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文脉观略”之二:燕赵齐地、汉代风采、运河滋养
2019-04-17 13:46:35

第二十六讲

“沧州文脉观略”之二

燕赵齐地 汉代风采 运河滋养

主讲嘉宾:周爱民(沧州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齐燕赵文化相互碰撞,沧州文化特点基本形成

齐文化的影响

谈到沧州,人们常以燕赵之地谓之,沧州文化亦被称为燕赵文化,但长期以来,人们却忽略了齐国对沧州的影响。周武王灭商后建立周王朝,采用分封制度。《史记》记载,姜子牙封地北至无棣,这里所说的无棣是无棣水,在现在的盐山。周王朝时姜子牙封地为齐,治所在山东北至沧州。齐国管辖这里长达几百年,所以,讲沧州文化不能没有齐。


燕赵时期是沧州文脉初始形成的重要时期,沧州文化特色的基础在这个时期开始形成。春秋战国时期也是中华文化形成和发展的重要时期。

如果说春秋时各诸侯还打着维护周王室的旗号,那么战国时,周王室则失去了其价值,各诸侯也有了一统天下的战略目标。此时,政治家、思想家纷纷登场,中华文化空前繁荣,蔚为大观。直到今天,我们依然享受着这些优秀文化的滋养。那个时代,学术上诸子百家各领风骚,被称为“子学时代”。


在这个伟大时代,众多历史事件发生在中原区域,而沧州就处于这一区域。春秋战国时期,沧州西属晋,东南部属齐,北部属燕。那时晋楚之间的战争主要集中在更远的西边和南边。燕国是召公封地,分南燕、北燕,南燕那时影响较大,而北燕春秋时较弱,当时影响也很小,故对沧州影响最大的是齐国。

沧州中东南部地区受齐文化影响是很深的。一是齐国有代周天子征伐之权,齐国在南皮筑城,用之武备,故对沧州有尚武之影响。二是齐国自太公开始,特别是管仲,他们都重工商以富国强兵,不同于晋等国重农而轻工商的经济主张,使当地经济得以发展。三是管仲、晏子等政治家长期坚持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使得社会风气淳朴。四是礼仪教化的影响,太公封齐修政,从俗简礼,管仲主张“四维”治国,均给沧州带来了深远影响。

燕赵文化的影响

沧州北部属燕,燕虽是召公封地,但那时北燕受山戎、犬戎等少数民族压制,很弱小,故影响很小。后来,齐晋多次征讨山戎、犬戎,使之北迁,燕国才逐渐强大。

在七雄争霸中,燕国是其中一个诸侯国,沧州是燕南之地,受燕国的影响是明显的。赵国是较晚崛起的。公元前403年,韩赵魏三家分晋,这也是战国的起始点。一开始赵国较弱,三次败给中山国,后来,赵逐渐强大起来,灭中山国进而发展到沧州之南,沧州成为赵北之地。赵国崛起虽晚,但光芒四射,廉颇蔺相如的故事举世皆知,沧州中医文化也由赵国扁鹊开始发展起来。

燕国当时是北方诸侯国,文化受游牧少数民族影响,多有彪悍侠义之风,而赵国得胡服骑射之益,也有北方少数民族游侠慷慨之气,故以“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而称之。

春秋时,沧州处晋齐燕三国之边,战国时,则处齐燕赵三国之交。“战国七雄”中,沧州周边就有三个,且燕都在北京,齐都在即墨,赵都在邯郸,距离沧州都是几百里。客观上讲,沧州不是齐燕赵文化中心区域,但处于三国交界处,成为三国必争之地,几乎无岁不战。几个诸侯国在春秋战国时期此消彼长,不同的文化特点辐射到沧州,产生碰撞交融。几百年里,各种文化在沧州碰撞交融,独特的生产、生活习俗逐渐形成。

春秋战国时期,中华文化完成了旷古的飞跃,沧州文化特点也在那时基本形成。我想可用八个字概括:崇文尚武,侠义包容。


刘德修学,沧州文化有了庙堂之气

汉代,沧州文化发展的重大文化现象,当数刘德为河间献王之时,集古籍修学。刘德的这一举动使沧州文化有了庙堂之色,对沧州两千多年来的文化脉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中华文化的历史性的大变化,就是社会主流文化由“子学”变为“经学”,并在中华文化两千多年的发展中占有主导地位。

春秋战国经历五百多年大动荡,秦王朝以法家学说为主导,富国强兵,扫六国而一统天下。统一之后,秦始皇承李斯之说,建立中央集权的王朝。

秦王朝二世而亡,汉统一天下,汉承秦制,经几百年战乱,汉初推行休养生息,创文景之治。至汉武帝时,由于分封和外患,导致国家政权又处于危机之中。汉武帝坚持中央集权的体制,但中央集权制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文化体系。这个文化体系应是一个主流的、有利于统一的体系,这就导致社会主流文化由“子学”变为“经学”。

这一历史文化的变革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在庙堂之上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一个就是河间献王刘德。

刘德好学,修礼乐,穿儒服,举动皆按儒家礼数。刘德在治所之内建日华宫,为儒者讨论学问的地方,广开馆舍召集各地有学问之人来交流。当时他治所的河间献县一带,俨然成为除朝廷之外、全国第二个儒家学说研究传播中心。

那个时代,文化以儒学为主导,这是适应历史的选择,那么刘德等人所做的倡导儒学的事业就是进步的,促进历史前进的,是值得赞扬的。沧州的历史和文化因此增色。

大运河开通,沧州成为南北文化交流重地

沧州是全国京杭大运河途经距离最长的城市。大运河一千多年来,滋养着沧州这块土地,滋养着这里的人民,也滋养着这里的文化。

大运河的开通对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大运河从南至北贯穿沧州全境,沧州得水运之利,逐渐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第一,大运河的开通使沧州成为全国少有的大运河和黄河交汇之地,也使运河文化和黄河文化在这里相互交融。大运河自开挖时起便是以运输为主要功能的,带有商业特色。这种明显的商业流通方式传入沧州,给沧州人民的生活方式、思想文化带来了新的活力。

第二,大运河的开通使沧州成为了南北文化交流的重要区域。无论是春秋战国还是汉代,沧州都处于中原的偏东偏北部,春秋时戎狄经常打到这里,北宋时这里是宋与金、辽的战场,后为辽地,因此沧州文化是以黄河中原文化为主体,并融入了北方戎胡文化的特色,有侠义豪放之气。

大运河开通后,沧州作为重要的聚集区域成为南北交流的重镇,南方温文尔雅之风渐渐影响到这里,南北文化交流使沧州文化更加丰富。

第三,大运河极大带动了两岸的经济发展,沿大运河一线迅速崛起了一大批经济重镇和城市,成为全国最发达的经济带。吴桥、东光、泊头、沧县、青县等都曾经是大运河码头的所在地,沧州经济因大运河空前繁荣。大运河极大地改变了沧州的经济结构、人口分布的格局,城镇、人口、经济均向运河两岸聚集。

第四,元定都北京,使得地近京都的沧州文化有了京畿之地的特色,带有一定的庙堂之气。特别是明燕王朱棣时,北京的中心功能更加强有力,对周边区域辐射更大了,沧州地近京都,得天时地利之便,人才辈出。

现代的铁路运输撼动了大运河的地位,大运河的运输功能日益减弱,以致后来完全丧失。但大运河以另一种形态即文化形态永存于世。