灭中医”“废止中医”的惊涛骇浪,差点给中医带来灭顶之灾。当时,张锡纯上书南京政府当局,称无论中医西医,能治病就好。至此,废止中医案得以取消。

人生有大愿力,而后有大建树

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自序》中说:“人生有大愿力,而后有大建树……故学医者,为自家温饱计则愿力小,为济世活人计则愿力大。”他以济世救民发愿,终有大作为,成为当之无愧的“医界一代伟人”。

1902年,42岁的张锡纯在盐山县刘仁村(今属黄骅市)教学。这年秋天,盐山一带霍乱流行,刘仁村有一刘氏妇人,年近四旬,不幸染病。当时,病重中的刘氏已是殓服在身。张锡纯得知此事,找到病人家属说:“一息尚存,当可挽回。”随后,他为病人开具药方,竟用大剂量的山萸肉、党参、山药将病人治愈。病人家属感激涕零,喜出望外。

1919年—1920年间,北方霍乱流行。张锡纯行医不计私利,配制中药,免费为穷苦的病人发放,还把“急救回生丹”及“卫生防疫宝丹”两剂药方登载于《北洋公报》上,救人无数。

北洋政府时期,张锡纯已名播南北。一位何姓将军为其母亲四处求医,找到了张锡纯。在张锡纯的诊治下,这位将军的母亲很快痊愈。她特意登门致谢,除了诊疗费之外,还选送了一个漂亮的婢女给张锡纯作妾或丫鬟。

待何将军的母亲走后,张锡纯问清这名女子的来历,一边将女子安顿好,一边即刻给女子的家乡发信,为她寻找亲人。在得到回信后,他安排徒弟一路护送女子与家人团聚。临行前,张锡纯将何将军所赠财物赠给女子。女子离开前泪流满面,哽咽拜谢。

1918年,沈阳税捐局局长齐福田等人筹建中医院,聘请张锡纯为院长。那年秋初,张锡纯自汉口经北京到达沈阳,出任奉天立达医院院长。初到沈阳时,张锡纯治愈了很多危重病人,声名鹊起。很多西医难治之病,经他之手治疗后病情明显好转。

1924年,在沧州小南门外顺河街的一栋临河二层楼房内,张锡纯建立达医院,名为“沧州立达医院”。

后来,张锡纯在天津创办四年制“国医函授学校”。他亲自制定科目,编写教材。函授只收讲义资料费,不收学费,与其他以谋利为目的之办学迥然不同。他倾力于中医教育事业,硕果累累,学生多为一方名医。

张锡纯历来反对空谈,崇尚实验方法,处世为学以“志诚”为信条。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他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张锡纯对药性的认识,不仅得益于家学,更曾亲自尝验巴豆、硫黄、甘遂、细辛等有毒之药(除了砒霜之外,其他中药几乎都尝遍了)。张锡纯用自身健康换来的精确感受在其所著的书中比比皆是,对后人大有裨益。张锡纯用药之专、用量之轻重,也就成了行业的标尺。他被尊称为“实验派医学大师”,从而名扬四海。

所著《医学衷中参西录》,成为百年医学经典

张锡纯潜心医学,以济世活人为矢志,四十年如一日,深研经典、博采众长、勤于实践、勇于创新,力主中西汇通、以中为本、西为我用,著述颇多,现存的《医学衷中参西录》便是其中之一。

《医学衷中参西录》初刊于1918年至1934年间,共7期(相当于7本分册),是张锡纯毕生心血的结晶,堪称理论联系实际的典范。书中结合中西医学理论和作者的医疗经验阐发医理,有很多独到见解;并制定有若干有效方剂。当时,《山西医学杂志》称之为“医书中第一可法之书”,《绍兴医报》称为“医家必读之书”。据《奉天医学杂志》记载,朝鲜人称之为“至贵至宝之救命书”。全书涉及面广,有处方学、药物学、伤寒学及大量相关验案等,当时各省立医校多以此为教材。时至今日,这一专著仍是指导临床防病治病、科学研究不可多得的参考书。

纵观张锡纯的学术思想及其历史地位,其医学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提出一个医学理念——衷中参西,即中西医汇通思想,这也是新中国卫生工作五大方针之一。二是创建了中西医汇通学派,即中西医结合学派。现如今,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是当今医疗卫生工作的三支主力军。三是撰述了一部医学巨著——《医学衷中参西录》,这部巨著如今仍指导着临床实践。四是开创中医办院之先河。五是开创了中医函授教育之先河,革新了中医传授固锁封闭的传统。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